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加油,我不了

 

[fjky]所有的牙齿和所有的记忆

青春期到了顶峰的时候,一天勃起的次数大概有四五次。キヨ没有刻意去数过,他上国中的时候脸皮也没那么厚,每次感觉到下半身不受自己控制地充血,他光顾着难堪了,完全没有再拿自己的儿子开玩笑的闲情逸致。

后来フジ和キヨ告白的时候,高中已经读到了第二年,时间过去得像牛皮纸一样粗粗拉拉的,キヨ早就不再为自己的生理反应感到耻辱。キヨ其实没太想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看着フジ站在他面前说了一大堆话之后憋红了脸,第一反应是想要挑出フジ话里伤春悲秋的句子来嘲笑一番。或许也是气氛影响吧,何况朝他告白的这个人,老早也在他心里占了个比较特殊的位置,只是自己说不上来这股情感的真正模样,让フジ这么一番自白,如今倒是变得逐渐清晰起来。

キヨ愣愣地看着面前低着头的フジ,和自己不一样,这家伙的头发是很老实的黑色,服服帖帖地贴在他的脖子和额角上。キヨ比他高了半个头,所以从他那个角度看过去,フジ畏缩的样子散发出了一点惹人怜爱的气质。

キヨ突然觉得不妙,他感觉脑子里面像窜过电流似的产生了一种刺痛的感觉,似乎下一秒就要顺着血管流到全身。慌忙之下,キヨ想要离フジ远一点,于是他就向旁边走了一步。フジ见他像是要逃掉一样,就抬起头来了,キヨ这时候才看到フジ红到了耳朵的脸。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就往下看了一眼,然后看到了フジ异常的裤裆。


这,这是什么啊,这是什么啊。キヨ吓坏了,直到回了家还没回过神来。

在他十多年的人生里面,对于女孩子有了特殊的意识也是这几年来才开始的。キヨ第一次受到女孩的告白是在高一那年,他刚刚开始长个子的时候。在那之后,他的身高像是受到了周围异性关注的目光一般更加飞速的生长,等到高一结束,他已经长到了一米八那么高。フジ朝他告白的时候,有几个瞬间他望着对方白得发亮的皮肤,恍然间觉得フジ似乎和那些在他面前红了脸的女孩没什么区别。

可是这种隔了层雾似的梦在他看到フジ的裤裆时清醒过来了。对了,フジ是会升旗的啊。女孩子会升旗不是太奇怪了吗?不对,フジ也不是女孩子。フジ明明不是女孩子,但是朝自己告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比起这些,可能对着フジ有了勃起的预感的自己才更加可怕一些。キヨ吃完晚饭的炸蔬菜之后,趴到他打着电子游戏的哥哥背上去蹭了一会儿,被他哥哥一巴掌打到了一边去,这时候他恍然认识到原来自己不是对着一个长着人样的家伙就能起立的。


从フジ朝キヨ告白开始,掐着指头数过去了一个礼拜的时间,キヨ才终于可以重新和フジ正常地说话了。第一句话就是,你跟我交往看看。

未知带来恐惧,恐惧让人却步。キヨ在咬牙决定要克服自己的恐怖的那一晚,感觉窗户外的月亮都变色了,他原本像一条直线一样的,平坦的人生路途上,像是突然裂开一条缝来,他再也没法按着本来的方向行走了。可是既然已经发现了自己还远远摸不到现实到底是怎么一回事,キヨ就捏紧了拳头往フジ那边靠近了一步,他倒是要看看这个软弱的男人到底有什么本事,凭什么把他逼到这种地步。


“キヨ,你的眼神好恐怖啊。话说每一次都这样子,是我做得太差了吗?”

キヨ抱着这种舍生取义一样的决心握起了フジ的手,两个人不生不熟地做了两个月的情侣,终于也是走进了宾馆。第一次的经历过于惨痛,加上キヨ的精神极度紧张,事后爆睡一场之后醒过来,前一晚发生的事忘了一大半。

等到回过神来,他们俩已经可以轻车熟路地在放学路上顺路在街道旁的自动售货机买一包安全套,然后一路互侃着回到其中一人的家里,小跑着进到卧室里滚到床上了。キヨ感觉自己的意识像是在保护自己似的,每一次他看到フジ脱下裤子来的时候还是会从胃里冒上一股茫然的呕吐感来,可是很快地他脑子里又会闪回自己感觉到舒服时那种要飞起来一样的记忆,于是他就上前去搂住フジ的脖子。

キヨ看着フジ靠在床边,望着自己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欣喜和担忧,这种柔情万分的时刻让他有点难以忍受。可他还是克制住了朝着フジ吐口水的欲望,然后又为自己的忍耐力感到沾沾自喜。

对,他可以应对所有的状况。キヨ握住フジ冲他伸过来的手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没什么可怕的。”

フジ被キヨ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搞得摸不着头脑:“啊?什么可怕?”


