あなたが私だけに
見せるディストピア

 

这是我的一个秘密,再简单不过的秘密:一个人只有用心去看,才能看到真实。事情的真相只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烟嘴被我咬得松软了,于是我把它取出来丢在地上,用鞋跟把最后的星火捻灭。

我搓了搓自己右手食指和中指的指节,上面早已因我多年的烟瘾留下了熏黄的痕迹。除此之外,铅笔杆磨出的硬茧也清晰可见。

这些大大小小的如同标记印在我身体上的东西,就如同一个个微型的储存箱,每一个都存储着一部分我的生命,以及一段漫长的时光。就好像是岁月在悄悄溜走的同时,还用手在每个人的身体上没有声息地抚过,留下自己来过的纪念,供自己身边的人观赏。

我觉得这些东西非常神奇,从本质上讲,它们有的是外物的物理作用留下的,而其他的,则是自己的身体为了保护自己而生长出来的。

我的手曾经非常纤细,骨节分明,皮肤也比一般人细腻;母亲在家中,常常正扫着地,就正好从低下来的视线中看到了我随意放在书本上的双手,然后感叹道:真是比女孩儿还要细弱的手。

我常常反驳道,这只不过是还没有发育完全罢了。

通常,母亲看我有点急,便打趣道,快上大学了还没发育完全,晚熟的劲儿倒是挺像个男孩儿。

我就被说得哑口无言。


从小开始,我的性子就为人所讥讽。或许是单亲家庭的缘故,我的性格中缺少了一大块男孩儿的成分。最令人难堪的是,就连我的身子也像是个小女孩儿一样,柔柔弱弱,骨架子小得出奇,胳膊和腿都比同龄人要细,刚上初中就因为严重的肺炎而休学了半学期,种种类似的事,都成为了我身边的人拿我开涮的把柄。

小学时,同班的一个男生没有打招呼就拿起我的橡皮擦用。在年少时,我并未养成戒备的习惯,加上童言无忌,便大声地要求他还给我。争执中,他抓住了我的手腕,接着毫不费力地把我提了起来,甩到一边。

“李治水,你怎么瘦成这样啊?老子一只手就能弄死你!”

那个男孩说完,边吸着鼻涕边大笑了起来,断断续续混着鼻音的笑声,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是莫大的侮辱。

母亲给予我的硬朗又有男子气概的名字,成了令人羞耻的反讽的记号。

我想,小孩子是最单纯的,同时也是做事最不管不顾,不经大脑的。欺凌这种事,只需一个简单的开端,便可以轻易地在一群不谙世事的小海子中间传播开来;直到高中之前,我都扮演着被人嘲笑、被人欺凌的角色。

可想而知,我的童年就是这样半死不活地度过。没有朋友更没有恋人的青春,大概对多数人来说是难熬甚至不可承受的,于我来讲也基本上是这样。

之所以说“基本”——是因为,到了欺凌的后期,我已经开始麻木,性格变得越来越乖戾,几乎不再与外界接触,像是自己吐丝成茧,将自己包裹起来。


刚想转身进到室内,我又收回迈出的脚,站在原地犹豫了一会儿。

地上的烟头还安安静静地躺着,我想了想还是弯腰把它捡了起来,放进裤兜里。再一抬头,就被从远处传来的夕阳光给晃得花了眼。

我现在所处的阳台采光非常好,最让人满意的当然还是站在这里可以看到的景色,我想那些登上山顶去一览城市景色的人,所能看到的无非也就是这样的盛景。

于是我又忍不住后退了一步,重新倚在栏杆上,想要再跟这个景色安静地独处一会儿。

城市的夕照图或许是没有乡村或是海上的景色那样美妙绝伦,可是在我看来,它有一种硬质的、规律的美感。就好像是站在垃圾山上俯瞰脚下破碎的,泛着微微的金属光泽的零件碎片,是另一种不同于大自然的别样的美丽——原本不属于天然的世界,而像是因中途的意外而衍生出来的一般,机械而无生命的美。

想到这儿,我的嘴角没忍住地扯出了一个笑容。


现在想起来,贯穿了我的青春年代的来自胸口的一股子恨意,与其说是针对那些对我辱骂甚至动粗的人,倒不如说是针对这个不管怎么看都对我不公的世界,和主宰这一切的上天。

我相信我的这份感情,比起一般处于这个年纪而毫无缘由地愤世嫉俗的孩子们,要强烈得多得多。我常常感觉这股憎恨就如同墨汁一样,快要随着我的血液冲上我的头顶,然后无法阻止地从七窍六孔喷发出来。

