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见五蕴皆空

 

[abky]午前十时三十分的柠檬博弈

*rps注意

*办公室恋情的后续






キヨ有点儿焦虑地攥着手里面的打印纸,在门前快速地绕了两圈,又跺了跺脚。如果这时那个爱和自己互损的同事就站在旁边的话,看到他现在这样子一定会睁大了眼睛,然后大笑着问他出了什么毛病。

他自己也想问,什么毛病啊。

记不起上一次紧张到手心冒汗是什么时候了,至少他进公司的那时还比现在从容不少,再往前回溯的话可能就是高中时给喜欢的女孩子递情书结果被老师抓个现行,或是小时候偷偷跑到高年级的厕所去结果被从后面揪住领子的瞬间……现在不是回忆那些无聊的事情的时候。

真是难看。还没有和对方交涉上,自己这幅慌慌张张的样子就已经让他觉得败下阵来了。如果说还有被别人压制更让他觉得难受的事的话,那就是在对方出手之前自己先直挺挺地趴下了。


“……哈啊。”

キヨ叹了口气,精神不振地攥住门把手,犹豫了一下,拧开了。


一个礼拜之前他跟アブ说了自从公司面试之后的第一句话。

算下来虽说他是追着アブ跑了一路,可他和人家从大学里面见过面开始基本上就没有过任何交谈,从结果上来讲这件事听上去倒是挺激动人心的。

话虽这么说,但实际上他们交谈的内容不过是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寒暄,要说具体内容——

事后回忆的时候キヨ埋怨自己当时刚刚睡醒,反应迟缓到没有抓住聊上几句的机会不说,就连记忆力也一并刚刚睁开眼睛似的,导致他除了アブ对他说了“你好”“注意休息”这几句客套的话之外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等他头脑随着アブ走出办公室愈来愈远的脚步声一点点清醒起来时,他啪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然而面前的人影已经消失了,他仅仅从玻璃门上映出的自己的倒影看到了头上睡翘起来的一撮毛。


现在他站在アブ的办公室门前,是因为刚刚前辈叫自己把交迟了的策划亲自送到这边来。

原本他不想以这种形式和アブ再次会面,还在犹豫要不要让自己邻座那位同事替自己送来,结果前辈又补充道不要忘了还要好好道歉,这个念头就被打消了。

キヨ倒没有那么抗拒这件事,不如说自从上次寒暄以来,他感到自己像是把那层窗户纸给捅破了一样,一直在等待一个可以再次和アブ桑正面接触的机会;但他希望自己可以至少显得再体面一点儿,再能干一点儿……啊啊,造成了这种局面的也是那个长期以来开小差的自己,他没什么可以多抱怨的。


“打扰了——”

缓慢地把门推开,キヨ用尽全身力气抬起脚走进去——

“诶。”

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四下张望了一下,キヨ再次看向面前的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确实是空荡荡的。桌面上还摆着几份公文,看上去像是因为临时有什么事出去了的样子。


这个瞬间キヨ说不上自己是庆幸还是失落,复杂的情绪在他心里面停留了半秒就又被新的想法代替。他刷地一下窜进办公室里,一手把门小心地关上,然后昂首挺胸地走到办公室中央。

——他现在可以毫无顾忌地看看这间屋子了。

方才他还在思考着要怎么开口说出自己来到办公室的原因,而现在手足无措被扔到了一边,头脑被这种无聊的想法占满,キヨ一边像是个外出旅游的小学生一样转着头向四周看,一边慢慢地走近办公桌。

办公椅的椅背上挂着脱下来的西装外套,靠近座位的地方有一点无法言说的味道,应该是从衣服上留下来的清洗时的肥皂味和墨水还是什么的香气混合在一起的成果,让他忍不住抽动鼻子多闻了两下。

当キヨ惊觉自己的行为有点像是变态跟踪狂的时候,他已经不知不觉绕过桌子走到了办公椅旁边。


老实讲,他从来都是个好奇心旺盛的人,中学时就曾因为百无聊赖地去翻老师的桌子而被骂了个半死,因此还被友人嘲笑到了毕业,随着年龄增长这种不管不顾的性格已经被消磨去不少了,却在这个时候再次萌生了出来。

不过这一回不仅仅是好奇心作祟了,キヨ内心挣扎着,他以前有意无意地从各个途径去了解アブ的事情,现在去取得情报的机会就在眼前——虽说这种偷看的行为已经和犯罪也没什么两样了。


