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然と溢れるユメのカケラも武器にして
硝煙の口は嗤う

 

[sior]厄介者よ少年に戻れ!

*ky桑正太化注意

*三年…………高考,五年模拟








正把脸凑到屏幕前面专注地盯着字幕的位置时,こーすけ感觉大腿上面多了一份重量。

不等他低下头去,那个蹭到他身上面的生物就从他的两个胳膊之间冒出头来,同时发出“哇”的大喊声;事实上无需确认こーすけ便预测到了这个不速之客的身份,而现在正大剌剌坐在他腿上,看到他呆愣的表情之后以为自己恶作剧成功的这个小家伙,在叫了一声之后就自顾自得意地笑了起来。

“真是的,都说过了在我完成工作之前先自己玩游戏……喂!”

こーすけ叹了口气,两只手从键盘上离开来,准备去扶住小家伙的肩膀不让他摔下去,结果这个家伙非但不领情,还一扭头就开始在他的键盘上拍拍打打。


人之初性本善这句话在这个小混蛋身上是体现不出来的,こーすけ气势汹汹地提起他的领子,准备把这个还在嘻嘻笑的小魔王扔回卧室里。

放在几天之前,こーすけ大概很难想象他自己把实况队伍里面那个最大块头的高个子提溜在手上的场景。事变发生之初,他和其他两个成员也是手足无措了好一阵子——那时他们刚刚把新家整理完毕,几个人都从自家拿了一床被子过来,正准备在这个地方难得地重现一下修学旅行的场景。结果他们三个人早早洗漱完了,缩在被窝里唠了半晌的嗑,最后一个走进洗手间的キヨ却迟迟没出来;等到他们狐疑地扒着门缝去偷看,这才发现卫生间里不见キヨ的身影,只有一个小豆丁站在马桶盖上东张西望。

起初こーすけ还死也不相信キヨ返老还童,毕竟这种违背相对论的事情过于非现实了。可フジ刚一看清楚那个小家伙的眉眼就大喊了一声キヨ,在こーすけ和ヒラ傻傻的注视下跑上前去捞起小家伙来又仔细端详了他一阵,然后回过头来眼睛亮亮地说是キヨ!真的是キヨ啊!是他没错!

想当初こーすけ还全力阻止フジ举着不知为何缩小的キヨ满屋乱跑,现在他竟然已经可以抱着平常心抓着キヨ来回走了。那个时候キヨ被他问到名字时怯怯地说出了本名,他脚一滑朝着后面跌了一跤,这个豆丁还吧嗒吧嗒过来拽着他的手指头想把他拉起来,一番折腾后豆丁昂着头对こーすけ说他该减肥了,こーすけ这才确信了这家伙确实是キヨ本人的事实。


虽说这幅无法无天的恶魔行径和成年版本没什么差别,可キヨ确实是从身体到记忆都回到了二十年前的模样。好在小混蛋的适应能力也强,明明刚来的时候还在夜里掉眼泪哭闹着要回家,结果让フジ抱在怀里晃悠上半小时就睡得像条小死狗了,这样的日子没过几天,小混蛋便彻底融入了这个不属于他的年代,权当出远门冒险似的,把他们三个当作路途上偶然结识的好人三人组。

感觉到被自己拎着的キヨ还在激烈挣扎,こーすけ恍然想起他们的学生时代,那时キヨ也是自顾自地跑来要跟他搞好关系,二人的熟悉程度在几天之内就飞速涨停。

“我们回来啦——”

正沉浸在回忆当中,こーすけ听到大门那边传来了动静,フジ和ヒラ二人的身影一前一后从门后闪了进来。


“抱歉,出去的时间久了,キヨ有好好听话吗?”

