軌道修正 軌道修正 軌道修正
もういいや

 

[abky]MY SWEET HEAVEN

架空设定注意




看到对面那个西装革履的人手里拿着两罐啤酒冲自己这边走过来,キヨ咽了一口口水,满心想的都是要表现得自然一点儿,不能在这时候乱了阵脚,又不是第一次上台领奖的小学生……可他的手手还是不由自主地捋了捋自己的刘海儿;旋即他就回忆起那个人在自己做这个动作时笑着让他不要紧张,于是他又懊恼起来,额头上也冒出几滴冷汗。

幸好自己是戴着口罩的。他就着举起来的手把快要从鼻子上滑下去的口罩向上提了提,不然恐怕自己现在的表情会僵硬到把客人吓跑。


那个人走到柜台前,把啤酒搁在キヨ面前,冲着他笑了笑。キヨ跟他对视了不到半秒钟就把视线移开,然后局促地点了一下头,接着飞快地抄起扫描枪开始结账。

他在这间便利店打工已经是第三个月了,值班时间是每天的晚上十点到半夜两点。基于他本身学习能力较好,所以收银记账点货这些相对琐碎的活儿也不费什么力气就很快学会了,上岗两个礼拜就得到了上司的夸奖,中间有些小起小落也都不必放在心上。 

是啊,他早就可以算是便利店员工里的老手了。三个月的老手。他头脑发白,只好一直默默地重复这句话。

单手敲打着收银机的键盘,他觉得自己的中指指尖有点发僵。对面那个人的视线一直保持在自己脸上,让他不小心敲错了一个数字——明明前来结账的人经常会有意无意地盯着他看的,要不是收银还没结束,他现在就想跑到旁边的卫生间里冲着马桶一顿猛踹——居然动摇成这个样子,真丢脸。


打印机滋滋滋地吐出一张收据,被利落地扯了下来。

不自在地把啤酒放进纸袋里,キヨ再次抬起目光跟面前的人对上视线。他攥紧了手里的纸袋,深吸一口气,感觉戴在脸上的口罩也跟着自己的气息凹进去了一点。



这个依然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看着他的人叫アブ。

当然这个名字不是他问的,更不是人家主动告诉他的,而是他从跟他一块儿工作的另一个女大学生和一个阿姨那里偷听来的。

这个叫アブ的男人会成为两个女收银员闲谈的对象并不稀奇,毕竟キヨ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也对他印象深刻。


アブ似乎就在这间便利店旁边的哪间公司里工作,因此是这里的常客,几乎每天都固定在夜里十二点到一点左右的时间里会出现在便利店中,买些酒和关东煮一类的夜宵。因此キヨ从第一次值班开始就基本天天会见到他,到了周末碰不上面的时候反而不习惯了。

他头一回走到キヨ面前时,キヨ在心里默叹了一声好高,他自己本身在人群里也身高拔群,这个人基本上是和他自己可以平视了。毕竟从自己开始工作起总是一群女孩子凑到他的柜台这边要他收银,还会跟他搭话聊天一类的,因此他在前一段时间内的常态是低着头和客人交涉,如今这个人在刚刚好和自己平齐的高度上望着自己,让他感到新鲜。

除去身高之外,脸长得也很不错,像是哪里来的明星,当时的キヨ一边替他结账一边偷偷瞄他,看到他扣得整整齐齐的西服袖口和压得很整齐的钱币的时候,又暗忖看来平时也是个整洁的人。


对于这样的人没理由不产生好感。

夜里来便利店买东西的人,往往都带着疲态,脾气暴躁者也不在少数,会为了和自己见上一面而专门跑来买东西并且十分聒噪的女性更是让他疲于应付。アブ虽然也时常流露出疲惫的神色,不过在同他来往的过程中态度一直都保持着从容柔和,一举一动里面包含着成功人士一般的洗练,像是一个温和与凌厉的矛盾共存体。

