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然と溢れるユメのカケラも武器にして
硝煙の口は嗤う

 

[abky]猫与果酱与永动机

*办公室恋情的番外

*真人同人注意


















或许他看上的根本不是什么凶狠好强的野兽,不过是一只开不了口的猫。

アブ低下头看向キヨ脑袋顶的发旋,茶色的发梢趴在他的脖颈上,从领口露出来的脊椎骨很显眼地从皮肤下面隆起来。这样子的背部对于一个男人来讲可能有点太瘦了,让人感不到一点儿他骨子里面的锋芒,于是アブ也就自然而然地萌生了这样的想法。

氛围被キヨ规律的呼吸声感染得很安宁,アブ没有多加什么思考,就把手放在了那颗伏在桌面上的脑袋上,不轻不重地抚摸了两下。



这样的冲动从几年前就一直潜伏在他的心里面,他并没有刻意去压抑,只是总有种阻隔,让他觉得时机未到。

在他即将毕业的那一年,キヨ作为新生刚刚闯进校园。アブ在校内有一定的人气,但倒也没有关注学校中的名人的习惯,因此得知那个气质有点儿痞头发有点儿黄的キヨ在入学后很快也小有名气,也是一段时间之后的事了。

那时候他正优哉游哉地做着毕业前的最后扫尾,学期也已经走向了末尾,随着结业考核的结束,留在校园中的人所剩无几。他抱着整理好的资料准备回到自己的实验室然后就轻松地回家,手还没碰到门把手,实验室的门便自己打开了。开门准备走出来的人大概也没有想到外面恰好有人要进来,所以他便直愣愣地跟アブ四目相对。



“……”

“……”



アブ后退了一步让キヨ方便从门里面出来,キヨ也后退了一步,但原因好像仅仅是因为惊讶。

他们依然看着对方的眼睛,キヨ张开嘴巴像是想要讲话,但是终究还是没有出声。アブ并不太理解当时的状况,只是看着面前的人先是表现出了很露骨的情绪,又很快地收起了感情,对这样对转变单纯地感到有趣。

キヨ像是从持续了一段时间的对视中感到了些许压力,便低下视线去,矮身稍稍鞠躬后便从实验室走了出去。アブ也并没有目送别人背影的习惯——这次算是例外,他看着这个个子很高长相却有些孩子气的人走到楼梯口然后拐弯,才迈开步子走进门去。



老实说这次会面并没有给他留下多少印象,只是自那之后他总是感到一股视线,专注又别扭地……像是隐忍着感情似的追在他的身上,令他很难忽略。不过这种事对于他来说算是习以为常,因此他便很快地明白了キヨ对自己的兴趣(キヨ的名字也是从别人那边打听来的)。

按理说这个人也应该像是其他的崇拜者一样,引不起他的多少兴味,就他的观察来讲キヨ是个大大咧咧的横冲直撞系男孩,这种类型的人也不在他的涉猎范围之内,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这都应该仅仅是个在他毕业前无关紧要的小插曲。



那到底在最后的最后,把他吸引过去的是什么呢?

在他毕业时走出校门口的时候,他突然觉得心里面有一小股感情变得很是张扬,独立于对旧地的恋恋不舍,令他莫名地空虚。

他并没过多思考过,也不大有心思去思考。本来人的感情就很难讲,一时的冲动的想法就能改变对一个人整个的印象,某些微妙的细节便可以带来巨大的变化,这些事情的发生都不足为奇。非要讲的话,非要讲的话,他想那副有些轻浮的表面下反差极大的内心,或许占了一部分的原因。

アブ从故事的开端为起始不到两个月便从学校毕业,直到最后也没有正式地和キヨ搭上一句话。



有人开玩笑地说,世界上有两大定律,第一:涂有果酱的面包掉在地上,根据墨菲定律,总是有果酱的那面向下;第二:一只猫从高处跳下来,根据猫自身掌握的角动量守恒定律,它总是四只脚向下着地。这样来说,把一个涂有果酱的面包和猫的后背绑在一起,从无限高的地方扔下来,两者谁都不愿着地,于是便产生了永动机。

这当然只是一个用来娱乐的想法,不过アブ想着,如果感情能用来发电,那么他们两个这种微妙的关系所产生的能量估计可以和这样子的永动机相比。在这段坠落之中,他们谁都不想要先落地,便拉拉扯扯地来回翻转,一直到了今天,到了现在。



アブ感到从キヨ的头发下面的头皮传来的温度,这种细微的触感让他有了一些喟叹。当年他赌博似的认为キヨ不会就此打住,在将来的某天他们定会再次相对,一如在实验室的门两侧那样目光相对,不管怎么想都有些过于自信。如果他就直接不再执着于自己,那会怎样?他想着,那似乎也没什么所谓,那也就那样吧。

不过在三年之后这个小子染了茶发出现在面试会上的时候,他还是觉得有些开心。




キヨ看向他时那个有些过分平稳的眼神,让他觉得这个家伙不是个好搞定的人。而他也不想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就把自己的主权轻易推给别人,这段在外人看来显得神奇的拉锯战,竟然就这样持续了这么久。

被自己摸头的人放在桌子上的手指抽动了一下,看上去是要醒过来了。

是一直放着他,让他一直追着自己呢,还是稍微给他点甜头,再让他一直追着自己呢。察觉到自己这样坏心眼的想法,アブ带着有点复杂的心情笑了。



或许就这样落地也不错,他也有点厌倦了。

就像当年有些突然地认定了自己大概是有了在意的人似的,他在キヨ睁开眼睛缓慢地爬起身来的这段时间里,他有些突然地这样想。




“……?アブ桑……”

キヨ还半睡半醒着,好像也忘了自己那点不为人知的介怀,看清眼前的人之后就直接喊了他的名字。

アブ收回手来,笑着对他说:

“啊,你好啊,キヨ君。”















很自嗨的产物,并没有任何进展




最近起名力为0[拜拜]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