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のこと考えて日々悶々と過ごせ

 

入戏太深

kt老师写得真好看!

KT:



朱一龙是个经验老道的好演员。


具体表现在哪呢——该入戏时入戏,该哭就哭,该笑就笑。该出戏时出戏,手起刀落,不管拍摄的时候多黏糊,导演喊卡了就绝不夹带私人感情。亲妈亲爹都语重心长地教育他,说你也差不多该给我们假戏真做一个了吧?他听了就害羞地笑笑,说自己还没有那个打算。眼看这都三十了,问他他还这么说,久而久之,老俩口也想开了,知道他把事业当爱人,便渐渐地不再过问感情这方面的事。


就是这么一个经验老道得疑似注定孤独一生的好演员,也有悬崖落马的时候。
那天他在《镇魂》片场拍完一场戏,具体是哪场不重要,就记得导演喊了卡,前一秒还皱着眉暴躁地冲自己大吼的白宇立马舒了一口气,载笑载言地叫他一块儿去吃饭。
朱一龙看着他手机忘了拿,也没来得及多想,张口就是一句,“哎,云澜,你手机……”
话说到一半才发现不对劲,刚想纠正,就看见白宇回过头,用30%不可置信和70%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他,嘴角一抽一抽的,似乎是在礼貌性地憋笑以示尊敬,“龙哥你叫我什么?”
也不知道是天太热还是什么别的原因,被他这么一调戏,朱一龙感觉自己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张嘴又闭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白宇知道他龙哥高冷惯了,脸皮薄,受不起调戏,就装作无事发生地走过去搂了下对方的肩,把他往吃饭的地方带。途中还自吹自擂了一阵“我知道~这是变着法地夸我演技好呢,是,我就是赵云澜本澜,我从今天起改名白云澜”……诸如此类逗比发言,权当主动给他龙哥解围。


又不是什么出道一两年的小鲜肉,怎么会犯这种错。
自认为自己精神上没有那么纤细敏感的朱一龙唯独对这件小事耿耿于怀,这看似无关紧要的一页,愣是过了好几个月都没翻过去。
他数不清有多少次,理性告诉自己这样不行,却还是忍不住把日常生活中白宇的形象和赵云澜重合起来。以至于自从网剧开拍以来,他就再也没看过原著,不是不想,怕是不敢。
也不知道这算敬业还是不敬业。


他觉得白宇肯定能红,这个角色简直就是照着他的样子设计的,再没演技的演员自己演自己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何况白宇的演技确实是一等一的好,大家都看在眼里。
然而这剧在优酷播出后,收到的反响却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白宇是红了,可他比白宇还红。
如彗星撞地球一般降临到自己身上的褒奖之词把这个这么多年来一直努力,名气却总是中规中矩的小演员砸懵圈了。他感到受之有愧,就去查网上的评价,发现大家一致夸他“真有原著里的感觉”、“把沈教授演活了”、“确认过眼神,这不是兄弟情,这他妈是爱情”……呃,咳咳,最后那个就当没看见好了。


人红了,事情也就多起来了。营业、赶通告,在《镇魂》播出的这段时间里,他的生活几乎和白宇绑定在一起。直到现在,他看白宇看多了还觉得有点恍惚,总觉得他下一秒就会从口袋里掏出棒棒糖塞进嘴里。
朱一龙把视线从身边的人脸上移开,望着车窗里映出的影子和车外星星点点的灯火,假装自己在发呆,脑子却没法放空。
不是,这都多久了,也该出戏了吧。


“这多像咱们在出租车里拍的那场戏啊。”


他听见白宇喃喃自语。
他当然也记得,他怎么可能忘。那是白宇的临场发挥,靠了他肩膀,两次。
他没有立即应和对方的话题,毕竟他是个经验老道的好演员,正在扮演一个望着窗外发呆的朱一龙。
话痨男孩白宇好像也并不需要对方的回答,自己说了下去。


“我看弹幕调侃说,第一次推开我的是朱一龙,第二次把我头按在肩膀上的是沈巍。其实呢,我有时候也在想,会不会有一种可能性。”
白宇吸了吸鼻子,语气还是那么不轻不重,好像在试探什么,又好像别无深意,“……第一次靠你肩膀的是白宇,第二次才是赵云澜。”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朱一龙差点又要为了他这句无心之言再次入戏了。

评论(1)
热度(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