总而言之他就是很特别,特别到招人喜欢的地步。キヨ在某天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扫描枪的同时这样想着。



见这位茶发挑红,身材细长的收银员迟迟没把自己的商品递过来,アブ稍稍歪了下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被这样一瞧,キヨ感觉自己整整做了一天的心理准备都被龙卷飞吹跑了。吸了满满一肚子的气又慢慢吐了出来,瘪下去的口罩被重新吹鼓。

他垂下视线,两手直直地把纸袋递了出去。


“……谢谢光临。欢迎下次惠顾。”

两句再简单不过的营业性用语让他觉得喉头发干,仿佛是方才被自己吞下去的话语在嗓子口燃起了一把火似的,让他发出来的声音比平时虚弱了不少。

“谢谢,辛苦了。”

アブ依然和往常一样,对于キヨ显得有些异常的举动没有多问一句,进行了简短的寒暄后便接过纸袋转身离开。


キヨ的上眼皮没有再抬起来过,他盯着被アブ折起来扔在柜台旁的垃圾篓里的收银小票,感觉自己空空期待了一天的心也被捏扁了。



要说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和从前不太一样的,大概就是从キヨ开始想要和アブ搭话开始。

同行的几位收银员时而会和在固定时间光顾的顾客说上两句保持者距离感的闲话,他虽然不擅长这一套,但有客人和他说话时他也会调动仅有的社交辞令进行适当的回应。 

和顾客说上两句话本身也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何况他是真的想跟这个随时散发着优秀气场的家伙搭句话……说得好像自己是个跟别人搭讪的变态似的。

这种跃跃欲试的心情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变得越来越强烈,终于在前一天,他开口和アブ讲话了。


“今天看上去很开心的样子。”

对着站在自己跟前,脸上挂着的笑容比往日那种礼节性的微笑来得更舒展一些的アブ,キヨ挑选了一阵用词,用和自己大大咧咧的性格完全相反的小心翼翼的口气说了出来。

对于キヨ前所未有的搭话显得并不惊讶的样子,アブ只是有点不好意思一般地笑了一下:

“这么明显吗?明天是这个月的业绩总结,这段时间工作很顺利,没意外的话明天会有好消息。”

“啊,原来如此,那个,提前恭喜了。”

“谢谢,明天会向你汇报的喔。”


アブ拿着包装好的鱿鱼条和小瓶梅酒走出门去了,留下キヨ傻楞楞地咀嚼着刚刚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他们俩交换的几句话。

不知道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最后一句话,让他内心里面一个角落鼓动了一整天。



夜里一点一过,客人明显又少了许多,剩下的这段时间里的工作也就变得轻松了不少。 

キヨ懒懒散散地把自己柜台这边的帐又点了一遍,接着便拿出放在下面的背包,解下围裙叠好,放进空出来的小隔间里面。

“キヨ君收工了吗?要不要吃肉包?”

“喔,谢谢,不用啦。”

仓促地敷衍了热情的同行,キヨ逃跑似的快步走出了便利店的店门。


夜里发凉的空气刷过他的头发,原本迷迷糊糊的意识突然又清醒起来了。后面的灯光把自己的影子投在面前,再往更远的地方看是连路灯都昏昏暗暗的漆黑的街道,视野上方有一轮昏黄的月亮挂着。

啊——啊,估计アブ桑也早就沿着这条路回家了。今天比平时多买了一瓶酒,估计是要和女朋友什么的一起喝吧,毕竟是让人高兴的日子。

真是让人没有干劲。莫名的一股子寂寞从身体里涌上来,这种陌生的感觉让他浑身难受。


原本还以为那是个好的开始的,今天也会自然而然地就说上话,以后也会变得越来熟络,运气好的话还会成为可以一起吃饭的朋友。昨晚躺在床上脑子里面充满了这种过于乐观的想法,现在看看真是跟个傻瓜似的。

