あなたが私だけに
見せるディストピア

 

[fjky]关白之耻

*rps注意







刚开始跟キヨ谈恋爱的时候,フジ是想要认真地制造出恋人之间该有的氛围来的。那年他十七,キヨ十六,俩人都是青涩的年纪,对于恋爱或多或少都该怀着点儿美好的幻想,至少フジ单方面这样认为。

フジ自己在这段恋情开始之前已经谈过一个女朋友,那个朝他告白的女孩子跟任何中学时代不起眼的小女孩儿一样,对自己的男朋友笨拙地好,两个人挨在一块儿找不到什么共同话题,她就冲着フジ娇憨地抿着嘴笑。虽说到了最后因为上了不同的高校这段不温不火的恋爱就无疾而终,可那段时光中带着甜味儿的午间便当还印在フジ的感官里,成了他心中恋爱的符号。

可是跟キヨ开始交往的第一周过后,キヨ就臭着脸告诉他,别再搞那些对女生用的幺蛾子。

フジ傻了眼,重复道,对女生用的幺蛾子?

キヨ摆了摆フジ大早上偷偷夹在他课本里的几朵野花,说,下次再放这些垃圾到我这边,我就直接给你扔掉。


说起来最开始到底是谁先打破了普通朋友的平衡,フジ的印象都不是特别清晰了。告白的人确实是他自己没错,可不管怎么想,只是犹豫了一天就答应交往试试看的キヨ也并非毫无预谋。他暗暗认定了キヨ老早就瞅上了他,只是碍于面子,不肯承认自己对一个男人动了心思,而他不介意扮演打破僵局的人。

而事到如今是怎么回事呢?フジ想不明白是哪里出了问题,他凭着他不到两年的恋爱经验断定,只要俩人之间看对了眼,那平日生活里这些类似于小花小草的惊喜都是感情的催化剂,然而现在的情况是,キヨ看上去对这些东西完全不感兴趣。

前几天他费尽心思给キヨ弄了个便当出来,结果キヨ把里面的蔬菜全挑出来不说,末了还说フジ和他妈妈一样爱操心,这让フジ彻底为キヨ的不解风情叹服了。

フジ也问了:你女朋友给你送便当你也管她叫妈啊?!

キヨ先是一脸震惊,然后退出去几步远:你他妈是女朋友吗?!啊??别说了,别让我想象我的女朋友顶着和你一样的脸。

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フジ虽怂,可他考虑着不好好跟キヨ聊聊,了解清楚キヨ是怎么想的,这恋爱他就真不知道该怎么谈了。


于是他也硬着头皮问了,在他们高中毕业前那个礼拜的某一天。具体什么日子フジ也记得不是很清楚,只能想起来那天憋了一个冬天的樱花倏然开了一小半,教室外的樱花树上染了一小块一小块的粉色,微风习习地,把几片樱花瓣吹到了キヨ的头发上。

“也没什么特别的啊,就是一起吃饭,上学放学嘛。”キヨ倒是没有察觉到フジ的决心一般,漫不经心地回答了,“情侣不都是这个样子的吗?喔,如果你追求浪漫,那就不要指望我了。”

フジ被他说得一梗,马上反驳:“才不是这样的吧,你问问其他同学,你说咱们两个人在交往,他们肯定会觉得咱们在开玩笑。”

キヨ不解,皱起眉头来:“这样不是更好么?你还想公然出柜啊?”

フジ:“……”

重点明明不在那里……フジ一时语塞,发现他和キヨ似乎某个电波的频率没有搭上,这个事实导致了他们两个从一开始就是鸡同鸭讲,互相不理解对方的想法。

フジ突然觉得有些疲惫,他开始怀疑自己最开始到底是怎么喜欢上キヨ的,告白成功之后又是如何一同阴差阳错地度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和キヨ在一起的时光,轻松愉快是真的,看到キヨ露出像个小男孩儿一样惊喜的表情时他也会觉得可爱,可这些全部都是朋友之间可以做的事情。


フジ吸了口气,说道:“キヨ,我想跟你谈更亲密一点儿的恋爱。”

