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なたが私だけに
見せるディストピア

 

[abky]听说你们都很憧憬办公室恋情

*rps注意
*社会人架空设定






这是A介上班后第二个月第一天,他很不幸地在去公司的时候遇上了堵车。等他气喘吁吁地赶到自己的单位所在的楼层时,整个办公间已经充满了键盘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虽然他努力放轻了脚步,但粗喘声还是让几个人的目光移到了他身上,他一面小声地说着“非常抱歉”一面小跑着到了角落里的空位置里,把电脑包放在桌子上。
急急忙忙地把外套挂在旁边的架子上,A介偷偷地环视了一下四周。
这是一间大公司,因此他在接到面试通过的通知时兴奋了许久,但也正因如此他在迟到时也比往常紧张很多,而现在看来似乎这边的管理并没有那么严格,至少他的行为似乎还并没有引来什么监管人的注意。
就在他坐到椅子上时,一个不小心又打翻了桌边的咖啡杯,洒出来的水差一点淹到了笔记本。
“活——该。”
A介邻座的年轻人闻声转过头来,轻轻地讲了一声。
“笨蛋,这时候就不要挖苦我了。”
A介轻声骂回去,掏出餐巾纸把水吸干。

正当A介感觉可以就这样蒙混过关的时候,有人敲了敲他的桌角。他应声抬头,看清来人之后心凉了一半。
“……アブ桑。”
他结结巴巴地开口了,脸上和耳朵都烧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只在面试会上见过一面的公司经理此时会带着微笑站在自己面前,他整个人都开始慌了,连最基本的问好都忘记了。
“A介君,是吧?”对面的人开口了,语气比想像中温和许多,也并没有太多大领导的感觉,可A介就是赶到一股莫名的压力。
“是、是的,那个…”
冷静点,A介。
今天早上不是已经在塞车的路上打好解释的腹稿了吗?而且也背诵过两三遍了,只要自然地说出来就好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拿出和一个月前来面试时的气势,起立站好,准备开始谢罪。

“啊,果然是你。初次见面。”
还未开口,アブ却抢了话头。
A介一口气卡在嗓子眼里,被硬生生地噎回肚子里去。他眨眨眼,不知所措地左右张望了一下,可此时还壮着胆子开小差的只剩下旁边那位同僚,而他此时正佯装着在电脑上打字的样子,眼睛往这边瞥着看好戏。
混账。A介在心里暗骂。
没办法了。虽然完全搞不清状况,A介只能硬着头皮去迎合经理的亲切气场。
面前的人还是弯着眼睛微微笑着,A介不知道这是否是暴风雨前的某种预兆。
“初次见面…能和アブ桑说上话,怎么说呢…虽然是在这种糟糕的情况下,也是我的荣幸。”
啊,搞砸了。A介的第一反应便是这个。
明明刚才的状况下只要正常地寒暄就可以了,干嘛话这么多?还有一种不打自招的意味…糟透了。
A介在心里抱住头,想要为自己不知所云的措辞揍自己一顿。

那时候的A介确实是觉得自己的坏运气在几个小时内达到了人生巅峰。
他作为一个作风踏实良好的三好青年,在好不容易进入了自己心仪已久的公司后,却要因为一次倒霉的堵车与差劲的交涉而被开除了。他满脑子都是绝望的想法。

“不要这么客气了,我并不是来训斥你的。”アブ笑着拍拍A介的肩膀示意他坐下,然后俯下身来放低声音,“A介君,下次早点来上班,工作要加油噢。”
说完,他把一颗牛奶糖放在了A介的面前。

现在想起来,当时的A介,心里一半是对于这位领导的宽容的感叹,一半是对这阵突如其来的体贴的些许疑惑。那时候他再一次茫然地扫视了一下自己的身边,同事已经无聊地将目光收了回去,依旧没有任何人理会他们。
他满怀感激地看着アブ离去的背影,手里攥着他给自己的奶糖,为自己可以碰上这样一位善解人意的经理感到幸运。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次交际成了他往后不短的一段时间的烦恼的开端。







