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のこと考えて日々悶々過ごせ

 

[fjky]罪恶的红豆面包

*rps……?








如果用食物来比喻的话,キヨ像芥末,比起酱油来味道要辛辣,同时存在感也高得多。

这天フジ和キヨ一时兴起点了一大份寿司拼盘的外卖到他们的工作室里,两个人把键盘推到远处空出一片桌子的空间,盘腿在宽敞的转椅上大大咧咧吃得正欢,フジ突然如此说道。

キヨ听了眨眨眼睛,嘴巴里面的寿司还没咽下去就大剌剌地开口说道,我才不是调味料,配角你来当就好了,随便你是酱油还是蛋黄酱,我要当……说到这里,キヨ状似在几个选择间犹豫了一下,然后一拍筷子,用要把嘴巴里的饭粒和三文鱼喷出来的气势说,我要当主角,对,鹅肝寿司。

结果你这家伙只会用价钱来衡量价值啊,フジ阻止キヨ说话喷饭无果,只好汗颜地吐槽,刚刚自己突然找到的自认绝妙的比方也就这样被对方随随意意地带过了,这样的事好像一直在发生。フジ呆然地望着面前的蛋卷良久,叹了口气正准备下筷子,旁边的キヨ又眼疾手快地把它夹走了。

……你果然还是那个吧?靠吸收别的植物养分活下去的植物。フジ气急,指着キヨ说道。

キヨ咬着筷子作思索状,说,不,不够帅,给我一个更帅的比喻。


春夏之交的深夜尝起来有点儿苦涩,窗户打开就有不干不湿的晚风吹进房间,那股半吊子的温暖让人感觉睡眼朦胧。白天还热热闹闹的实况编辑室陷入了软塌塌的夜里,时间过了半夜两点,在前夜升起来的兴奋感也被削减大半了;今天こーすけ和ヒラ因为第二天的工作早已经在回到自己的家里,剩下他们两个人在工作室里面对着电脑敲敲打打,气氛沉重得如同黑心企业强留员工加班。

フジ感觉眼睛酸涩得快要睁不开了,他眼睛从屏幕上一离开,就感觉里面有眼泪快要流下来。他连忙抽了几张纸巾捂住双眼,然后双脚用力让自己离桌子远一些,稍稍把椅背放下半躺上去。

“抱歉,我休息一会儿,太累了。”

他逞强地对キヨ说道,实际上现在已经想要就这样躺在椅子上睡去了,要不是念着那边キヨ还在不知疲倦地编辑视频,他可能就要顺从自己的欲望偷懒。那一边キヨ没有说话,轻轻地嗯了一声,看上去也没有太多和フジ扯皮的余力了。


フジ把盖在眼睛上面的纸巾拿开,看向キヨ那边。キヨ戴着眼镜,坐姿一如既往地不健康,整个脸都向着电脑屏幕那边凑,从フジ的角度看去他眯着眼睛,实在不像是精神的样子。

“キヨ,休息一会儿吧,不用那样急着弄完的。”对于自己独自休息的时间产生了些许的罪恶感,フジ放低了声调轻轻说道。

“没事,你要歇就安静歇着,”キヨ语调也是软塌塌的,没什么耐心地回他,“还有力气的话——嗯,这个时间段还可以录几个双人实况。”

“工作狂啊,好可怕。”フジ哼哼地笑了起来。


从后面看キヨ趴在电脑桌上面的身影,对于フジ来说是一件让人享受的事情。キヨ两只胳膊肘撑在桌子上面,肩胛骨因为两面肩膀抬起而从背部凸显出来,加上キヨ本身身形纤细,原本宽阔的肩膀也被缩得瘦小起来。


フジ就这样呆呆地望着キヨ的后背,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宽敞的房间里面响着的只有鼠标与键盘敲击发出的啪嗒啪嗒声。电脑屏幕的闪光在前几分钟还将フジ的头脑映得清清醒醒,可这时候重复的声响和昏沉的灯光却让他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了。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正慢慢减缓,袭来的睡意让他觉得无法抵抗,闭眼之前,他的视野里只剩下キヨ身子的轮廓好似发光般清晰如旧。

当フジ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反应了很久才意识到自己还呆在工作室里面,当他猛地从椅子上坐起身来打开手机锁屏,发现他不小心睡去了一个多小时,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四点了。

“糟糕……”

フジ愧疚地抬起头来,果不其然看到キヨ还维持着先前的姿势坐在那里。视频的编辑貌似已经完成了,キヨ正拖动着时间轴,查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对不起,我……唉,”フジ挠了挠头,原本到了嘴边的“太累了”也咽了下去,面对着前面这个马不停蹄做了将近六七个小时编辑的家伙,他也难以再说出什么借口,“抱歉……还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事情吗?”