这话一出,フジ自己也有点儿心虚了。自从他们交往开始,只要是两个人在一起,“我想”“我要”这种自我主张很强的话都是キヨ来说的,他自己有什么想法的情境下就会努力憋住,一旦憋不住,那八成就是要吵架了。

キヨ本来挂在脸上无所谓的笑容也消失了一半,他仿佛是知道了フジ在纠结什么:“可是咱俩都是男生啊,粘粘乎乎的真的很恶心。”

フジ说:“也不一定要多黏糊,至少要让我能感觉到キヨ的爱吧。“

キヨ干呕:“对,对,就是这种地方恶心。”

フジ:“……”


フジ蔫蔫道:“那就算我们分手也无所谓吗?”

キヨ莫名其妙:“哈?话题是怎么跳过来的啊。”

フジ也不太清楚自己在说什么了。他凭着一口一鼓作气的气势一路别别扭扭地跟キヨ谈恋爱到了现在,那点儿可怜的意气已经被磨得将近精光了。现在这些无法控制从他嘴里面滑落而出的话,应该就叫做气话。

可キヨ哪里听过什么フジ的气话,他们两个就连吵架的时候フジ也是总处于弱势的一方,不管是语速还是分贝都敌不过キヨ,没吵上几句フジ就开始委屈巴巴了。

フジ被キヨ的语气搞得更憋气:“反正我们现在也和普通朋友一样,没有差别嘛,キヨ你总是这样……”

キヨ看上去也有些生气了:“不一样的。”

フジ反问:“哪里不一样了?”

キヨ极少被フジ这样咄咄逼人地教训,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教室里除了他们两个没有别人,椅子腿在地板上摩擦出的声音在这个不小的空间里显得格外刺耳。キヨ没有低下头,只是垂下眼皮来俯视フジ,像是野生动物为了向对手示威而摆出架势一样。

キヨ沉默了一会儿:“……当然不一样。”

到最后,这不还是像什么都没说一样么。フジ刚才还以为キヨ是要站起来打他了,结果キヨ只是浑身散发出杀气来,什么也没有做。

不过フジ也没再追问下去,他瘪瘪嘴巴,不再讲话了。他还不想真的分手,如果像现在这样继续争下去,キヨ本身性子也冲,怕是一气之下就扔下狠话。如果事情真的发展到那步,フジ不知道自己还能如何挽回。


那之后,フジ便暗暗发誓,他再也不要问キヨ这样的问题了。

倒不是说他多不想为难キヨ,只是他察觉到,一旦涉及到这个事情,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就会陡然尴尬,而フジ又会被提醒,他们两个在恋爱观上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其实フジ心里是有点儿怕的,他感觉这是颗埋在地底下的炸弹,随时会突然爆炸,把他们的关系搞得一团糟。

到了大二那年,こーすけ跑来フジ的大学找他玩儿,俩人逛了一圈毕业设计展,又到食堂里面吃过了猪排饭,最后跑到フジ的画室来坐着聊天。

こーすけ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问他:“你现在和キヨ还谈着呢吗?”

フジ轻轻地掸去画布上油画凝固下来的粉末:“谈着呢。”

见フジ对这个话题像是有所回避,こーすけ也有点儿怪奇:“怎么回事啊,又吵架了?”

フジ把手放下来,没精打采地垂在身旁,叹了一口气。

フジ道:“没有……唉。”

事实上,那段时间キヨ学业上很忙,好久没有抽出空来和フジ玩儿了,别说约会,就连电话都少得可怜。这就让フジ又开始纠结老问题了:这恋爱该怎么谈啊?

纠结了一会儿,フジ也决定把问题摊开来和こーすけ谈:“こーちゃん,你看我和キヨ这个样子,你觉得像是在谈恋爱吗?”

こーすけ没有听过フジ直率地聊起这个话题,倒是被吓了一跳:“怎么啦,怎么啦,你们这都第几个年头了,现在是怎么,七年之痒?”

フジ苦笑,与其说是七年之痒,不如说是从最开始就困扰他的骚痛了。


谈恋爱到底该是什么样子呢?