实际上,我的缺陷,就仅仅在于身体的瘦弱和性格的懦弱,真正的生理与心理上的缺失是不存在的;但是这些确实也足够成为被欺辱的理由了,我半吊子的软弱与自闭,就这样造就了我十几年的人生。

从上高中起,同学们不再对我拳脚相加,取而代之的是无边无际的冷漠与蔑视,而我就真的不再主动与任何一个人说话了,只将自己埋头于书本和练习册中,试图用自己优秀的成绩来勉强提升自己的地位。

实际上这种行为的结果,不过就是给自己多加了一个书呆子的外号罢了,不过考一个好成绩,是我那时候唯一可以证明自己的存在价值的手段。

用世俗的说法来讲,从那时开始,我就彻底变为了一个“老实人”。

虽说是不与他人接触,可也再无人来打扰我,那种被青春激素所助长的恨意,就随着三年的高中时间慢慢褪去了大多。

汗水洒满的篮球场和足球场,女生轻飘飘的裙摆,在我的眼睛里,像是遥不可及的好风景,之所以说好,是因为我还可以辨别出那些东西是美好的,快要被内部暗涌的仇恨给冲昏了头脑的我,还明白那些东西的美丽。

这些也自然就是我后来感到痛苦的根源。

高考前夕,我紧张得上吐下泻,差一点被焦急的母亲送到医院。那时候我更是偏执得很,看到母亲要拨急救电话,我先是拿了笔袋里的裁纸刀抵在自己的手腕上让她住手,然后在她惊惧的目光中一刀切断了电话线。


“丧心病狂啊。”

自言自语着,我吃吃地笑出声来,把手指伸到上衣口袋里,从烟盒中又抽出一根烟来。

天边已经被夕阳染成赤红,虽说是即将消逝的阳光,也依旧让我感到双眼刺疼。


对,毫无疑问,就是丧心病狂。

在这样身体虚弱,精神又极度不稳定的情况下,高考可以考好才奇怪了。

大概是半个月之后,我蹲在校门口,快要把成绩单攥出水来。从我身旁走出来一拨又一拨领完成绩的学生,或喜或忧,但都是脚步匆忙地走了过去。

正愣着神,两个边笑边尖叫着的女生推搡着冲我这边走了过来。

“呀,我从来没想过自己能考得这么好!”

“我也是啊!这样子上XX大学完全没问题了。”

——她们大概是这样说的。总之,她们就这样,蹦蹦跳跳地,脸上挂着明朗的笑容,嬉闹着走过来了。

“同学,你还好吗?”

注意到我的存在之后,或许是由于心情极好的缘故,其中一个女孩子弯下腰来,带着笑问我。在我印象中,那是没有任何恶意,纯真而开怀的笑容。

我呆呆地看着她们,没有回答。而她们也没有介怀似的,看我半天不出声,或许是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便相视一笑,又跳着笑着走开了。

她们上身还穿着皱巴巴的校服,下身却穿了红色的格子裙。

轻飘飘的裙摆从我眼前扫过,我好像是第一次离它这么近,距离又马上被拉远,连同刚刚她们轻快的语气,跳跃的步伐,身上的洗发水的味道,还有……眼睛里面闪烁着的名为希望的亮光。

我知道那些东西是美好的。

我还能分辨出来那是美丽的东西。

直到这时,我终于明白过来,一个人是不可能对于痛苦感到麻木的。悲哀和疼痛就好像是被压缩起来,上了锁一般,仅仅是藏在心里没有被发掘出来,成为一个个心头上的疙瘩。现在,它们全都挣开锁链,洪水猛兽般地朝着我涌了过来。

我记得那天我在我的母校门口哭得喘不上气,差点休克,最后是被学校的体育老师搬到了医院,才挽回了一条干巴巴的生命。


你问我有没有想过自杀,答案是当然有,不只是想过,还动手做过,只是没成功罢了。

到此为止,我作为一名“老实人”的上半生简直像是一片可无可有的垃圾,过得毫无意义也没有半点趣味,反而是养成了一个单调又压抑的性格,没有去犯罪已经是万幸——

“老公,不要在外面呆太久了,现在昼夜温差大,小心着凉!”