被男人告白也好,和男人交往也好,就算是在事后被男人用温柔的眼神看着也好,都没有什么可怕的。キヨ这时候有了种梦醒了一样的感觉,他感觉自己紧张到了麻痹的神经终于慢慢地松弛下来了,这时候他才渐渐感觉到自己的屁股在隐隐作痛。

キヨ哼哼道:“你真的太差劲了,我屁股要裂了。”

フジ看着キヨ这幅没有生气但还有逞威风的模样,轻轻地笑了起来,然后低下头来轻轻地亲吻了一下キヨ的左眼皮:“对不起嘛,因为我真的没有很多经验啊。”

说完,フジ坐到床上来,把キヨ的一条腿抬起来,放到自己的膝盖上,动作谨慎地按摩了起来。キヨ被フジ柔软的亲吻和手指搞得睡意朦胧,在这温暖的牢笼里面,他回忆起来今早上自己是有体育课来着,フジ一直教育自己在剧烈运动之后要好好养护身体,他一次都没有听过就是了。

キヨ吧唧吧唧嘴,感觉自己马上就要陷入熟睡里了。他想着フジ可能和姐姐学过按摩技巧之类的吧,不然怎么会这么熟练,比他的床上技巧熟练多了。


很神奇地,フジ这串连续又沉默的动作,让キヨ想起来了,以前他在练习双杠的时候,曾经狠狠地摔到过地面上。那时候他反应很快,所以调整了自己落地的姿势,可是运气不好,右脚在着地的时候被弯成了一个角度,虽然不至于骨折,可是脚腕肿得很夸张。

キヨ想起来了,那时候从旁边赶过来给自己按脚腕的人就是フジ。他的手法和以前没什么变化,キヨ在那时忍着疼痛小声说不需要,フジ没有理他,坐在夕阳光下面安安静静地按着他的脚腕,直到キヨ感觉都窘迫得手心出了汗。

身体里面的不安和紧张一口气消失了之后,这层皮肉就像变成了一个容器,很容易就被这点温情闯入进来。キヨ的睡意消失了大半,他感觉自己的脸不受控制地发热起来。

フジ也注意到了,他笑着说キヨ害羞了,被キヨ狠狠地踹了一脚。


キヨ觉得自己大概,从一开始就有点儿喜欢フジ。不过不管怎么想,那种薄薄的,存在于男同学之间的喜欢,都没有深入到性欲的层面。在他们两个交往了很久之后,キヨ时不时地还会重新向自己发出这个质问,问自己当初到底是为什么和フジ交往。倒是没有不满,只是他偶尔看到フジ为自己洗衣服的样子,会感到一丝罪恶。


升上大学的时候,他们两个住到了同一个小公寓里。拉近的距离没有让他们这两个大男人感情升温,倒是冲突矛盾变多了。キヨ在有想看的足球比赛时就会半夜起来打开电视,虽然他每次都尽量忍着不发出声音来,可当他看到支持的球队赢球时,一激动就站了起来,一下子打翻了桌子上的玻璃杯,没来得及把杯子捞起来,它就直接摔在地上碎掉了。

等キヨ从厨房拿了扫把过来,フジ也站在了卧室门口,看向キヨ的眼神明显带着强烈的不满。虽然是解释两句就能解决的问题,可是キヨ不肯让步,フジ被吵醒之后心情也差到极点,一番争执之后,キヨ拎起フジ的领子把他摁到了沙发上。


虽然还在气头上,但是キヨ意识到自己现在正压在フジ身上,突然也有了点坏心,他咧开嘴笑了,说道那就让我上你一顿吧,这样就能睡得着了吧?一边说着,他就去拉フジ的睡裤,连裤头的松紧带也顾不上解,所以一把还没扯下去。

