軌道修正 軌道修正 軌道修正
もういいや

 

bgm:ストレンジャー



フジ有时候会觉得キヨ像是一条可以在水面上呼吸的鱼。他的行为和言语都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可在某个时刻,你看着他的视线透过眼镜片盯着你,又把目光慢慢挪开的模样,就会觉得他这个人身上散发出一股冰凉的气息来,如同摸到了一条鱼冷冷的肚子,那股温度属于深海。

这种时候并不多,在フジ还称呼キヨ为清川同学的那会儿,他眼里的キヨ还明朗得像个小灯泡。或许キヨ也是很爱笑的,虽然キヨ的朋友并不多,可是与朋友交谈时他就会时常发出笑声。面对老师和那些找キヨ麻烦的同学时,キヨ的模样就显得冷冷淡淡的,在フジ眼里,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下面隐隐的像是藏着怒火。

フジ的词典里面没有一个具体的词汇可以来形容キヨ其人,如果非要说的话,他觉得キヨ蛮酷的,那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

也就不过如此了。


说到底,一个人到底能了解另一个人到什么程度呢?

フジ看到キヨ跌跌撞撞地从校门口旁边的小巷子中挪动出来的时候,他吓了一大跳,而キヨ似乎也没有预见到他的出现,带着细小伤口和鼻血的脸上出现了慌张的神情。没等フジ开口,キヨ就说是自己跌倒了,要不是フジ眼尖,看到了他胳膊上的挠痕,他差点就信了キヨ的话。

曾经フジ也有觉得キヨ是个会四处挑事的不良少年的时期,可那是他还完全不了解对方的时候了。他帮着キヨ把下巴抬起来好让鼻血不要继续流的时候,悄悄地望向キヨ的脸,而对方只是直直看向天空,样子平静得很。

可是,假如了解的程度深浅,会直接让印象调转一百八十度的话,那么说不定等到他和キヨ的关系更加深入一些,他又会发现キヨ确实是个喜欢打架的人也说不准呢。面前发生的景象对于フジ的种种认识有些冲击,让他不由自主地开始左思右想起来。


キヨ看着自己胳膊上延伸得长长的抓痕,嘀咕道,这要怎么办呢,连你都瞒不过,那肯定也瞒不过我妈和我哥,我不想让我妈知道。

フジ看到キヨ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终于松了一口气,之前キヨ那副过于冷静的样子让他都开始害怕了。他提议道,要不然今天来我家住吧,就和妈妈说要和我玩,然后直接在我家留宿,明天我们再去校医院把伤口包扎好。

キヨ看向フジ的眼睛,笑了起来,说你鬼主意来得真快,是不是经常这么干啊。


フジ决心不过问キヨ这些伤口的来由。一方面是キヨ没有任何要透露的意思,他也讨厌追问他人时的尴尬气氛,再来是他也真的没有那么在乎。

所谓的好奇心淡薄也就是这么回事吧,フジ甚至想要开始反省自己是否太缺乏同感力,可仔细想想,如果对方是こーすけ,他就会关切地去询问了。恐怕是因为对方是キヨ,他才觉得自己缺乏某种刨根问底的勇气。

考虑到キヨ手上的伤,フジ替他拎起了书包,然后喊了キヨ一声,转身朝向了自己家的方向。走出去两步,他听到キヨ在他身后啊了一声,他转过头去,发现キヨ没有跟上来。

キヨ站在原地,低着头,拳头放在身边捏的紧紧的。

等他抬起头来时,フジ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与刚刚截然不同的难色。キヨ动动嘴唇说,我妈昨天跟我说,她今天要给我做我喜欢的汉堡排。

这句话说得很小声,几乎要随着风飘向远处的夕阳了。フジ还没有来得及去理解キヨ的意思,他就看到キヨ又把头低下去了一些,然后一眨眼,掉下一滴眼泪来。

曾经看到キヨ或是热情,或是冷淡,甚至是愤怒悲伤,那么多极端或者普通的情绪,フジ唯独没见过キヨ的眼泪。而这滴眼泪也没有出现在刚刚キヨ流下鼻血的脸上,没有出现在曾经被老师揪起来罚站,被几个高年级的学生羞辱的时候。它跟着キヨ安安静静的一句话,不甘地掉落在地上。

那是一团炽热的火焰陡然熄灭的瞬间。


“……キヨ。”

当フジ这样小心翼翼地喊他时,キヨ已经抬起手抹了一把鼻子,两步上来站到他身边,说走吧。

フジ看着キヨ若无其事的模样,想要说点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这样说或许真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

曾经的キヨ大胆不羁,自由又快乐,这让他觉得憧憬,觉得喜爱。可一旦窥见了对方一点小小的弱点,就如同……如同看到了油画表面的一条划痕,这让他觉得画中景色也没有那么遥远了。

他觉得自己似乎应该感到幻灭,可事实上他差一点就要坠入爱河。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