听见从屋子里面传来的声音,我挠了挠头,不忍心把抽到一半的香烟直接扔掉,便敷衍地应了一声,继续在阳台上看风景。

——接着刚才的话题讲,其实打心眼里来说,我并不觉得一个孤僻的“老实人”有任何罪过,他们仅仅是受尽了世间的压迫,作为一个人的棱角被磨得分毫不剩,才会变得事事忍耐,处处压抑,只会一个人在心里面进行不为人知的斗争。

理应是无罪的人,却偏偏要背负无人理睬、得不到关爱的刑罚,为此,身为“老实人”的我,险些被逼得发狂。

我无数次想过,自己的人生可能真的就要像这样没有一点希望地度过了;但如你所见,现在我正站立在一个不错的公寓的顶楼,从阳台上观望美丽的夕阳景色,有贤惠的妻子在室内忙碌着,还不忘提醒我小心着凉。分明是成为了一名人生的赢家。

这是我的一个秘密


要说转机,那是出现在上大学的第一个学期。

大概是由于我的日子过得昏昏沉沉,所以我基本记不起来那段时间是怎么度过的。总而言之,原本无人理睬的我,在那半年里突然被不下十个人搭话并要求深交,甚至有女生前来跟我告白。本来像是毫无存在感的人,突然间在茫茫人海之中有了一点自己的光彩,对于这样突如其来的上天的恩惠,我感到受宠若惊。

自那之后,我的人生开始渐渐走上正轨……在高考中一败涂地的事实早已被抛至脑后,生活中的种种开始变得一帆风顺。

直到现在,我有了稳定的工作,和满意的房子老婆,变成了半个成功人士,生活状态和十年之前相去甚远。

简直是做梦一般的人生转折。


或许你会质疑,先前让人感到不快的经历,你花费大把笔墨来描写,而现在说起了美好的回忆,你却几句话草草带过,这不是根本不合理吗?

是啊,料谁也不会喜欢回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有能力的话,我也希望我可以把那些混着眼泪和血的记忆给抛弃掉,清清楚楚地把那段幸福的记忆描绘给你们看,让你们来分享一下我人生中最最闪光的部分,何乐而不为呢?

但事实是,那些美好的记忆的模样却模糊得要命,更不要提细节。唯一残留在脑海里的,只是那种幸福而满足的感觉。

非要说的话,真的就是……像做梦一样。


再简单不过的秘密


“老公!”阳台的门被我老婆刷拉一下拉开,她愠怒地喊我,“别傻站着了,你的头发都被风吹乱了!快进来吃饭,菜快凉了。”

我赶忙把烟掐掉,打着哈哈被老婆推着走进餐厅,然后被她按着肩膀在餐桌前坐了下来,拿起筷子挑选起了一桌子的菜肴。老婆在我一旁坐了下来,拍了拍我的后背,示意我慢一点吃。

“刚刚又抽了多少烟?一身烟味。”老婆抱怨道。

“嗯。一根。”我埋头在饭碗中,声音含糊地说谎。

老婆狐疑地哼了两声,把手放在我的背上随意地抚摸了两下。

饭菜非常好吃,我很快便沉浸在食物的味道之中,一时间,我俩之间的空气变得沉静下来。

“你这奇怪的臭男人,怎么又用右手吃饭了,之前不还说自己是左撇子的吗?”老婆突然出声,一边说,一边用另一只手来捉我的右手,发出笑声。

我正用筷子把一块青椒塞进嘴巴里,听到她这话后,手便不自觉地停了下来,连同咀嚼的动作也随之暂停。旋即我便笑开,嘴里发出呜噜呜噜的含糊的声音,准备蒙混过去。


事情的真相只用眼睛是看不见的。


当然,还是有可以用眼睛看见的东西的。

我把筷子慢慢地放回到盘子上,在老婆疑惑的目光中,举起左手来,仔细地望向食指和中指的中间。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了很久以前,我打开自己的高考成绩单时的心情。似乎有一个十字架正压在我的手臂上,我用尽全力才能勉强控制我的手指,连扯开一片纸都如同经历大劫,视线来回飘动就是不敢向下看。

不出所料,在我的手指的那个地方,有着浅淡的熏黄的痕迹,以及一小层薄茧,如果不仔细看的,我大概无法注意到;那几块小小的“时间的储存箱”,几乎要用放大镜才能清晰地看到。