“…我的天啊。”
A介盯着自己桌边的水果糖,喉咙里挤出一句压抑的惊呼。

这是第几次了?自从上回他因为迟到而和アブ搭上话之后,这位经理像是算准了时间班定期会来跟他搭上一两句话,每次交谈结束后还总要留一点小零食,一开始是奶糖,后来有了草莓糖,西瓜糖…这次的是葡萄口味。
心情复杂地剥开糖纸,A介把葡萄糖扔进嘴巴里。算下来已经是第四次了。
アブ这种看似无意的行为实在是到了让人不可忽略的地步,A介到第三次时才觉察到了这一点。他把快要融化了的糖咬碎,试图用咀嚼这个动作让自己的思维更清晰一点。

他在来到公司之前便知道アブ这个人,原因很简单,只是因为他本身就在这个圈子里小有名气。年纪轻轻便因为良好的表现而被一次次提拔,据说业绩一直保持在最前列,更可怕的是他长相也很帅气,作为一个高质量单身贵族不知受到多少女性倾心。
这样一个人,到底为什么会三番五次地来找自己,好像对自己有所企图似的呢?
要说业绩,他毕竟只是个新人,还达不到令人瞩目的地步;再看出身,他也并不是什么大老板的儿子一类的…

“喂,你吃糖的声音好吵,安静一点。”
不知不觉就喀啦喀啦的咬起糖来,A介听到旁边的家伙不满的抗议声。
“好啦。我有烦心事,稍微体谅一下我吧,キヨ君。”
听到A介这么说,那人马上探过头来,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诶,什么什么,A介你有烦心事?快说来听听。”
这家伙就是这样子,如果他过来问人的烦恼,那绝对不是为了关心而是为了幸灾乐祸。A介恼火地猛巴了一下キヨ的刘海,对方无声地狂笑着把身子收了回去。

キヨ和A介二人年纪相仿,基本上是前后脚地来到这家公司。キヨ比A介来得早两天,结果凭着演技硬是让A介将他当作前辈尊敬了一个礼拜,最后才被其他同事揭穿。
虽然总是一副不正经的样子,但是キヨ在同事之间的人缘不错,或许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样子让人觉得不必有所顾虑,因此和谁也都可以相处得来。相比之下,自己总是正正经经的,反而平凡得吸引不到他人的注意。
这样的话,说不定他跟アブ桑有些交流呢。
“我说,キヨ君。”
“嗯?”
A介轻声叫到,キヨ紧盯着电脑上的女性明星写真全身心地开小差,连头都懒得扭过去。
“你知道アブ桑吧?”
“嗯哼。”
“那你跟他认识吗?”
“不。”
得到了比想像中爽快的否认,A介没趣地“哦”了一声,把糖纸扔进垃圾桶里,想要把注意力转回到电脑屏幕上面的表格上去。

“真的好奇怪…キヨ君不觉得奇怪吗?”然而陷入了烦恼的A介就是喜欢在解决不了的问题上较真,所以他垂死挣扎般地再次抛出了一个问题。
キヨ“啊”了一声,转头看向A介,注意到他被糖染成紫色的舌头,明白了是在说哪回事,仰起头思考了一阵。
等他再次把目光移回来时,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确实如此。”
“是吧。说真的,这种小糖果小体贴的招数简直就像是在泡女孩…”

嗯?
A介咂巴着嘴里残留的甜味,停住了话头。
アブ桑是单身,这众所周知。说起来,一个男人优秀到这个程度还在单身也确实很奇怪了。换言之,莫不是…他对女人其实没兴趣?
哦,好像确实有说法是越优秀的男人越容易有这种倾向的,在哪里看到的来着。
不,不对不对,不能想下去了。虽然顺着这个想法思考越来越多的事情都解释得通了,但是不能想下去了。不能。
A介咽下一口唾沫。

“你怎么了,突然之间…怎么脸色都白了啊?”对面的キヨ似乎并没有察觉到A介的纠结,看着A介突变的面色笑出声来。
A介混乱地摆摆手让キヨ回去看他的写真不要再管他,在座位上抱住了头。




