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然と溢れるユメのカケラも武器にして
硝煙の口は嗤う

 

[fj中心]普通に歳をとるコトすら

动画中fj的断掌梗







フジ在这一天做了个梦,梦里他度过了平淡的一辈子。

当他醒过来的时候,放在床头柜的闹钟正发出规律的响声,眼前挂在天花板上的灯安安静静地吊在那里,和窗帘缝隙中透出来的阳光一起,像是在安然等着他睁开双眼。フジ从床上坐起身来,把闹钟按停,然后维持着用手捂住额头的姿势过了一会儿。

没有像从噩梦中惊醒那样的满头冷汗,就连一丁点儿清早特有的头痛都没有,フジ却将这个梦放在嘴巴里面咀嚼了很多遍。


时值春假,フジ并没有给自己留太多休闲的时间,更别说是坐在床上对着堆了一墙的唱片发呆,于是他便跳下床去洗漱。狭小的卫生间塞下了马桶和洗手台后就变得更加拥挤,フジ对着镜子刷牙的时候习惯性地捏捏自己的脸确认没有变胖,他担心某天他的体型再变得大些,这个厕所就会彻底容不下他的身子了。

他原定要去到一个远处的公园写生。那个地方距离フジ租下来的公寓约莫有十几公里,他必须要坐上将近一个小时的电车。虽然是如此计划好了,可前一天他的中学朋友こーすけ突然打来了电话,说是今天恰好来他家附近玩儿,想要和他碰上一面,正好他也想和フジ商量点事情。

フジ心里面是很高兴的,于是就答应了下来;为了不耽误后面的行程,他们两个约好了早上九点钟在近处的咖啡店见面。

他拎上写生时用的美术包,心情极好地穿上鞋子,打开家门走了出去。


硬要说的话,フジ不算是擅长交际的类型,他愿意深入了解的都是有兴趣交集的人,因此中学时他同大部分同学相处和谐,而交心的好朋友寥寥无几。こーすけ和他是在学校的音乐社团认识的,那时社团里面有不少怀着乐队梦的学生,但其中他们两个特别聊得来,到后面社团也不常去了,往往是两个人单独躲在学校某个角落里面弹琴聊音乐。

上了大学之后,フジ也如其他任何人一样,和高中的同学关系慢慢淡下来了。如今こーすけ突然联系上他,这让他觉得有点儿雀跃。


咖啡店就在下一个拐角处了。フジ加快了脚步,笔直地从街上穿过。

路过了一个邮箱时,フジ恍恍然又想起了清早时让自己愣了好一会儿神地那个梦。梦的细节早在他那间小小的卧室里被繁琐的动作和思维磨光了,只有几个场景他还能回忆起来。明明在梦里他度过了一生那么久的时间,可其中的场景却精细地令他觉得惊讶;曾几次走过这个路口他都没有仔细观察过这个小小的邮筒,然而如今他再仔细看,就发现这片街景的每个物件都与他的梦没有两样。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潜意识吗?フジ边走边想着,从脑海里搜索出一个平时不怎么用的生僻词汇来进行自我解释。

不容他多想,等到他走到了街道的尽头,一拐弯儿他就瞧见こーすけ正站在店门口朝他招手,他便赶忙小跑了过去。


“坐电车去公园写生?”こーすけ捧着一杯拿铁大声说道,看上去快从椅子上摔下去了,“以前咱们放春假的时候,我可记得你都是偷偷背着你爸妈往游戏厅跑的啊,你别是在骗我吧,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好学生了啊?”

フジ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摆了摆手说道:“以前的事就不要提啦。”

こーすけ看到フジ这个样子,倒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哦,对了,你是和你老爸保证了要在美术学校搞出点大事来着,不过真没想到你这么认真。”

フジ不满:“好过分啊,搞得我好像一直都很不认真一样。”

こーすけ也笑了,他继续挖苦フジ:“难道不是吗?暑假作业都要我们来帮你做,明明我都不算什么优等生了,结果竟然还有比我更嚣张的家伙,天天就会泡在唱片店里。”

至少我对音乐很认真啊……听见フジ这么嘟嘟囔囔地说了一句,こーすけ就大笑起来,说这倒是真的,如果你以后不结婚,那肯定是把V系当老婆了。


笑过之后,こーすけ把喝了一小半的咖啡杯搁到桌子上,说道:“我还担心你在大学会过得消极,看来是我想太多了。”

フジ小口喝着杯子里面的黑咖啡,吐槽道:“因为こーちゃん是笨蛋嘛。”

こーすけ讷讷道:“真是不想被你说。”


见到こーすけ那个熟悉的木然表情,フジ又笑了他两句。

他心里面明白こーすけ想要表达的意思,实际上对于这种关心他也是很感激的。高中毕业后在他身上发生的事,也就是像こーすけ这样的好朋友才知道,因此他会对自己产生担忧也是很好理解的。毕竟考上大学之后立马和父母吵架、甚至搬出来自己住,一边打工一边上学这种事,要说罕见似乎也没那么罕见,可终究还是相对疯狂的。

当初こーすけ得知他靠打工赚钱养自己的时候,差点就不顾阻止要冲到他的公寓来和他面谈了。フジ那时拿着电话,无奈地听着こーすけ在对面大声质问自己为什么这么想不开,明明在中学时还对打工这种事深恶痛绝,现在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才做出这种事。

フジ被こーすけ的激动搞得有些没趣,便不太高兴地回道,想这么做就做了。

こーすけ愣住了,说,以前看你小子老实巴交的,怎么这么闷骚的啊。


“こーちゃん,”フジ从沙发椅上坐起身来,这个动作让他联想到自己早上从床上坐起来时的情景,对面望着他的不再是塞满唱片的柜子,而是こーすけ这个活生生的人,“这么问可能有点儿奇怪,不过,你觉得我会普普通通地过一辈子吗?”

