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然と溢れるユメのカケラも武器にして
硝煙の口は嗤う

 

[abky]焼肉デート

*rps注意






原本是想要更自然地上前打个招呼的,结果对方的眼神却莫名其妙地令他犹豫了。

一个停顿的空档儿,举起手来寒暄的时机也就如同拔掉栓子的流水般失去了。キヨ没有察觉到站在他对面的アブ心里这出微小的独角戏,侧过头去和做实况的组员聊起了天,アブ便也移开视线,多少有点儿遗憾地悄悄搓了搓手指。

アブ为自己突如其来的踌躇感到了些许的不满,于是很快地,当他们走进了烤肉店的店面准备入座,他不动声色地绕过身边的人走到了キヨ的侧面。キヨ察觉到了他的移动,毫不掩饰自己惊讶地“啊”了一声,原本一条腿已经跨在座椅的旁边准备坐下来,这下子又僵在原地扭过头去看アブ的表情,从头到脚都好像透着紧张的气息。

アブ则是拉开椅子自然而然地就坐了下来,装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般地望向キヨ,露出疑惑的笑容:“怎么了,キヨ君,不坐下来吗?”


这种大家聚在一块儿喝酒的机会向来是アブ不会拒绝的,更何况时间又已经到了年末,一年下来积攒的压力都可以趁着这段日子以各种途径宣泄出来,他对这类的邀请十分欢迎。

话是这样说了,可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发来忘年会信息的人会是キヨ,当他打开手机看到对方传来了这样的讯息时,他的第一反应是将手里的鼠标放下来,掐着指头数了数他们一共见过几次面——翻来覆去算了几遍下来,他们二人出去喝酒的经历似乎也就只有那么一两次;要说关系的熟络程度,如果将路人到亲友之间分出十个等级,他们大约只到了第二级左右。

キヨ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发给他这条消息的呢?アブ将计数的手指头收回来之后撑在下巴上,在自己的转椅上缓慢地转起了圈儿来。他差一点就想要直接这样回复过去问キヨ本人,可想到对面八成就只是群发消息,这样问过去也只会让他摸不着头脑,就只是简单地发回一个赞成的信息。


这样重复不停的犹豫不决可真是不像他。在キヨ旁边坐下来之后经过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前面的时间アブ心无挂碍地顺应着酒会良好热闹的氛围,うっしー坐在レトルト的对面,旁边又是同他们本来就常常交往的キヨ,这几个人一把话讲开,众人的兴致便飞快地被炒热了,在这样吵吵闹闹的环境中,他喝酒的节奏也被带得比平日里快了不少。等他注意到的时候,前面已经放了五个空的玻璃杯了。

要不要点一杯乌龙烧酒中场休息一下呢?当アブ这么想着抽出放在桌子下面隔间的酒水单看起来的时候,キヨ突然凑了过来,把下巴放到他的胳膊上问他在看什么。

アブ瞥了一眼キヨ的酒杯,发现空杯子也已经有三四个了,刚刚服务员还走过来将不用的餐具收走了一次,或许他喝得更多,那么现在说キヨ有些酒醉也是合理的了。做出这样的判断之后,他用教给小孩子算数一样耐心的语气回答他说在看要喝什么酒。

“哦……”キヨ点点头,头发快要蹭到アブ的脸上去,“アブ桑一直都没有吃肉啊。”

对于キヨ这样毫无意义的话题,アブ不知道要怎样能回答得俏皮一点儿,于是他半开玩笑地说“我不喜欢自己烤,吃キヨ君烤的肉也没问题吗?”,结果キヨ一听又是头毛一炸蹭地一下坐直了背板,磕磕巴巴地半天没说出话来。