フジ和キヨ该做的事情也都做过了,拥抱亲嘴滚床单,虽然现在不在一间学校里面上学,可也会定时出去小聚一下当约会。这跟任何人说,他们都会点点头说,对,这就是普通地谈恋爱啊。

问题在于,キヨ没给フジ的恋爱生活多一点点的激情和惊喜。除了最开始的告白之外,之后的时间里キヨ对他吐露爱语的时候好像也是基本没有,有那么几次キヨ在床上被他逼着说了两句,事后还把他痛揍了一顿。

フジ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老夫老妻的安稳期。就算是,那也不该从一开始就是啊。

こーすけ安安静静地吃着橘子听フジ说,等到最后一片橘子皮也被扔进垃圾桶,こーすけ问フジ道:“那你该问问你自己,你到底想要什么?”

フジ语塞:“我……”

こーすけ接着说:“我虽然没太多经验吧,不过听你这么说,能和喜欢的女生亲嘴嘿咻约会,这对一般男人来说就够满足的了吧。”

フジ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想要找到话头来反驳こーすけ的话,可又不能够马上开口。

见フジ犹豫了,こーすけ了然道:“其实吧,跟你当朋友这么多年了,我一直觉得你会成长为一个大男子主义的丈夫。”

フジ傻眼了:“大男子……什么?”

こーすけ没回应他的疑惑,煞有介事地点头:“キヨ平时是任性了点儿,不给面子了点儿,不浪漫了点儿……这么看,真是和你完全不适合。”

フジ连忙制止了こーすけ继续说下去:“别给我瞎扣帽子,我可没把キヨ当小女生养。”

こーすけ则是理所当然:“我是说你很优秀啊,所以因为很自信就变得很强势,这也是正常的。不过キヨ的出现确实是个变数,让你一下子从人生巅峰的错觉上跌下来了吧。”

こーすけ笑了:“你确实没有安全感了,不是么?”

フジ哑然。


フジ觉得こーすけ说得挺有道理的,他可能确实没什么安全感了。

如果真的如同こーすけ所说的那样,他打心眼儿里是个希望恋人对自己忠贞不渝、百依百顺的人,那キヨ可真是太不符合标准了。可是两个人处了这么久,フジ渐渐地也没有那么在乎这些事了,只是一旦突然进入一个冷淡期,他就会马上不安到爆炸,他想不到哪个男朋友日子会过得这么惨了。

こーすけ建议フジ说,不如试探试探キヨ,那家伙最怕激将法,一激就炸。

フジ怂怂道,不敢,怕一激炸烂了老窝。

こーすけ无语,说我当初怎么会觉得你大男子啊,就是个妻管严吧。

时间过了那么久,フジ掐指算下来,最最有恋人感的时候,好像还就是他俩滚在床上那几十分钟。当フジ第一次脱キヨ的衣服的时候,他一抬头瞅见キヨ红得快滴血的耳朵,心情激动地想着,看来他们要修成正果了,这种会害羞会脸红的场合才是属于恋人的场合啊!

可人生不是被滚床单填满的,非要在床上追求恋人的氛围,那他们俩就不要吃饭睡觉了。到了现在他们二人分居两地,一个月能滚上三四次就谢天谢地,实在忍不住的时候フジ可怜兮兮地问キヨ能不能电话做爱,让キヨ把他的line好友给解除了。

フジ痛定思痛,悟出一个道理:这种恋人氛围也不正常啊,只在床上像恋人算什么恋人,这不是炮友吗?

こーすけ应和:对,那这么说他还挺中意你的丁丁。

フジ:……


靠丁丁维持的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不咸不淡地过了,后来他们也顺利地从大学毕业,キヨ问フジ以后有什么打算的时候,フジ正在应聘的公司前台填单子。

フジ答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对于自己的前途没什么特别明确的计划,现在所在的这间公司也是他抱着试一试的打算。他一边听着キヨ讽刺他日子过得跟本人一样娘,一边向坐在前台的女孩子把单子递过去。

他苦笑着回嘴,准备把伸过去的手收回来的时候,那个坐在台面后面一直盯着他看的女孩子突然站了起来,让他稍等一下。在他疑惑的眼光中,她扯下一张标签纸,在上面写了一串数字,赛到フジ的手里面。