我翻来覆去看了几遍,——它确确实实,确确实实是印在我的左手上。


嗨,嗨,我亲爱的读者,故事讲到这里,我不再打算再卖关子,对你有任何的隐瞒了。

读到现在,你可能会觉得摸不着头脑,也有可能已经抓住了整件事情的症结的尾巴,不费力气就可以将所有的真相一举扯出来。

但是我要说的远不止此,所以请你继续读下去。


你要知道,人类这种东西,在处于绝境时是可以爆发出无限的潜能的,一般来讲,人类的大脑在一生中只会开发其中的1.5%,而剩余的98.5%,则会永久地处于沉眠的状态。

在通常的情况下,人的身心如果受到了某种程度之上的伤害,人的潜意识和身体本身就会开始发挥自主性,比如说长出茧子,长出伤疤,从心理上讲,有可能会有痛苦记忆的选择性遗忘,等等。

没错,从本质上讲,它们有的是外物的物理作用留下的,而其他的,则是自己的身体为了保护自己而生长出来的。

而我的情况则有所不同。

你可能会期待,会觉得前半生过得如此不堪的我,之所以可以逆转我的人生,是因为我的潜能被激发了出来,而最终得到了成功——这样励志的故事。

可惜事实并非如此……啊,这话说得并不确切,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的潜能确实是被激发出来了。但那却不是在我自身上。

对,或许你也猜到了。我的身体中产生了另一个人格。


“治水,”母亲握着我的手,轻轻地说道,“这双手,开始变得像个男孩子了啊。”

我无言地望着母亲变得混浊的双眼。

“但是,那个双手又细又瘦,性格柔弱的孩子,还是更像治水一些呀。”最后的最后,在一遍又一遍地摩挲了我的手背之后,母亲挂着浅淡的微笑,这样说道。


一个人只有用心去看,才能看到真实。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新人格的产生。

就连我自己,也是通过我母亲的双眼,才真真正正地看到了这一事实。


我沉默地盯着那块茧子,突然嗤地笑了出来,下一秒,我就感到眼前视线一模糊,一滴眼泪就这样掉进饭碗里。

老婆在一旁慌张地问我怎么了,我也只是摇摇头,把眼泪擦干,一转身,把老婆细瘦的身子搂紧怀里。

我想,这对读者来说,真是一个让人不甚愉快的结局。这对我来说是一样的,不,应该说,这种痛苦对我来讲绝对是更甚一层的。

这算是逃避吗?算是作弊吗?作为一个“老实人”的李治水的人生,却是从另个人手里偷过来的;这样说似乎也不对,因为那个人也是我自己呀。

我的人生过得是这样乱七八糟,无数次诅咒过赐予我这样的命运的上天,而现在,上天也似乎是对我起了恻隐之心,一开始就如同开玩笑一样随随便便地安排我的生活,现在又开玩笑般地给了我一个不同于常人的救赎手法。

我想起来那个关于猴掌的传说:上帝在赐予你幸运时,往往会将同等的不幸给予你。酒是无法浇灌块垒的,只能同它并存。

而我又忽然明白过来,或许这种身份,也并不只是为了让我拥有一个更好的生活,而是让我懂得,这世界上尚存在着当我自己都不认识自己时,还有能够认识我的人。

说的没错,一个人只有用心去看,才能看到真实。

真正美好的东西,实际上一直都在我的身边。

要不是这个契机,或许我一辈子也不能明白这个道理。

我呜咽起来,抱着我老婆,一遍又一遍地,对她说“我爱你”。


当我的情绪总算平复下来,打算去睡一觉休息休息,打开了卧室的门时,背后突然传来了老婆若有若无的自言自语声:

“真实嫁了个怪家伙,一会儿坚持说自己是左撇子,一会儿坚持说自己是右撇子,一会儿又含含糊糊什么都不说。”



---

高二的时候写的征文,现在回头看看还蛮有意思的,发上来好了~

题目:以“这是我的一个秘密,再简单不过的秘密:一个人只有用心去看,才能看到真实。事情的真相只用眼睛是看不见的。”为主题作文。(《小王子》)

当年很喜欢小王子,也很喜欢这个题目,所以虽然是老师的任务但还是很愉快地开了脑洞来写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