可是今天明明自己也可以主动问一下的,为什么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呢?看到对方像是把昨天说过的话给忘了一样的表情,就忍不住揣测是不是自己太自来熟,别人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一类的。真不像他。

名为失望和落寞的感情占了上风,他一时之间赌气起来。

说到底还是个目中无人的自大家伙啊,他一边把脸上的口罩扯下来,一边恨恨地想道,那些友好的模样都是装的,没有什么跟他搞熟的必要。自己跟个笨蛋似的。

下次再也不跟他讲话了。


キヨ下定了决心,抬起脚来向前迈了一步。


“啊,你下班啦。”

却看到自己刚刚小孩子般腹诽过的人从黑暗中走出来。


“呃、诶、诶、アブ桑?!”

“嗯?你知道我的名字?”

“!!这,这个是……”

大意了,一受惊吓忍不住就把人家的名字直接叫出来了。这下不就成了对他暗地里十分在意的鬼鬼祟祟的家伙了吗,キヨ暗叫不妙。


“大概是从什么地方听说的吧,不用那么慌张,”看到キヨ接近手舞足蹈的模样,アブ笑了出来,“我想着你什么时候会下班呢,就在这里等了一会儿。”

还没有完全冷静下来的キヨ一时无法理解现在的状况,只好带点呆愣地说出自己的疑惑:“诶,为什么……”

“昨天说好的啊,想和你说说话。”


アブ弯起眼睛,目光平和地看着他,相对于キヨ的摸不着头脑,他倒像是这一切都在意料之内似的从容。

キヨ皱起眉头,消化了两秒他说过的话,不但没有觉得恍然大悟,反而感到有更多困惑冒了出来。


“那,刚刚在那边说一声就好了啊,也不是什么,花费时间的事……”

像是要把自己刚刚不知所措的神态给抹除掉似的,他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压低了嗓门说道。口气变得像是抱怨一般并不是他的本意,可他确实有股委屈憋在心里,导致他说到最后又不好意思起来,音量变得越来越小。


“这个嘛,”アブ思索了一下,“可能是看到你那么期待的样子,觉得实在有趣,就忍不住吊了你的胃口。”


……哈?

过于直接的坦白反而让キヨ的大脑一时停转。


看上去十分满意于キヨ的反应,アブ又笑开来,然后从手上的纸袋里拿出刚刚买的啤酒,把其中一罐递给キヨ,キヨ愣愣地伸手接住。

“辛苦了。不得不向你道谢,总觉得这次业绩突出也有你的一份功劳。”


啊。

キヨ觉得自己心里头空荡荡的一块儿突然被填满了。

他眨眨眼睛,觉得自己像是个被妈妈夸奖了的小孩儿似的,好像眼泪都快冒出来了。

……傻逼吗,现在哭出来自己就不要做人了。


“快点回家吧,拜拜。啊、”

アブ好像并没注意到他的感情起伏,自顾自地说道,

“之前没有见过,你摘下口罩来倒是蛮可爱的。”

他扔下这么一句话,拿着剩下的一罐啤酒,笑着摆了摆手走掉了。


………………………………


…………哼。


傻傻地在原地站了好久,キヨ觉得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肌肉扯着嘴角往上翘,只好用手去压住嘴巴,好让他不要笑得太厉害。

自己好像是被调笑了,不过那不是他关注的重点。重要的是アブ对他说的那些话。


没办法,都被这么说了,那明天也不努力不行了啊。

虽然现在还在禁酒期,但是既然机会难得就喝掉吧,扔了也可惜。

他昂首阔步地走上回家的路。



fin.


撒西不理的abky,好像ooc挺严重的(

标题就是gero酱那首拿便利店恋爱当mv的歌名ww

学校南门口的那家罗森有个收银员小哥好帅好高,戴着口罩的样子特别乖,隐约能看到一点雀斑……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他摘下口罩的样子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