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当お前つまんない
つまんない

 

兄ky小段子

去年冬天写的,经人提醒还是发一哈





睁开眼睛的时候,キヨ方才苏醒的脑细胞还沉浸在梦境的肥皂泡泡里,他只是觉得口干舌燥,而且自己的身子以一个不舒服的姿势蜷成了一团。

等到他迷茫地晃了晃脑袋,他才发觉自己似乎正躺在某个人的身子上——他一扭头,头发就蹭在暖呼呼的棉布料上,与此同时一股子熟悉的味道窜进他的鼻子里,这阵烟草和他们家的洗发水混在一起的微妙香气让他更加清醒了些。


把キヨ圈在怀里的人大概也发现他醒了,不过他本人倒是毫不在意,依然两手环着キヨ的身子,伸到暖桌面上,敲打着笔记本电脑的键盘。キヨ艰难地把身子稍微转过来一些,就看见他哥哥带着一点儿胡茬的下巴出现在他眼前。


“老哥……你身上的烟味好臭……”


キヨ困倦的劲儿还没过去,他哥的棉衣上也带着让人懒散的温度,他一时间也没有要移动的意思,只是伸展开手脚不要让自己太难受,嘴巴上抱怨着他哥又背着爸妈抽烟。

哥哥拖长了声音嗯了一句,也没低头看他,一心盯着电脑屏幕:“刚洗完澡,身上冷,你委屈一下哈。”

キヨ见他哥一副只把他当人形暖炉的样子,心里面有点儿不满,可是搁在暖被里的脚心传来热度,把他整个人熏得快要融化,于是他就维持着这个姿势,悄悄地把手伸到他哥的肚子上,狠狠掐了一把他的肚皮肉。


キヨ从小时候开始体温就高,到了冬天这个特征就更加明显。小学的时候他就常常不穿外套跑到雪地里去玩儿,还把雪塞到同班同学的领子里,看着别的小朋友被冷得哇哇叫,他粘着雪的手还热乎乎的。而キヨ的哥哥却没有这种体质,因此不知从何时起,到了这种严寒的日子里,哥哥就会磨蹭到他身边把他当小火炉。


“哎哟,”哥哥装模作样地喊了一声痛,语气里带上笑意,“小兔崽子真是长大了,都不让哥哥搂着了。”

“趁别人睡觉就把人压成一团才比较卑鄙吧。”

キヨ嘟囔道。


他毕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手脚又极长,结果他哥仗着他身子上没肉,就直接把他手脚一缩困到怀里,搞得他现在右手臂有些酸痛。

“好啦,好啦。”

他哥没有丝毫忏悔的意思,就着这个姿势,缓缓地摇晃起身子来。这个节奏像是小时候他哥晃着他哄着他睡觉一样,キヨ被这么轻轻地摇晃着,本来就没完全消退完全的睡意一下子又涌上来了。


那干脆就再睡一觉吧,キヨ心里面这样冲自己说道,意识也老老实实地开始下沉了。

他把眼睛合上,放任自己重新坠入这个温暖的坟墓里面。




印象绘: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