“我的电话,”女孩子俏皮地把手比成电话妆举在耳边,好像是有点儿害羞,冲着フジ笑了笑,“有兴趣的话可以联系我。”

フジ愣住了,不过很快就被电话里面キヨ的声音拉回现实,匆匆忙忙地把手伸过来又缩回去,原地手足无措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点点头,默不作声地把纸条塞进了口袋里。

那一头キヨ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说东西掉在地上了,打着哈哈敷衍过去,对着那个还在抿嘴笑的女孩儿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有诈。”キヨ在那边儿状似狐疑。

フジ一惊,没想到自己这点儿蛛丝马迹都能被对方逮住:“能,能有什么诈。”

“你是不是裤子拉链忘了拉,不好意思讲?”

“我穿的是运动裤!”


一面和キヨ扯皮着为什么要穿运动裤来应聘,フジ把手揣进兜里面往办公楼的大门走。キヨ开始从他的话里面挑刺儿骂他,他就原样怼回去,这么一来一去,フジ倒是感觉一天的疲惫也消去了不少。他的手摸到口袋里面刚刚的女孩儿递给他的纸条,心里面动了动。

フジ收下纸条本意不是接受了对方的邀请,只是感觉拒绝的话太让人家难堪,只要自己不打电话过去就万事大吉。这些年来冲他搭讪的人倒也不在少数,他都矜持地以已婚人士的身份自我要求,纷纷礼貌地回绝了他们。

他心里面感叹,自己真是个守妇道的男人。キヨ对他没有表现出什么强烈的独占欲,唯独在フジ提及前女友的时候会摆张臭脸,其余时候都是フジ自觉自律地洁身自好,一身清白得连他自己都佩服自己。

フジ心里面的弦被拨动了,他脱口而出地问电话对面的キヨ:“你还记不记得咱们高中的时候,我跟你谈过咱们谈恋爱的问题。”

キヨ在那边嗯了一声,不理解フジ为什么提起这件事来:“有那么点儿印象。”

フジ继续说:“我那时候希望咱们谈恋爱更像谈恋爱一点儿,不然就和普通朋友没区别。”

キヨ的声音变得更加迟疑了:“嗯……”

フジ站定在原地,手机紧紧贴在耳边,他感觉自己内心有些鼓动,让手机屏幕都被沾上了一层汗。

他问道:“现在呢?キヨ,你觉得……我们回到普通朋友的关系也无所谓吗?”

フジ捏紧了口袋里面的纸条,他想,那串小小的数字怕是要被揉得看不清字迹了。


“フジ,你啊——”空气沉静了不知道多久,那面キヨ终于又出声了,“是在试探我吗?我记得我以前也说过了,不一样的啊。”

什么嘛,这不是清清楚楚地记得吗。フジ无奈于キヨ先前暧昧的态度,这时候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他被说中了,他觉得自己确实是在试探キヨ,他也觉得这样十分女里女气,可是他自己完全控制不住。

“说实话,我觉得总是考虑这些问题真的很浪费时间,”キヨ的口气难得正经,“有什么不一样,这难道还需要说吗?”

平时听习惯了キヨ的插科打诨,这一下子说出两句完整的正经话,フジ一时间有点儿头晕。

他方才还想着,假如现在キヨ依旧跟他糊弄,他可能就真的要使用こーすけ说的激将法,给刚刚那个可爱的女孩子打电话,尝试一下紧张刺激的出轨。现在キヨ像是感应到了他的歪心思一般,猛然扔了个炸弹给他。

フジ大气也不敢喘,小心翼翼的说了一声“哦”。

难道キヨ生气了?フジ暗骂自己真是没出息,不管之前多么不满于キヨ的态度,一旦对方摆出怒态,他就无法再继续强硬下去。

キヨ大概也是觉得自己一拳头打进棉花里,被フジ这一秒软化的语调弄得没什么脾气了:“……我以为有些事情我不说,你也能懂。”

フジ还是挺紧张的,一个着急不小心就道歉了:“呃……对不起。”

キヨ没理他,接着说了:“其实你想的事情我都知道,你心里面记挂着你前女友。”

フジ一个震惊:“我,我没有!”