キヨ想,就算是那个头脑迟钝的フジ,也能明白他这番举动的讽刺意味,不过他没料到フジ也认真地跟他动了气,虽然被压在身子下面不好活动,但是一个转眼フジ就攥住了キヨ的手臂,然后另一首卡住他的胳肢窝,不等キヨ有所反应,就一个翻身把キヨ压在了沙发背上。这一套动作结束后,フジ横起小臂压在キヨ的脖子和肩膀上,这下キヨ就彻底动不了了。

对了,差点忘了这家伙学过柔道。キヨ在冷汗往外冒的同时,总算想起来了フジ也是柔道黑带的事实,这时想来,以前两个人的打闹大概フジ也是在让着他,毕竟フジ也是个不喜欢认真和别人打架的人。

两个人都不再讲话了,空气安静了几秒,只有电视里面的足球解说员还在情绪激动地介绍着刚刚进球的那位球员。

キヨ被フジ冷淡的眼神看得头皮发麻,他感觉到フジ的下半身好像有点反应,顶在了他的大腿上,他不知道フジ是有了冲动还是被他气得血气上涌,不管是哪个他都觉得不妙。他尝试着往旁边动一动,可フジ还是死死地按着他。


其实这时候,キヨ感觉自己一低头就能咬到フジ的手臂,可是他没那么干。其实他心里面还是生气的,倒也不是怕フジ继续冲他发火,他是挂念着这是フジ弹贝斯的手。

キヨ想要叹一口气,可是这时候フジ使的力气很大,他连好好地喘一口气的空隙也找不着。他想起来フジ刚开始和自己交往的那几个月,那时候フジ对待他总是小心翼翼的,趁着他也没有一个特别喜欢的女孩子,就见缝插针地往他的生活里面挤,最后生活进来了,身体也进来了,最后连心都进来了。

不过或许越是最开始没有自信的人,一旦有了被爱的自觉,就会突然变得自信很多吧。キヨ觉得フジ也不是个差劲的人,不如说他各方面都做得比一般人要好一些,这种人从容起来才是最可怕的啊。

他早就注意到了,随着自己对フジ的喜爱之情与日俱增,フジ手上的主动权就越来越多了。可是他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毕竟他的生活还是因为フジ的存在而变得很快活。


キヨ低下头去,把嘴唇贴在フジ的手臂上。フジ大概是以为他要咬自己,所以往后缩了一下。不过キヨ没有亮出牙齿来,只是维持了一个不到十秒钟的吻,然后就把嘴唇移开了。

フジ松开了捏着キヨ肩膀的手,揉了揉刚刚被他捏死的地方,然后把手放到キヨ的头上,顺着キヨ的发旋摸到他的后脖子,然后把他抱在了怀里。

轻轻拍着キヨ的后背,フジ说道:“キヨ真是温柔啊。”

キヨ闭上了眼睛,没有讲话。

フジ说:“我有时候都会担心,如果当年朝キヨ告白的人不是我,而是别人,キヨ会不会也因为种种原因就答应下来,然后交往到现在呢。”

キヨ被他拍得有点犯困:“这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如果练双杠摔下来扭到脚腕的人不是我,而是别人,你肯定会上去帮他揉。”

フジ笑了:“你吃醋了。”

キヨ被他笑得来气:“你先说我的。”

フジ和キヨ拉开了一点距离,把额头贴到キヨ的额头上,眯起眼睛来看着他。他说:“对不起嘛,对不起。你咬我一口吧,如果这样能让你不生气的话。”

キヨ看着フジ把刚刚压着他的那条手臂伸到他嘴边,想要反驳一句说我没有生气,但是又觉得一旦这句话说出口了,他就真的会生气。于是キヨ把フジ的手臂拨到一边去,然后把フジ睡衣的领子拉开,往他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


フジ笑着说,感觉要被吃掉了。

キヨ没说话,他在心里面默默地想着フジ刚才问他的问题。他想他有时候可能确实是个对什么都表现得无所谓的人,虽然现在不管怎么看,自己的人生都是走上了一条异常的轨道,不过他真正感到后悔的时候好像很少。不管是青春期还是那之后的生活,感觉都被这样一个,有时候让他觉得像女孩一样的,但是生气时又像要把人打死一样的家伙给搞得乱七八糟了。这件事怎么也不是无所谓的吧,所以说不定フジ确实是独一无二的。

被吃掉的人到底是谁啊。キヨ叹了口气,把フジ揽到怀里,像フジ刚才一样,有点不熟练地去摸フジ后脑的头发。フジ就把头心安理得地钻进キヨ颈窝里,闭上了眼睛。


评论(6)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