こーすけ看上去不太明白他想说什么,思索了一会儿后,回答:“虽然你闷骚得很,但是我觉得吧,嗯……你整体上还是很保守的,对,喜欢V系的普通人,不是常有这种设定的吗?平时看上去是毫无特点的上班族,其实回了家之后会画着浓妆跳舞唱歌,这种有反差的设计很不错吧。”

看到こーすけ那副随意的笑容,フジ倒是真情实感地紧张起来了,他把身子又往前伸了一些,盯着こーすけ,伸出手指指着自己的脸:“真,真的吗?看上去真的那么普通吗?”

こーすけ被フジ这幅严肃的模样整懵:“呃……该说普通吗,还是说普通的帅哥……这种事我怎么知道啊,你连把老爸制服在地板上然后跑出家门这种事都做得出来,以后会干一番大事业也说不定的哦。”

フジ尴尬:“哎呀,所以都说了不要提了。”

こーすけ继续说:“不过比这更离奇的我就想不到了,你看你不是也有女朋友了吗?所以你以后也会和女朋友结婚,生小孩,然后你工作赚钱养家,这样就算是普通的一辈子了吧。”

フジ:“……”

他觉得こーすけ说得很有道理,他想不出什么话来反驳。


フジ脑子里面止不住地想起那个画面。

他似乎已经到了中年,或者是就在三十岁左右,走路的步子没有像现在这样轻快了,肚子也比现在鼓了一些,看上去是进不去公寓的卫生间的身材。梦中他用这幅陌生的模样走在咖啡厅外的那条街道上,手里面拿着公文包,好像正赶着回到家去。

仅仅是想起梦境里那个邮筒清晰的轮廓,他都觉得这个梦真实得让他恶心。

然而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难过些什么。

他没有头绪,他不觉得自己是个会怀疑人生的人。

说到底……普通这个词本身也不是个贬义词,普通又有什么不好?


フジ思考着这些事情,没有开口说话,空气一时沉默了下来。

こーすけ看他突然变得这么安静,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便试探性地说道:“你就这么不甘心啊?”

フジ望着こーすけ的眼睛,抿着嘴巴,实在是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只是发出了一声叹息般的“嗯……”。他觉得自己的心情好像也不是不甘心这么简单,这件事就连他本人也说不清楚。

接着,他把目光移到了窗外。咖啡厅的窗户做得很大,为了防止西晒,这一整面玻璃把南面的景色框得漂漂亮亮。窗外的樱花树被风一吹就落下花瓣来,初春的北海道地面上还堆积着些没来得及融化的雪。

フジ开口:“也说不定……说不定过几年我就会去东京呢。”

こーすけ听他这么说,放心了一些,打趣他:“好像有人在中学的演讲上说过超级喜欢北海道。”

フジ回嘴说:“我会一直用北海道的方言的啦!”

こーすけ哈哈笑道:“对,你会碰到某个改变你命运的人,然后你们一起去东京,你就做一个在东京说方言的人。”

フジ伸手去打こーすけ。


“说起来,”フジ想起来他和こーすけ通电话时的说过的事,“你不是说有事和我商量的吗?”

こーすけ一拍脑门:“你不说我都差点儿忘了,你还记不记得中学时有个同学,跟我关系特别好,你还去他家玩过几次的那个。”

フジ眨眨眼睛,没有头绪,他中学去过不少同学家玩过,而こーすけ又是个交际花,他一时之间想不出こーすけ是在说谁。

こーすけ看フジ猜不出来,就不卖关子了:“キヨ啦,キヨ。当时还借你很多游戏玩的啊,你可别告诉我你把他忘了。”

フジ听到这话,也就想起来了:“哦,清川同学啊。这个肯定忘不了的嘛,那么有名的好学生,我想和他处好关系还来不及呢。”

こーすけ猛点头:“就是他,我打算下回再带你去见他一次,你也想他了吧?”

フジ:“……啊?”

虽说对于清川的印象还是很深刻,可フジ怎么也不觉得他们两个熟到了毕业后还会一起玩的程度,就算是让こーすけ带着他,这还是有点儿难为情了。一想到自己平时还要做的事情有那么多,他心里面更加不情愿了。

“不要了吧,我们两个关系没有多好……”

こーすけ打断了他:“相信我,这次是有超级好玩的东西!你怎么知道这个人不会改变你的命运呢?你刚刚不是还在朝我抱怨自己的命运平凡吗?现在一个改变的机会就在面前了,不要错过啊。”

“……”


好像不是第一次被こーすけ的雄辩堵得说不出话了,这家伙可真会讲话。

フジ无奈道:“那好吧,就这一次。还有啊,我可没有抱怨命运平凡,忘了吧。”

我也是,赶紧把那个梦忘了吧。フジ看着こーすけ兴致高昂的表情,叹了口气如此想道。



===

把动画里面关于fj的手相和性格部分总结了一下:

*袜裤band成员中最宅的一个,对自己喜欢的事情会贯彻到底,所以是个v系宅

*拥有很好的身世家庭(曾经也提过,fj似乎出在很严格的家庭(名门世家?)父亲非常严厉,为了让他变得有男人气概就送他去学柔道)

*手相为双手断掌,拥有这种手相的人会在合适的领域发挥惊人的实力,可相应的如果找不到适合的位置,就会度过平凡甚至之下的一生

*只对感兴趣的事努力,有自我主张,会很任性

*运气很好,当大家一起出事故的时候会是唯一一个存活下来的人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