A介的烦恼还在继续。
他觉得大概是自己过于自作多情,退一万步讲,就算アブ是对男人有兴趣的,那自己的姿色也算不上出众,没有理由受到注意。
他思索了很久之后决定让擅长交际的キヨ去和アブ认识一下,然后或多或少帮自己打听一些情报回来;可キヨ毫无理由地就是不愿意配合他,平时アブ来到自己桌子前的时候就把自己埋进电脑里,头都不抬一下。

“A介君。”
“…在。”
“上次交上来的数据,课长说还要再核对两遍。”
“…是。”
怎么讲呢,课长的命令应该不用经理来传达吧。
A介静静地叹气。
アブ冲自己笑笑,把另一份文件放到了邻座的キヨ的桌子上,キヨ闻声抬眼,对上了アブ的目光,然后马上便把眼神撇开,看了a介一眼,把文件收回自己的抽屉里。
最近アブ时不时地也会和キヨ有些互动,每每这时a介就指望着キヨ可以和アブ搭上话,可キヨ一到了这种时候就缄口不言。虽然不知个中缘由,但a介不能强迫对方做不愿意做的事情,便也只好作罢。

他还不明白アブ的意图,但总觉得自己实在是很危险;这样的攻势如果真的是冲着自己的屁股来的,那要么被潜,要么被掰弯。后者比前者还要可怕很多。
距离自己初来公司已经有了两个月,没想到他刚刚步入社会就要经历这样的水深火热,尽管做好了被严酷的体制所打击的心理准备,可这样的情况是他所没有预料到的。
アブ桑是个有魅力的男人,他承认。就连拿着水果糖的样子都很性感,而本人却毫无自觉。
但这不代表他可以接受自己被掰弯。

“B子桑,你有男朋友了吗?”
A介忧郁地问道,说话对象是给他送文件的长相可爱的长发女孩。
“啊?那个,没有…”B子显然是有点被吓到,但还是老实回答了。
“那请做我的女朋友吧。”

等A介反应过来的时候,B子已经跑开十米远了。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心里想着我不要变成基佬然后就说了什么唐突至极的话,把自己弄得像是个随便调戏女孩的人渣,搞不好还吓坏了人家……他已经想不出什么形容词来形容他悲惨的处境了。
这家公司真是让人呆不下去了。他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我觉得A介你啊,太敏感了,本来很多事就是没必要在意到那种地步的。”
キヨ喝下一口啤酒,豪爽地拍了拍对面愁眉苦脸的A介的肩膀,又夹起一条章鱼腿吃了下去。
居酒屋内人烟稀少,只是因为他们加班加到了比普通员工下班要晚很多的时间。如果没意外的话喝完两瓶啤酒就要回家睡觉,所以他们便也无所顾忌起来,权当压力巨大的生活的压力释放口。
“喂,老板,麻烦再来两瓶清酒!”
“等一下,太多了吧,明天还要上班。”
A介想要阻止キヨ。而且一个普通的工作日这样喝也太奢侈了,这家伙其实家里很有钱的吗?
“没事啦,你不要摆着一副笑福亭桑悲伤的时候一样的脸好不好,又让人难过又搞笑,哈哈哈哈哈”
“……搞不明白你的梗。”

キヨ是个很聪明的人。A介端着啤酒杯想着,至少比起自己来,他是更会看别人的脸色的,所以不正经的一面会在合适的场合展现出来,也不会让人觉得难受。他就好像走在一个灰色地带似的,让人感觉到一种很奇妙的平衡,所以A介也觉得和他相处很惬意。
不过キヨ是比自己幸运一些的人,平时看上去也没什么烦恼缠身,总是一副乐观大条的样子,令人羡慕。
感觉似乎就只有在这种工作后一起喝酒的时间里,自己才能像这家伙一样无忧无虑。