原本想好了的调笑的话已经快要从嗓子眼儿里冒出来了,アブ想要拍一拍自己的喉咙问它是怎么了,怎么在今天一天内经历了这么多次想要说话又停下来的过程。


アブ看着キヨ比刚刚还要红上一点儿的耳尖,不合时宜地冒出了一个想法:他和キヨ可能还真的不太可能做合作实况,他只是稍微说些拉近距离的玩笑话来,キヨ就会意识异常强烈得想要做出回应来……然后适得其反,这样一来平时轻车熟路的装傻吐槽也都派不上用场了,恐怕会被观众嘲笑。

キヨ已经怂巴巴地收回了脑袋去,被另一边也已经酒过三巡的うっしー抱着肩膀就是一通摇晃,アブ看到キヨ毫无生气地摇摆的模样笑了出来,挥去方才没什么由头的思考,叫来服务员加了一杯乌龙烧酒,同桌的人又纷纷追加了其他的菜。

瞅准了时机,アブ看キヨ正扭过头去和レトルト讲话,便伸长了胳膊将キヨ面前烤盘上的肉夹到自己的碟子里面,若无其事地蘸上蘸料吃了起来。等キヨ终于发现自己烤好的肉变少了,然后在アブ的盘子中发现赃物之后,已经有三四片入下了肚。

“啊!真是的,那个可是我很期待的——”キヨ或许也没想到アブ真的会做出抢肉这种事情,愤愤不平地用手掌拍着桌子,“我这次最想吃的肉被アブ桑吃掉了,所以这次我的钱由アブ桑来付。”

“诶?我没有吃キヨ君的肉,”アブ冲着キヨ眨眨眼睛,语气要多真诚有多真诚,“肉是レトやん吃掉的。”

“不要说这种一戳就穿的谎!”

见到キヨ不再像之前那样没办法好好对应,アブ笑了起来。

见到他这样因为小事就张牙舞爪的样子,アブ才恍然地意识到坐在他面前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虽然对于那些观众们来说可能并非那么年轻了,可相对于他来说还像是个小男孩儿一样呢。何况キヨ本身不太成熟,就更加让他有这种感觉。


经历了这样的插曲之后,キヨ在原地毫无办法地纠结了一小会儿,就又回到几个和他玩得熟的朋友之间去了。アブ喝着刚刚上来的乌龙烧酒,和旁边坐着的熟人说笑起来,虽然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情还有些在意的地方,可也暂时将它们抛在脑后。

如今他已经坐在这里,坐在キヨ的旁边,周围是觥筹交错呜呜嚷嚷的人们,他自己一人发着呆思考他到底是以怎样的身份坐在这儿这种问题,实在是太过奇怪了。不如说,这个问题本身的存在就让人质疑,キヨ虽一直对他保有某种微妙的尊敬,可一来二去好几次,キヨ以普通的认识的人为立场喊他来喝酒,实际上是不能更加正常的事情。

到头来,最不正常的应该是如此在意这件事的自己才对。


正和他人讲着前一天晚上发生的趣事,从キヨ那边传来了不小的动静。アブ回过头去看他,发现キヨ将酱油倒进了うっしー的烧酒里面,两个人闹成了一团。キヨ笑着去推うっしー的眼镜,对面也不甘示弱地要把盐撒进キヨ的酒里面,场面一片混乱。

アブ恍然地想起来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キヨ坐在桌子对面,两个人各点了几道小吃,然后就那样面对面地一杯一杯酒喝下去,等到小菜吃完,便收拾好东西买单道别。

他似乎摸到了一点儿自己心里面的块垒的苗头:他曾经也见到过キヨ和こーすけ相处时那种放松的状态,而他自己似乎注定没办法和キヨ像是其他人那样热热闹闹地谈话,年龄的差距当然是一定因素,除此之外,キヨ对自己过剩的意识也成了阻碍。

