軌道修正 軌道修正 軌道修正
もういいや

 

我执





米津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他听到卧室方向传来房门关上的声响时,心里面仅存的一点儿怒气也烟消云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虚,还有点后悔。

他回忆起刚刚wowaka抬起眼睛来看着他的表情,又心神不定了起来。细数起自己记忆中wowaka生气的时刻,他觉得都没有几分钟前对方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来得可怕,虽然当时他是强硬地没有示弱,可这么琢磨琢磨,米津想,如果再让他面对一次这种场面,他可能会心慌地移开目光。
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发生口角。米津自认不是个特别会讲话的人,可wowaka一直以来都像是能读懂他的想法似的,加上本人也并不会在意字句里的细节,所以两个人相处得向来很和平。
现在想来,wowaka本来心思也细,有时候听到自己话里不好应对的细节,可能并不是没有发现,而是装作没注意到吧。米津心底惶惶地翻阅着印象里两人相处的时光,一面慢慢地走到墙边关上了灯,又慢慢地走回去俯身侧卧在了沙发上。

沙发的表面有点硬,只是躺在上面就能想象到第二天早上起来会腰酸背痛,米津想念起了他放在wowaka的卧室里的那床被子。当初他决定要打地铺,然后在地板上铺上一层被子后,wowaka又从壁橱里拿了另一床被子让他再铺一层,说铺厚一点睡起来更舒服。要不是现在这个状况,他应该正舒舒服服地躺在那里才对。
这么想想,米津甚至后悔了答应wowaka来一起编曲的提议。他想,wowaka当初提出这个主意的时候大概并没有那么认真,说不定对方心里根本觉得他也不会同意,所以才在喝酒的时候半开玩笑地说出来了。而米津自己,他内心一直保有着这么一个小小的秘密,一个他觉得没有机会得以满足的好奇心,所以那时候借着酒劲儿,他没有经过太多思考就答应下来了。
然后就发展到了现在——他们两个因为四个小节的重复和弦而产生了意见的分歧,前面的种种争论都还算解决顺利,结果到了这一次两个人都坚持己见,这场讨论终于演化到了争吵的地步——倒是没有人大声斥责对方就是了,可是气氛已经变得非常紧张,最终以wowaka沉默不语许久,盯着米津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接着起身来走进卧室把门关上作为收场。
米津想,他早该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wowaka什么都可以让步,唯有在音乐上是不会让步的。迷迷糊糊地乱想了一通,他觉得意识也开始不太清醒了,只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那几个旋律,脑内像出现了两个小人儿在争吵不休,一个人是他,另一个是wowaka。

不知道时间又过了多久,意识朦胧中,卧室那个方向突然又传来了动静。米津被那突如其来的响声一下子叫醒了,下一秒他猛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客厅里面黑漆漆的,米津一转头,就借着外面的月光看见wowaka冲着他这边走过来。wowaka看见坐在沙发上手足无措的米津,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情绪变化的样子,只是坐到米津对面的地板上,盘起了腿,把手上的几页谱子放到了米津面前。

“我猜米津君也没有睡。”

这是wowaka的第一句话,他说出来的时候眼睛里面有一点欣慰的笑意。米津看到wowaka这样的目光,心里面悬着的不安终于消失了些许,他低下头来,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嗯了一声。

wowaka拿起其中的一页纸,继续说道:“刚刚到卧室里我又想了想,如果这个地方按照米津君说的改,可能确实要比按我原来的想法来得要好。”
米津安安静静地听着wowaka讲,没有要插嘴的意思。
“不过我觉得,放到整首歌里面,这个地方还是会太突出了。所以我想着,果然我们还是把剩下的部分先决定下来,再回头来商议这个部分。”

“……嗯,说得也是。”
米津望着wowaka手上的那页谱子,对方似乎很满意于他的坦率,点点头将纸张又放回了地上。
米津讷讷道:“对不起。”
wowaka笑道:“什么对不起?”
米津:“刚刚我惹wowaka桑生气。”
wowaka哈哈地笑了起来:“我没有生气,我回去呆着,只是想自己安静地想一想,然后再回来和你商量。”
米津没讲话了。他想wowaka可能确实有一点想要自己安静的想法吧,不过说他没有生气,米津也觉得不太可能。不过wowaka向来如此,会觉得为了这种事而产生情绪是件不好意思的事,所以就会不动声色地把方才的激动情绪淡然地一带而过。

wowaka安静地看了米津一会儿,说:“米津君还真是和我想得一样。”
米津不解:“什么一样?”
wowaka说:“你只说对不起,却没有说,下次不会再惹我生气了。”
米津听了这话,想要争辩一下,可想一想他确实没有不再固执己见的自信,于是他就不置可否地笑了两声。

米津说:“wowaka桑不也一样吗…为了这个和弦想到这个时间。”
还是像以前一样和自己过不去。真的是为了和我商量吗?还是说只是在寻找让自己可以认同的答案呢。这些话米津没有说出来,吞到了肚子里。
wowaka挠了挠头发:“嗯,总觉得不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今晚就睡不好觉啊。”
米津点了点头:“我也是一样的,所以刚才也一直在想。”
wowaka又笑了:“真羡慕米津君这种直率的地方啊。”

wowaka站起身来,看向挂在墙上的表,惊讶道:“啊,都三点了。”
说完,他绕过沙发,走向卧室的门,回过头来,看向还坐在沙发上的米津:“你还不来睡觉吗?”
米津扭过头去看向wowaka,对方也看着他。wowaka脸上的神色如常,除了有一点困倦,看上去就和平时如出一辙。
米津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然后起身,朝着那扇刚刚对自己关上的门走了过去。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