几杯清酒下肚,两个人都开始脸颊发烫。
“……我是很早之前就认识了アブ桑的。”
“嗯?”
a介有些惊讶于为何自己烦恼的源泉的名字会从キヨ嘴里主动冒出来,等他仔细消化了这句话,他的思考停止了两秒,陷入了一阵茫然的空白中,只能傻傻等着キヨ接下里的话。
“所以说啊,是很早就认识了。比A介要早的。”
キヨ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语气比起平日来看有些拖沓。a介发现キヨ的脸色有点发红,八成是开始喝醉了。
虽然不知道キヨ这种赌气一样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但察觉到キヨ的情绪的变化,A介决定闭上嘴听他讲。

“是在大学的时候,アブ桑是我的前辈,不过因为比我年长很多啊,所以基本上是我一入学他就毕业了。”
“嗯。”
“但是因为听了他的事迹又看过了他的论文,所以觉得,真的好厉害啊,明明也是和我一样的大学生。”
“嗯。”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嗯…………就这样来了アブ桑的公司。”
“哦…”
说到这儿,キヨ原本已经开始变得朦胧的眼神又稍微聚焦了。他使劲眨着眼镜,似乎想让自己变得清醒一些。
“但是アブ前辈应该是完全不知道的,毕竟我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跟他打过招呼嘛。”
称呼已经从アブ桑变成アブ前辈了,看来是真的醉了。A介拿过キヨ面前的茶杯,给他添了一杯大麦茶递了回去。
没想到这个年轻人一直以来都这么在意那个会跑来和自己搭话的经理,而且竟然还曾经是他大学里的后辈,A介感到今天晚上知道了一些难以想像的事情。现在的他除了吃惊,感到更多的还是疑惑。
“那你干嘛不趁着他过来的机会去跟他说说话呢?又是校友,又很崇拜,アブ桑也不是那么难相处的人…”A介没忍住,虽然知道问喝醉酒的人问题本身就是个愚蠢的行为,但是他还是扶正了キヨ的身子对着他说道。
“…我也是,会觉得尴尬的人啊,笨蛋。”出乎意料地,キヨ很坦率也很正常地回答了,“错过了各种各样的时机,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只能看着他,看着他,然后跟着他跑…真让人难为情。哪像你,什么都不干就跟人家混熟了。”

不知道是酒精还是怎么的,キヨ的耳根红透了。

不不,并没有混熟。
A介觉得出乎意料,这一次是因为キヨ的态度。
他不清楚这算不算是执念,只是他突然意识到,キヨ对于アブ的感情蛮深的…还从未说出来过,这么一看快要到了跟踪狂的地步了。
回想起来,一直以来在アブ出现的时候キヨ从未表现出任何情感上的波动。他有点想知道那时候キヨ的心理活动,不过就算问了想必他也不会回答。
这小子在奇怪的地方脸皮很薄啊。他暗忖道。

“好困…”キヨ趴在桌子上,看上去是酒劲上头,加上白天工作疲惫,支撑不住了。
“就说了不要喝那么多酒。”虽然在埋怨,但因为听到了不少八卦,A介心里也并不特别烦躁,“我送你回家吧。”





那是发生在那次酒后谈心不久之后的事情。
“アブ桑?他早就有喜欢的人了啊,你不知道吗?”
公司前辈的这句话对于A介来说不知道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至少他听到的时候心里是五味杂陈的。
若是放在最开始,他肯定会因为这个消息而松一口气。虽然这么讲真的很羞耻,但是A介确实差一点就要折服于アブ的手下,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与观察,他承认对方是个足以男女通吃的人。
他都已经有那么一点考虑去当基佬的苗头了,此刻又被告知这件事情,虽然还没有确认真假,但他内心里面感到了一丝小失落。
没想到只是在下班路上碰到了同单位的前辈,闲聊着就被告知了这样的事,人生的跌宕起伏来得真是毫无征兆。

