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然と溢れるユメのカケラも武器にして
硝煙の口は嗤う

 

[fj中心]阿吽のビーツ

前篇的后续,好像不算是严格的fj中心了……应该算是fj+ky中心吧……哎呀,反正就是私货嘛,你们都看我文这么久了,都懂的









几个月之前キヨ心血来潮,没打招呼就跑到了フジ家去对着门铃一通乱按。门对面传来一阵忙乱的脚步声,キヨ正在偷笑,フジ就一下子打开了门,手里面拿着一把吉他,看上去是着急得没来得及放下来。

原本キヨ是想找フジ一起玩儿的,结果那时恰好フジ在为之后乐队的演出做准备,任由キヨ怎么撒泼打滚,フジ也没有由着他。最后キヨ只好躺在沙发上翻出フジ的杂志来读,フジ坐在他旁边的地板上,低着头认真地拨着琴弦。

キヨ看フジ那么一本正经地样子觉得无趣,随便问了问,才知道フジ有自己作曲的想法。

キヨ兴奋起来了:“是要在演出上唱的曲子吗?”

フジ苦笑道:“当然还要让其他成员来决定啦,能不能写出来也是个问题。”

キヨ根本不听他讲话,一拍桌子:“那你当然要给最俺写一首歌了!”

诶诶,可是……フジ还想要反抗上两句,キヨ已经把杂志随意扔到了一旁,翻了个身滚到フジ身前,弯下腰来捡起フジ搁在地上的谱子,兴趣盎然地读了起来,准备替他指点江山。


キヨ坐在电车上,回想起了フジ坐在地板上拨弄吉他的样子。那副模样像极了从前,当他们还是中学生时,フジ来到キヨ家玩儿,然后被キヨ柜子里的漫画震惊,两人抱着漫画读了一下午的样子。フジ在专注于什么事情时会变得特别安静,除了手指头会放在什么地方轻轻地敲打之外,整个人似乎连呼吸都变得缓慢,沉入一块温吞吞的空气之中。如今キヨ再看他,就觉得那刘海处翘起来的地方都如此熟悉。

这么说来,フジ曾经确实是个会因为太安分而不怎么起眼的人。キヨ感觉中学时在教室里面看见他,他总是在发呆,或者是偷偷地用ipod听音乐,要么就是拿着自动笔在课本上写写画画。那时候キヨ认定这是个游手好闲的普通学生,以后同学聚会时一下子叫不上来名字的那种。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的フジ到底长进了多少?キヨ心里面细细想着,眼睛盯着电车的指示屏。那家伙似乎一直是个慢热型的人,如果现在有个对フジ一无所知的人突然和フジ接触,恐怕也会觉得这人温和是温和,但是也挺没趣的。就连视频评论都会说,好像和キヨ在一起的时候フジ会变得更加有趣。

是啊是啊,一个对于自己了解的领域会情绪特别高涨,一旦喜欢上什么东西就一猛子扎进去的奇怪男人,到底有趣在哪里啊?

キヨ回忆着和フジ刚认识的那段时间,坐在座位上偷笑出来。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让我给你写一首帅气的歌吧?”

フジ无奈地抱着吉他,手里面慢慢地玩着他的拨片。キヨ倒是没有硬要为难他的意思,结果他便自顾自地烦恼起来了。

キヨ见到フジ是正正经经在思考要给他写一首歌的事情,反而有些退却了:“还是算了,感觉你会写出些恶心的东西来,这不符合我们的角色吧。”

フジ还是正正经经:“想想也挺有道理的,毕竟キヨ你对我而言非同寻常。”

キヨ的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对,就是这种恶心的话。”

フジ还是在那边念念叨叨,这次是轮到キヨ被无视了。キヨ有点儿不高兴了,看着フジ垂着头的盯着吉他的样子,叹了口气,心想果然还是硬拉他去打游戏来得好些。


感觉到挂在脸上面的眼镜有点儿滑下来了,キヨ身手去扶了一下镜框。

每次去フジ他们的演出时,キヨ都会采用这一身变装。要遮掩他这个显眼的高个子可真是不容易,他几乎是从头顶到脚尖都考虑到了,脑袋上一定要戴一顶老土的帽子,口罩和黑框眼镜也是必备,然后身上穿上一套老旧到不行的衣服,最好是看不出身材的那种。好在目前为止他还没有被认出来过,不然要让他再考虑新的策略,恐怕又是要想破头。

キヨ在队伍旁边观望了一下,总算是找到了一群女孩子中间个子相对高挑的男生——不知是否也是陪女朋友来看的,或者是单纯的粉丝,总之这些每次都能让キヨ有个可以隐蔽的地方。他不动声色地挤进队伍中,然后蹿到几个男生旁边,他的身高也就变得没那么显眼了。