真的很神奇,有时候フジ和キヨ在一起,明明也没有做什么出格的错事,可却时常会感到一股压迫,让他情不自禁地开始自责。虽然说不上厌烦,可フジ多少会觉得沮丧。

キヨ撑着下巴,沉吟了一小会儿,然后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肚子饿了。”

“我,我这就去拿点吃的过来。”フジ小心翼翼。

“嗯。”キヨ懒得把头扭过来,应了一声。


打开冰箱的时候,フジ大大地叹了一口气。他拿出两盒牛奶,分别倒进马克杯里面,然后从柜子里面翻找出巧克力味营养粉,各加了一勺进两个杯子中。这几袋营养品是他自己带来这个家里的,虽然キヨ表示不屑一顾,但每次フジ准备夜宵时他还是会不吭声地喝下去。

想来,キヨ那家伙,大概也是懂得自己在消耗他的生命的吧。不仅仅是キヨ,就连フジ也受他的影响,在不知不觉拼起命来。

有的时候フジ想要劝说キヨ,可话到喉头,又觉得鼻腔和嗓子被什么东西一并堵住,让他感觉呼吸困难,讲不出话——日子过了这么多,那些担忧的言语,他从始至终也没说出口过。

手法娴熟地将炉子打开,フジ在抹了油的平底锅中放了两个蛋和四片培根。这么看,菜式仿佛是为早餐准备,可冰箱里只有这些库存,要做些能填饱肚子的东西出来,除了培根蛋也没有了别的选择。最后フジ还在キヨ的面包片上抹了一勺纳豆上去,并为自己的温柔而感动。


等到フジ把盘子和马克杯摆到キヨ手边,对方一言不发地接过东西大吃特吃起来。フジ自己也坐回座位上,无言地抱着马克杯,心事重重地小口喝牛奶。

“啊,”约莫是尝到了面包里的小惊喜,キヨ笑了起来,“真不错啊,妈妈的料理呢。”

“是是是,”而フジ则是实在看不下去キヨ快要把眼睛眯成一条缝的样子,放下了马克杯,倾过身去,伸手关掉了电脑屏幕,强行把キヨ的眼镜扯下来,“吃饭就好好吃,不要看屏幕了。”

“说你是妈妈,你还真是尽职尽责啊。”キヨ笑道,也没有做很多反抗,看上去是真的很累了。

没有停下吃东西的动作,キヨ安安静静地动着腮帮子,就这样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口:

“フジ的话,大概像红豆面包吧。”


フジ愣了愣,他回忆起了晚饭时和キヨ的对话,想来キヨ也是想起了那个有些莫名其妙的话题吧。如今他们两个人吃着富有西式风味的宵夜,不知怎样又触到了キヨ敏感的神经。

“诶,红豆面包?总觉得好害羞啊,是说我内心热情吗?”

フジ不明所以,带些笑意地追问。

“放屁,”キヨ毫不留情地反驳,声音比刚才有精神了许多,“是说你普普通通,普普通通,普普通通到小学生和老奶奶都在吃,大街上没几毛钱就能买好几个。”

“等一下,太伤人了,再说下去我可能想要在这里自尽了。”フジ痛苦地阻止キヨ。

キヨ哼哼几声,像是有些得意于フジ大受打击的反应,“可是普通也有普通的好处啊,至少大家都喜欢你,你就为你的普通而感到荣幸吧。”

“就算你这么说……”フジ无法为キヨ迟来的安慰感到高兴。


“挺好的嘛——有什么不好,”见フジ真的为自己的比喻而感到失落,キヨ提高了声调,抬起脚来轻轻踢了踢フジ的小腿肚,“人见人爱是好事啊,总比芥末要好吧,喜欢和不喜欢的人总是一半一半。”

听到キヨ的话,フジ皱着眉头,沉思了两秒钟,总算察觉到了不对劲,有点儿慌张地解释道:“等、等等,キヨ,我没有那个意思——”

“我知道,”キヨ看着フジ一惊一乍的模样,把脚收回去,“我随口一说的,我怎么会在乎这种事。”

看着キヨ低头吃煎蛋,睫毛垂着一颤一颤的模样,フジ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他觉得心里面有什么东西扭缠着,让他觉得很难受,连刚刚吃下去的东西都在胃里面随之翻搅了起来。他终于张开嘴巴,准备向キヨ解释自己的心情,可那股堵住喉咙的感觉又涌上来了,这一次还变得更加强烈,让他咳嗽起来,还想要打喷嚏。


“奇怪……”フジ强忍住嗓子眼里的瘙痒,挤出几个字来,“キヨ,你带了辣椒粉来这个房间吗……?”