キヨ语气坚定:“你有。所以你拿我和你前女友对比,然后觉得我不好,你个杂鱼。”

フジ觉得自己委屈得要跳河了,唯一的挂念就是自己死了连辩解的话都没法说。

看フジ不说话了,キヨ似乎认定了自己抓住了对方的小辫子,在电话那头提高了语调:“可是老子连前女友都没有啊!连个对比对象都没有,你说我难道不想了解正常的恋爱是什么样?!我选择了你啊!”


フジ这次彻底愣住了。

キヨ的话说到最后,语气虽然还是坚硬的,可声音变小了些,语尾也颤抖了。フジ想,也是得亏他们两个隔着一个电话,不然恐怕キヨ这些话得掰着他的嘴才能说出来。而如今,他突然特别想看看キヨ现在是什么表情。

那面キヨ为了不让气氛尴尬,还在拼命地继续说,说他也看过那些电视剧电影,也知道别人谈恋爱是什么样,他又不是傻子,可是一想到对象是フジ这么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就觉得别扭得不得了,根本没法入戏,只想揍フジ的脸。

末了,キヨ也有点儿撑不住了,他大叫了一声,听那面的动静,可能是一下子倒在沙发上一类的了。他小小声地说,我到底是为什么要抓着你不放手啊。


フジ想起来,那次和こーすけ的谈话,こーすけ还说了一句让他印象深刻的话。

在所有的抱怨都说完了之后,こーすけ像是领导讲话总结一样,抱着胳膊说:你们俩确实是不适合,不过这么不适合还走了这么久,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フジ好奇:什么问题?

こーすけ语重心长道:女生朝你告白你和她交往,觉得高兴,那是喜欢谈恋爱;现在,你喜欢的不是谈恋爱,是キヨ本人。


フジ回忆起自己跟キヨ告白后的那天,放学的时候,キヨ从座位上站起来,绕到他身后,捏了捏他的脖子,吓得他浑身一个激灵。当他回过身的时候,キヨ并没有看着他,两只眼睛透过眼镜镜片注视着窗外,只有嘴角透出一点儿难以掩盖的笑意。

キヨ说,既然你那么真心诚意,本大爷就试着和你谈一谈。

之后他们终于滚到床上,キヨ每一次做爱时眼泪都流个不停,泪腺脆弱得如同没上学的小孩儿。在行为的末尾,キヨ总要抓着フジ的头发,硬是把他拽到自己面前,往他脖子上啃一口,疼得フジ嗷嗷直叫。

这和普通朋友有什么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

キヨ的动作中透着一股美滋滋的优越感:你是我的了。


フジ模仿着こーすけ的语调,回答キヨ的问题:“因为你喜欢的不是谈恋爱,是我。”

キヨ在对面沉默了:“……当我没讲吧,你果然还是恶心。”

フジ:“……”


フジ觉得自己可能还要承受着这些没有半点儿浪漫可爱的成分的暴言不知几多岁月,他为自己点了个蜡。

他又想到キヨ早在最开始就交给了自己无数属于キヨ的来日方长,又把蜡吹掉了。


フジ笑嘻嘻地问道:“キヨ,你现在在哪儿呀。”

キヨ一阵恶寒:“你你你别他吗给我用这种口气说话,在宿舍,干嘛?”

フジ笑嘻嘻地回答:“去找你啊。”

キヨ:“……日。”


フジ猜キヨ肯定又是不好意思了,就不再过多辩白,踏上了去往キヨ的学校的路。

他算了下时间,等他到了那边,大概有夜里十二点了。可キヨ一定会给他留着门,还开着灯,说不定还躺在沙发上等他等到睡着了。

フジ心想着,他一定要快点儿过去,他现在就想看看キヨ那副细瘦的肩膀,揉揉キヨ头顶上的发旋。





===


小甜饼(老脸一红

前段日子和直男朋友聊起了男同志的恋爱的问题,朋友告诉我说中学见过不少男同性情侣,只是女生不知道罢了

我:真假啊,那他们是怎么相处的啊?

朋友:怎么相处?不怎么相处,像普通朋友一样,我们都看不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6)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