フジ手上还拎着两塑料袋的东西,倒像是感觉不到疲倦一样,脚步轻盈地窜到了こーすけ面前,笑眯眯地冲キヨ问到。

后面的ヒラ手里面拿着的东西不比フジ的少,他没有跟着フジ走过来,只是在原地换好了鞋子,然后把整整两袋子的小孩子日用品和零食放到了架子上。二人这样和和睦睦地拎着儿童用品的模样活像是刚刚喜得贵子的夫妇,两个大男人在卖场里面采购这些东西恐怕又是引来了奇异的目光……在他们轮流出去给キヨ买东西的日子里,这种注视他们基本上可以视而不见了,乐观如他们,甚至在路人笑嘻嘻地问他们的关系时还可以苦中作乐地争论一番谁在上谁在下。

说来,こーすけ和ヒラ对于キヨ忽然变小的状况,心境基本上就是从惊讶到平静再到厌烦,如今他们两个已经被这个熊孩子整得精疲力竭,フジ却从始至终都对这件事乐在其中一样。こーすけ看向フジ笑得快看不到眼睛的表情,神奇地感到他对这样散发着十足母性的フジ也十分习惯了。

对了,キヨ身上这件黑色的,以那家伙的猫为原型的套头衫,好像也是フジ给做的。天啊,仔细想想这个女子力真的在男人之间不能算是普通了,他到底是怎样心平气和地接受的啊?

可キヨ对于这样的フジ却毫不领情。该说这孩子是天生下来的フジ克星呀,还是フジ本人的行为在小孩子看来都惹人烦……キヨ用小奶声念了一句恶心,就把头撇了过去。

等一下,キヨ这么小的时候就开始会对别人说恶心了啊?

对着面前哭唧唧的フジ,こーすけ不动如山,手上稳稳当当提着キヨ,内心冷静地思考道。


ヒラ脱下来外套,听到キヨ的念念叨叨,就冲着こーすけ走了过来,然后低下头来,和キヨ四目相对。

“不可以骂哥哥哦,哥哥可是辛辛苦苦出去给你买零食的。”

这样说着,ヒラ两只手托住キヨ的胳肢窝,把他举到脸前。キヨ听到来自ヒラ的教训,不同于面对こーすけ和フジ的时候,变得异常乖巧,使劲点了点头。こーすけ直觉ヒラ当了爸爸之后,想必是一个温柔中有威压的角色。

“喂喂,这个差别待遇也太过分了吧。”

こーすけ又把キヨ抱了过来,原地做了几个加强版举高高,直到原本只是象征性哇哇叫两下的キヨ眼睛里面快冒泪花了才把这团瑟瑟发抖的小黑猫扔到フジ的怀里,后者接过キヨ立马又开始安抚他,这让こーすけ不禁唾弃道,你就是这样惯着他他长大之后才对你那么凶。

“哎呀,没必要这样训他嘛,”你瞧,你瞧,这家伙被小混蛋嫌弃了之后还要替他讲话,“好不容易见到一回这样的キヨ,就对他温柔一点也没什么不好,对不对呀。”说到最后,フジ扭过头去看キヨ的脸,キヨ则是视若无睹地玩着兜帽上垂下来的猫耳朵。

呀,キヨ在玩キヨ猫的耳朵啊!好可爱!……看到这一幕的フジ,则是忘记了自己被无视的事实,冲着ヒラ招手让他过来看。

“嗯,感觉你会成为一个好妈妈。”こーすけ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换来フジ的苦笑。


经过一番闹剧,こーすけ总算是坐回到了电脑桌前准备继续作业。

客厅那边又传来了热热闹闹的动静,こーすけ猜想是フジ和ヒラ准备去做饭了。フジ每天都琢磨着要给キヨ做什么样的营养餐,结果キヨ永远都要把那些特意给他放进去的胡萝卜和菠菜剩下——这个嘛,倒是在成年キヨ在时也司空见惯的光景了。

到了晚饭时间,想必又是鸡飞狗跳的一段时光。こーすけ伸了个懒腰,瞥见自己鼠标旁放着的儿童用马克杯,心想,他们的新家真像是领养了小男孩的三基佬新婚房了。





===

答应了刺刺的梗,好短一段,我每次玩梗都等好久之后噢……

哎呀刺刺给我画了穿着ky猫布偶服的小ky!!!超可爱(大哭

我这人真的对小孩子没兴趣,ky……ky他……是个人生美丽的意外,挖掘出了我各方面的潜力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