“哎呀,アブ桑一直都是万众瞩目啊,但是却一直惦记着一个人,这个也算是很多女人喜欢他的理由之一了吧,”这个性子直的前辈打开了八卦开关,拉住A介的袖子凑过去说个不停,“你不觉得吗?一个大经理有这种心思,简直就像小说电影里的觉得啊!”
“说、说得是啊。”
A介被前辈身上的烟味呛道,想要后退却又被拽了回来。
“这个也是在アブ桑刚进公司的时候一次酒会上绝密透露的啊~那时候我们地位还差不多,现在就不一样了,他也不再提这件事了,”前辈自顾自地滔滔不绝,“说起来,那个人也就是在他进公司以前就喜欢的吧,大概是学生时代。アブ桑也真是年轻啊。”

A介敷衍地笑笑,看到公交车开过来了,便伸手去掏钱包,却发现口袋里空无一物。
“啊,糟了,我的钱包好像落在办公室了。”A介懊恼地挠了挠头,“抱歉啊前辈,我必须要回去拿一趟。”
前辈毫不在意地摆摆手,“去吧,以后别那么粗心!”
“是,失礼了。”

小跑回公司的路上,A介再次开始思考。
现在一个困扰他许久的问题似乎是消失不见了,然而最初的疑问又回到了他的脑海中:アブ桑为什么来跟他搭话?
他觉得差点被掰弯了的自己真是蠢爆了,这种事应该一开始就打听清楚才对。好在这种可能性被排除了,那么接下来的情况至少不可能比这还要令人难以接受。

A介摸索着办公室的钥匙,走到门前却发现大门还没锁,这才想起来今天キヨ君还要留下来加班。
当他想要开门时,他发现自己办公桌那边好像有个人影,他眯起眼睛来仔细一看,发现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アブ桑。
他疑惑地思索着为什么アブ桑会在这个时候跑到这间办公室来,转眼一看,又看到キヨ果然就在那边,只不过好像是趴在桌子上给睡着了。
不至于加班期间打个盹儿也要被领导管吧?A介缩回了伸向门的手,安安静静地观察接下来的发展。

アブ看上去是轻手轻脚地走向了キヨ,然后停下来就那样看了他一会儿。过了大概不到十秒钟,アブ伸出手去,摸了摸キヨ的头发。
A介有点看不大清楚,不过アブ似乎是笑了。跟平时对自己那种礼貌的微笑不一样,有点像是对着自家小猫小狗那种宠小孩儿一般的笑。
这种气氛让人形容不出来,总之就是不太普通。
不,真的是很不普通。
A介就那么傻愣愣地看着,看着,然后急转身又跑到刚刚上来的楼梯口去。

等他理顺了思路,他感觉自己这回真的是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


或许,比自己被掰弯还糟的情况真的出现了。





“…真好啊,キヨ君,被人爱着呢。”
“哈?你说啥?”
A介自言自语班的嘟囔在安静的办公室里还是被キヨ给听到了,他转过头来,凑向A介想要听清楚一些。
“不,没什么,赶紧去好好工作。”
A介没精打彩地挥挥手把キヨ赶了回去。

或许这就是他的命运吧。A介叹了一口气,感觉这段时间来的种种像是一场奇异的梦境,像是个主角,实际上却是个炮灰,在别人的故事里被抢尽了风头。
他的春天什么时候才能到来?

“那,那个…”
办公桌前传来了一个细微的声音,A介抬起头来,看到一个长发的女孩站在他面前。啊,不是B子吗?
不等A介出声,B子又开口了。她满脸通红,犹犹豫豫的,似乎是很难为情的样子。

“A介君,之前你说想让我当你的女朋友…是认真的吗?”


fin.

题目的草率已经超出了我自己可以容忍的范围了(自尽

虽然没什么必要但还是聊两句,这篇一开始的设定A介君是A子来的,但是女孩子的口气真的不太好把握,再加上女主的感情戏会比较多,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最后决定把主角改成男主,A介君对不起テヘペロ
最后两段写得很仓促,主要想赶个时间,具体的情节也不好用路人视角来写,所以会有番外的,大概(

最后的最后,TK酱生日快乐,爱你😘
没想到我写的竟然是架空吧!!!!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