哎呀,开始介怀这种事情,真是像个大叔一样了。アブ在心里面默默笑道。


被うっしー一个推搡,キヨ朝アブ这边倒了过来。アブ眼疾手快地推开了手边的杯子,稳稳地托住对方的后背。他想キヨ确实是酒劲上头了,背上皮肤的温度透过衣服让人不能忽视地灼烧过来,而他本人就着那样的姿势倒在了自己的胳膊里头。

一时间,他们两人的状态变成了キヨ半躺在アブ的身子上,而且还像是把体重压上去了一般,アブ必须要把另一只手腾出来扶住他才能让他不至于倒下去。アブ吃惊地低下头去看キヨ的脸,发现他的表情十分困倦,像是随时都要睡着了一般,而他就变得好像是在公交车上抱住快要睡着的小孩子的家长。

“キヨ君,キヨ君?”アブ用手背轻轻地去碰キヨ的脸颊,那片通红的皮肤传来了惊人的温度,一时间让アブ甚至以为他是发烧了,“不要睡着,会着凉的。”

被アブ这样耐心安抚了的人却没有要领情的意思,眼睛眨巴眨巴的频率越来越慢了,感觉下一秒他就要直接进入梦乡。アブ有点儿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忘记从哪听到说キヨ是很难喝醉酒的人,或许是由于之前还在禁酒的缘故,太久不碰酒精的身体变得比先前敏感了。

アブ低下头去拉近和他的距离,提高了嗓门:

“キヨ君——听得到吗?你现在睡着的话,我就要直接走掉了。”

アブ原本并不对这句话的激励作用抱有太大希望,可キヨ的反应却出乎他的意料,几乎是一瞬间,キヨ就睁开了眼睛,然后带点儿手忙脚乱地从座椅上撑起身子来,看向他的眼神也没有那么平静了。他磕磕巴巴地开口:

“诶、アブ桑……不是真的要回去吧?”


哎呀呀。

アブ的第一个反应是笑了起来,接下来他马上用手挡住自己往上翘起来的嘴角,好不让对方被自己的表情搞得不知所措。他其实也没有要笑的意思,只是对方的动作和话语都太过超出预期,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了。

正如刚才所说,他并没有期待自己的话语能够奏效,而相对的,他在确认了时间后发现自己确实是快到了要走的时候。他第二天还有工作,如果要留在这里继续喝到半夜倒也不是不可以,可是为了一个没那么重要的聚会而耽误第二天的聚会这种事,他觉得得不偿失,简单的权衡下他便放弃了留下来的选择。


“怎么了,キヨ君,不想让我回去吗?”

アブ选择用较为暧昧的口气来试探对方,原本也仅仅是看对方的样子好玩儿,想稍微为难他一下而已。

可是キヨ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表现出来的窘迫却不能用一个“为难”这样的单词来形容了。原本因为酒醉而红通通的脸,突然间像是要冒出蒸汽一般地红到了脖子,如果这时候掀开他的领子看一看,说不定从胸口到肚子都是红的。这么说可能有些夸张了,不过现在的キヨ就是给人这样的直觉。

アブ也有点儿愣在原地了,他就这样看着キヨ嘴巴一张一合却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原本还努力想要说些什么来蒙混过去,这下子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了。


这之前他是确实想要尽快找个好的时间点向在座的各位告别回家了,现在キヨ的表情突然让他感觉动摇了,这个人真是个难以把握的不确定因素,从以前开始就一直是这样。

“……キヨ君。”

这一次多了些谨慎地,アブ重新轻轻喊了他的名字。既然已经错过了开些低级的玩笑把刚刚的话糊弄过去的机会,那不如就趁这个机会认认真真地和キヨ讲讲话,这样的话也不至于让他们俩的距离一直停留在那个熟悉的陌生人的境地。

至少他自己是希望可以和对方再亲近一点儿的,如果キヨ也这样想的话,那……那对于他来说是十分让人欣喜的事情。

实际上,キヨ从一开始就做了许多像是要接近他的事情,这让他一直都拥有对方很喜欢他的自信。可是每一次他真的要伸出手去的时候,キヨ又在刚刚好的时候突然缩回去了,好像是某种生活在壳里的海生动物,一旦察觉到外面的情况有所不对劲就马上回到自己的巢穴之中。