キヨ不明所以,一脸诧异地望着突然捂住自己口鼻的フジ,“啊?你在说什么啊,喂,突然之间怎么了,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

话虽如此……フジ感觉从身体里往外涌的异物感却十分真实,好像空气中充满了什么辛辣的气体一般,让他的头脑都变得不清醒起来。

实在是隐忍不住,フジ又咳嗽了两声,キヨ或许也是察觉到了不对劲,凑过来用手去拍他的后背。


フジ为自己的生理反应感到生气,他明明是有重要的事情要说的……要说什么来着,应该是和刚刚キヨ的话有关的,和他们晚上的对话有关的,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喉咙缩紧的感觉,让フジ想起来中学时第一次在吃寿司时加芥末,那时候他在味觉上还是个小孩子,被芥末呛鼻的辣味吓了一跳。年幼的他偷偷去看旁边吃得津津有味的父母,心里面再三纠结,还是忍耐着辣味将盘子里的一点点芥末蘸着吃掉了;忘了是过去多久时间,他终于不再需要看父母的脸色,芥末成了他吃菜时十分喜爱的调味料。

这种只有刺激性的食材到底有什么好的?哪怕是在习惯了那个味道之后,他也常常会思考这个问题。从小到大,他慢慢地看淡了甜味酸味这些亲近人的味道,芥末的地位却稳步提升。


“你看得清我的脸吗?这是我的手指头,知道吗?”キヨ的声音变得焦急起来了,他在フジ眼前摊开手掌,“知道的话就握住我的大拇指,不然我就去叫救护车了。”


……キヨ的出现,让他少许,领悟了这种感觉的源头。

フジ并非讨厌平稳的生活,可那顺滑的道路,如同黄油吐司和巧克力蛋糕,相当甜蜜又温柔,时而让他昏昏欲睡。キヨ的存在,是那一望无际的坡道上,一根戳进他鞋底的刺。

他有时会想,若是没有碰到キヨ,他现在的人生大概也和身边任何普通的人一样——虽说他现在也很普通,但キヨ走在他的面前,昂首阔步、精神抖擞地一路向上,一不留神就把他落在后面,那幅堂堂不屈的身姿令他感到痛苦感到悲伤。
这时他明白了, 或许他太久没见过美的东西,那颗属于艺术家的心变得寂寥了。


美的对立面并非丑陋,而是名为无趣。所以无趣于世界之核中蔓延生长,而你为打破无趣而生。

所以不要再说那些满不在乎的话了,我是如此的爱你啊。


フジ伸出手来,先是捏住了キヨ的拇指,接着握住他的整只手掌。

口腔中恶心的感觉还没有消失,キヨ手心温暖的触感迅速地传递到了フジ身上。瞬间,フジ感觉那股紧缩感又移动到了眼眶处,他一个不小心,让眼泪从合着的眼皮间流了下来。泪水的味道咸咸的,令他感到清醒。

キヨ像是还未从刚刚的惊吓中缓过劲来,フジ又突然掉下泪来,让他更加手忙脚乱了。

“你,你没事吧?你是不是做视频做过劲了啊,还好意思劝我注意身体,你要早死我不管,没做完的系列可怎么办啊。”

听到キヨ生硬的暴言,フジ摇了摇头,将额头抵在キヨ的手掌上,笑了起来。


“……我不会让系列做不完的,所以,キヨ也不准扔下我。”


哼哼唧唧地,フジ用脑门蹭了蹭キヨ的手指。他心里面感到很快活,生理上的疼痛与头脑的不清醒,倒是怂恿着他把一直以来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了。

キヨ听到フジ出声说话,好歹是松了一口气,也由着フジ拉着他的手不松开。他恢复了平时的语气说道:“要死也拉上你一起,傻逼。会说出这种无聊的话,所以说你是红豆面包。”

フジ笑着回嘴:“会说出这么难听的话,所以说キヨ是芥末啊。”


キヨ瞪了フジ一眼,目光中写满了对方才自己的担心的后悔;フジ装作看不到的样子,抹了抹脸颊重新拿起了被放在一旁的马克杯。

他们默契地不再讲话,拿起面包沉默着吃了起来。


下一次看到キヨ坐在电脑前的模样,或许试着上去抱抱他也不错啊,就算挨打也是让人感到内心满足的吧。

在轻轻的咀嚼声中,フジ如此想道。









===

我爱芥末发自真心👉http://photo.weibo.com/2996819885/wbphotos/large/mid/4105620477568680/pid/b29fd7adgy1fffh3yz7zjj20qo0rr42z

手动艾特豆腐桑,就是咱们上次去的那家寿司店,下次去的时候试试隐藏菜单吧(doge

近期可能还要再写一篇,不再整这些晦涩的东西了,下次要写就写甜甜的小甜饼!!!!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