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见五蕴皆空

 

今日よりも若い日はない










这天古川问米津要不要出来喝酒,米津看时间充足就答应了。两个人一杯接着一杯地喝到凌晨两点,米津差点就要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古川还保留着一点意识,拉着米津走到街上尝试着拦出租车。
米津半醉半醒地靠在古川的胳膊上,古川一面扶着这个摇摇欲坠的大个子,一面探着头寻找能拦到车的位置。他们来到的这个地方离热闹的市区有一定距离,到了这个时间比白天还要冷清许多,古川觉得一时半会儿见不到出租车了,于是就扯着米津一摇一晃地坐到了公交车站旁的座位上。
春夜的温度比白天还低不少,古川坐下后松了口气,把双手揣进口袋里,叹气道:今天要是wowaka君在东京的话,本来也应该把他叫上的。
米津坐在他旁边,点了点头。
古川又笑着说:不过如果他来了,我可能就要背两个醉鬼回家了。
米津听到他这样说,也一起笑了起来。

米津上身微微蜷缩着,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交叉的脚尖,用很小的声音开口了:我第一次和wowaka桑两个人出来喝酒,也是在刚刚要入春的时候,和今天的天气很像。
古川扭过头去看他,有点惊讶:是吗?我从没听你们聊起过。
米津上下点了两次头,声音还是黏糊糊的:可能是……因为对我来说很不好意思吧。wowaka桑会觉得我不好意思,就不说了。那个时候是我主动邀请wowaka桑出来,到那一天的时候不知为何感觉很紧张,出门前选了很久的衣服,结果等到了居酒屋,才发现没有带钱包。
古川听了想笑,他大概猜到了当时的情形,也理解了米津所说的不好意思是怎么回事了。
米津继续说道:结果整个一起喝酒的时间我都坐立不安,那时候从其他意义上希望这段居酒屋里的时光永远不要结束了。不过到了快要结尾的时候,wowaka桑问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那时候我只好坦白了。后来wowaka桑就笑了,虽然我觉得很难堪,不过wowaka桑好像是真的很开心的样子。
古川安静地听着米津难得的滔滔不绝,没有插嘴。米津可能是觉得有点冷,就又朝古川这边靠了靠,同时还在低声讲着:那时候wowaka桑对我说……连车费都要我帮你付了,等到我们都成了老头子的时候,我会拿这件事来笑你的。

米津扭过头来,刘海被晚风吹得有点乱了,眼睛从下面露了出来。
米津看着古川,说:我那时候,说实话挺惊讶的。古川桑呢,感觉wowaka桑是这种,会说很久以后的事的人吗。
古川看到米津被风吹乱的头发和放空的眼神,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顺了顺他的头发。他思考着米津在想什么,还有wowaka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才回答:是吗,我跟他聊天的时候倒没有觉得。
米津听完古川的回答,好像是消化了一会儿这片薄薄的话语,安安静静地呆在原地任古川摸他后脑勺的头发。
古川望着米津说:话说回来,你真的会在意这种很细小的地方啊。
米津摇摇头,沉吟了一会儿:可能是害羞的记忆太历历在目了,一在春天喝酒就会想起来。
米津说完,两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米津抹了抹鼻子,看上去比刚才要清醒一些了。他用叹息般的口气说道:有的时候,wowaka桑喝醉的时候,会有一些超出我的想象的言行啊。
古川问他:比如说要做朋友做到老头子这样的吗?
米津先是点点头,又摇摇头,看上去自己也陷入了困惑之中。他犹豫了两秒的样子,说:可能只是我自己不习惯罢了,我不太习惯……被wowaka桑突然接近,但是我不知道,因为我也不知道什么样才是普通的。
古川挑起了眉毛,想要理解米津在说什么。

一辆出租车亮着刺眼的车灯冲他们开了过来,然后车速非凡地又开了过去。两个人双手插着口袋,坐在原地一动没动,连眼睛都没有朝马路的方向动一下。
米津像是沉入了思考中,在思维中想要做出结论,又在同时自我否定:和别人的身体接触这种……嗯,其实我不讨厌,亲近的人完全不讨厌。只是wowaka桑给人一种特殊的领域感,我觉得那种感觉很美好,也没有想过要去打破。
古川:……
米津:…………到底是什么呢。

其实米津的记忆早就开始模糊了,在一段错乱的激动后那段回忆倒像是被多次沸腾了一样。他只记得那时候他们说着什么话题,wowaka说得很急切的样子,捏住了他的手腕,他就低下头去看wowaka握着他的那只手,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wowaka冲他靠了过来,似笑非笑地,两个人隔着稍微一动弹就要接吻的距离。
米津那天走在回家的路上,脸上烧了整整一路。他跨着大步,感觉一种麻痹的感觉从头脑一直延伸到脚趾尖,眼前的景物都看不进去,只能想到wowaka那时候离得他很近的脸,还有他琢磨不透的笑容。
他不记得两个人曾经离得这么近过,他以为wowaka不太会主动去这样靠近他人,至少是他自己。他觉得自己也喝醉了,wowaka也喝醉了,或许是wowaka神志不太清醒了,也或许只是他产生的幻觉……眼前的街灯让他觉得头晕目眩,在那之后他马上回到家里倒头睡着了。

晚风又轻飘飘地刮了过来,古川缩了缩脖子。米津小声说:有青草的气味。
古川把外套地领子立了起来:是啊,明天可能会更暖和的吧。
米津点头,轻轻地摆起了两条腿来:今天的空气和跟wowaka桑第一次喝酒的那天真的太像了。
古川笑了:今天还真是一直在说wowaka君的事啊。
米津这时候像是梦醒了一样,终于有点害羞起来了:嗯……好像是说得太多了。不过很难得啊,久违地又感受到那时候充满情绪的瞬间了。
古川说道:真是遗憾啊,这时候要是能把wowaka君叫过来就好了。
米津说道:是啊……不过是因为有这样不能如愿以偿的事情,这样的瞬间就更加可贵了吧。

当他们两人又安静下来时,远远地有车驶过来了,古川扭过头去,就看到米津被车灯的亮光浅浅勾出来的侧脸,他像是想到什么高兴的回忆一样,欣然又寂寞地笑着。








写的时候bgm是ロマンスがありあまる,ゲス乙女的歌不就真的很适合这种气氛……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