那一边うっしー似乎早就忘了他刚刚在和キヨ争执,马上就和レトルト哇哇地闹起来,吵闹声一路传到了这边;同时,刚刚在和アブ聊天的人也去和其他人开始喝酒了,一时之间周围的打闹声都变得和他们没有了关系一样,他们俩面对面气氛微妙地坐着,倒像是独立于其他人单独来到这边吃肉喝酒的两个人。

キヨ的脸变得有更红的趋势了。アブ自己还有足够的余裕来忍受这种尴尬的氛围,可对面的キヨ像是要撑不住了,他低下头去,两只手把整张脸遮起来。

真的是这么值得害羞的事情吗?アブ饶有兴趣地伸手去掰キヨ牢牢盖在脸上的手,想要去看他的表情让他难堪,キヨ平时比谁都显得大大咧咧,这种异常纤细的地方他可是第一次见到。

“……当然了。”

眼看着自己就要败下阵来,キヨ索性也不遮遮掩掩了,他把手放下来,露出比刚刚还要红上一点儿的脸,以及一个极为不高兴的,像是小学生在闹别扭一样的表情。

“我花了多大决心才叫アブ桑来喝酒,アブ桑肯定是不知道的吧。”

这句话说得轻轻的。明明平时都那么大嗓门儿,在这时候那副响亮的嗓音倒派不上用场了。


アブ就那样抓着キヨ的手腕,在原地静止了好一会儿,然后松开他的手,开始用力地揉キヨ的头发。キヨ被他吓了一跳,马上开始反抗,然而没能得逞,アブ很快就把他的头发揉得一团糟。

アブ心情有点儿复杂地看着キヨ被他按得不得不低下去的头顶,心里面想道,真是危险,如果再继续看着キヨ那双清清亮亮的眼睛,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把长久以来一直在心里面回转的问题问出来,如果他真的那样做了,恐怕キヨ的心里面他会变成一个不成熟的中年人。

キヨ君……你在想什么?

你到底想做什么?

这样把自己的问题告诉对方的话,感觉就好像揭了自己的老底似的,透露出自己对于キヨ的存在十分介意的信息,还有自己对于对方一无所知的事实。这样奋力在一个年轻人面前保住自尊的做法,本身好像就显得有点儿没出息了。


キヨ一直都是这样的一个家伙。

アブ曾觉得自己在人生中走得算是一路顺风,在这个年纪已经达到了其他同年龄的人没有到过的高度,一段时间内他独自在这个位置观望周围安安静静的风景,结果这个如同小毛猴一样的大吵大闹的男人突然窜上来,站在自己翻山越岭的终点正当年少。

多么可憎,又多么可爱啊。


“真遗憾,キヨ君,我还是要提前回去了。”

アブ的话语里面带着笑意。他没有要继续欺负キヨ的意思了,因此他看到抬起头来的キヨ脸上的失落的时候感到了些许的罪恶感,可是刚刚キヨ的话却让他下定了某个决心。

他想,他大概并不仅仅想要和キヨ发展至普通的点头之交的朋友关系。如果可以的话,他想要和キヨ好好地聊聊天,讲讲话,至少不是靠着这样把大家都叫过来的忘年会的形式。

毕竟以后的日子还很长。


“下一次,キヨ君再邀请我来吃烤肉吧。就我们两个人。”




===

一句话参考了《鸽子》里面的歌词“明天冰雪封山的时候我也光着双脚/站在你翻山越岭的尽头正当年少”,写到那里的时候这句歌词跳出来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就这样写上去了……😂

20代和30代的恋爱,这种感觉,妙啊,妙

烤肉约会这个题目原本是打算给fjky的一篇文的,天啊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