キヨ垂下眼皮来,悄悄地朝四周看了一眼,周围的女孩子们都在兴奋地和同行人聊天,似乎没有人关注他这边,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进了会场战斗依然没有终结。キヨ缓缓地沿着队伍外侧滑出去,让后面的人继续往前走,然后他自己静悄悄地跑到整个会场的最后面。那边往往有一排限制人数的栏杆,而观众们大都往舞台的方向凑,这便让后面的地方空了出来,这就是供キヨ安心观看演出的特等席。

为了看个表演可真是够费劲的。キヨ稍微把口罩拉下来一点透气,心里面抱怨着,偏偏他那位成员还是个贝斯手,全场到头不咋的能听到他的乐器出声,solo也是少之又少。


等待着演出开始的这段时间,キヨ模模糊糊想起来,好像不久之前フジ还打算给最俺——给他写上一首歌来着。

想来大概歌是没有写出来,毕竟时间那么短,就算真要写,可能也要等到之后再慢慢磨了。即便如此,那天在フジ家里面,キヨ还是被フジ拖着聊了很久关于这首歌,还有关于キヨ自己的事情。

フジ低着头默默念叨说,不是恶心,是真的。因为キヨ也算是改变了我人生的人嘛。

キヨ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和フジ做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朋友,他以为再也无法从如此熟悉的友人那里听到这种话了。可他仔细看看,就发现フジ一半被盖在头发下面的耳朵红起来了,他这才断定这人是认真的,而且开始因为自己的话而害臊了。

キヨ不知道自己该作出什么样的反应比较好:“你别那么放在心上啦,就算没有我,也会有其他人来干扰你的人生轨迹,然后你也会觉得他们是改变你人生的人啊。”

フジ点点头:“当然啦,不只是キヨ,本来キヨ也是こーちゃん介绍给我认识的嘛。”

见フジ没有做出什么死心眼的回应,キヨ松了口气,和フジ开起了玩笑:“你明白就好,我可是以改变全宇宙为目标的男人,我可是大家的キヨ哦。”

“感觉确实是这样哦,是大家的キヨ……”フジ抬起头来看着キヨ,皱着眉头,好像在考虑词句的取舍。过了好一会儿,他笑起来,说道,“不过,是我的清川同学。”


开场曲一结束,观众这边已经被欢呼声和尖叫声淹没了。音响的声音效果很大,可キヨ依然觉得前方的呐喊声来得更加喧闹些。他挠了挠耳朵,抬起头来看着舞台,フジ站在一个相对不那么正中的位置,但是却显眼得不得了。

真是神奇。フジ在舞台上从来都显得很冷静,一举一动之间总有些说不出的潇洒。该说是收放自如还是什么,フジ在沉浸于某种氛围中时,明明可以让人看出他沉迷得不得了,可从细枝末节的地方依然能品味出一点儿镇静的味道。

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キヨ坐在栏杆上半举着荧光棒象征性地挥动着,心里面默默想道。他是真的觉得……真的觉得フジ不会是个平凡的人,他也真的认为就算不是他,也会有人拉フジ一把,亦或者说フジ自己也足够往上爬。

即便如此,即便如此。


フジ把头转到这边来的时候,キヨ突然和他正面面对面了。他们俩之间隔了整整一个观众席的距离,要说フジ注意不到キヨ那是很理所当然的,可这一瞬间,キヨ不知何故就突然觉得,フジ肯定是看见他了。

因为来场之前打好招呼说会在最后坐着了嘛。キヨ念叨着,举起拿着荧光棒的手来,冲着フジ挥了一挥。

那一边,フジ也像是回应一般,就着汤毛说话的空隙,维持着面对这边的方向,不动声色地弹了一个滑音。

望着フジ站在舞台上的样子,四周的打光衬得他如此明亮,キヨ感觉心里面充满了情绪。他猜想演出的气氛一定从中作祟,他本身才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感动的类型。一把年纪了突然在朋友的演出现场感慨万千,这太不像他会做的事了,如果要把他这些直白的心情写成小作文,别人又会笑他做些不符合自己作风的事情。

可是就这一晃神儿的时间,キヨ真的觉得他激动得不得了。就好像站在台上面的那个人,真的是キヨ自己的作品,而他对于フジ充满了某种感情,是超过了友情爱情亲情的一种特别的深情。

在舞台下面的黑暗之中,キヨ感觉自己莫名其妙地涨红了脸。


看到キヨ一副无言以对的样子,フジ大概自知出言微妙,可他只是笑笑,并没打算为自己的发言进行过多解释的样子。

他继续絮絮叨叨地说话,那语调看上去就像是想到哪说到哪,梦话一样又短又轻:“因为是真的啊,总觉得从以前开始,清川同学的身上就像有无数可能性,跟着清川同学一起,自己也好像变得自由了一些。

“不知怎的就感觉,和キヨ一起走的终点肯定不会错的。前面有未来,有希望,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已经足够有趣了,已经足够了。”





===

真情实感地推一下这个翻唱:阿吽のビーツ


评论(7)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