办公室沉浸在沉寂的气氛里头,キヨ听到自己比往常还响一点儿的心跳声清晰地从体内传来,后面的落地窗透进来的阳光将他的影子投到前面,和他本人一样立着一动不动。

这种氛围让他觉得莫名久违。

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让他感到些许疑惑。这种感触确确实实地包裹着他的意识,就连阳光下反射光芒的细小灰尘都显得如此熟悉,可要说上一次处在这样的环境里是什么时候,他又回忆不起来。


站在原地维持了将近半分钟的自我矛盾,キヨ还是放弃了去看别人的私人物品的想法。

了解别人这种事,还是要靠自己去堂堂正正地做,而不是在暗地里做手脚——忘了是自己哪个婆婆妈妈的朋友曾经在自己打探喜欢的女生的情报时这样告诫道,他努力地让这句正经的话说服自己,目不斜视地把做好的策划整整齐齐地搁在了办公桌上。


如同从什么困境中挣脱出来一样,キヨ顿时感到从身体里面溢出一股子舒心;虽说是错失了一次讲话的机会,但这种自己毫无准备又并不风光的场合也是鸡肋,反正这又不是最后的时机。

他沿着刚刚走过来的路再次冲着办公室的门走过去,低头打开手机锁屏。因为持续到刚才的紧张情绪导致他肚子开始饿了,于是他开始思考中午饭要吃些什么,然后伸出手去握住门把手。


……出乎意料地,门把手在自己还没用力的时候便转动了起来。

来不及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キヨ还没做出任何反应,门就被推开了。


“……啊。”

打开门的人一下子就和キヨ对上了目光,这件事来得太过突然,两个人同时愣在了原地。

这时候アブ已经跨了一只脚进来,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到半米,キヨ像是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近距离对视给吓到,想要赶紧拉开距离似的,往后退了一步。

与キヨ这种有点过头的反应相反,ア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动作,依然握着门把手,在惊讶过一瞬间之后,便用恢复了平稳的目光,带着一点看不清楚的笑意望着他。


往后退时后脚跟磕在地板上时一下子重心不稳的感触让キヨ恍惚了片刻,跟着面前アブ看向他的眼神一起,登时让他回忆起来了。

这个情景好像那时,就是那时。

他在大学一年级走到アブ桑的实验室的时候。


那个时候他和现在别无两样,原本是想要去见见这位传说中的学长,所以便在午休去敲了他的实验室的门,然后在发觉屋子里空无一人之后便溜了进去,乘着快到正午的阳光在那间不大的实验室里面转了好几圈,最后停在了屋子最后的那张桌子前。

当时他还像个莽撞的毛头小子似的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像现在这样有点畏首畏尾的情绪一点儿都没有。

他确实也曾对アブ的桌子上摆满的资料产生了好奇,但当时也是出于礼貌的心思并没有翻动。


“キヨ君?有什么事吗?”

アブ像是对于他这幅被惊吓得无言的样子感到有趣似的,没有因为员工乱闯自己的办公室而有一点不满的意思,反而笑着这样问道。

“这个,抱歉,我是来交策划的……”

キヨ努力地让自己把注意力放在正在跟自己说话的这个人身上,可越是紧盯着他,越是感到那个几年前还没有穿上西服,而是很随意地套着衬衣夹克的前辈就站在那里,用讶异而新鲜的目光看着他。


不,还是很不一样的。那个时候他们没有任何交谈,他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声音听起来是怎样的,说话的习惯是什么样,对于アブ桑的所有认知,还都停留在从别人那里打听来的只言片语上。

……可他现在又有什么不同呢?

说起来的话,除了有了这么两句上司和下属之间的交流,也没什么区别嘛。


“这样啊,辛苦你了,”アブ并没有要从キヨ面前移开的意思,反而就着旁边的门框靠了上去,像是在和哪个老朋友闲谈似的,“看你好像没什么精神的样子,工作很累吗?”

“啊,没有,那个……”

意识到自己或许是露出了什么没出息的表情,キヨ赶紧摆摆手,笑了起来,脑子里面思考着该用怎样一个得体一点的措辞搪塞过去。


这种不远不近的距离感让他确确实实感到了不甘心。

一直以来,キヨ感觉自己在这件事上并没有什么奢望,不过就是有了一个觉得很厉害的人,然后本能地去追着他跑,一路上基本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像是头跟着食物的气味走的动物似的。

跟着憧憬的人的后面本来就不需要什么太复杂的理由,而他却不想用一个小粉丝的立场出现在对方的视野里,所以便一面试着让自己变得更厉害一些,一面在各种和对方接触的机会面前收回了手。

结果到了注意到的时候,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长进啊。


“对不起,可能确实有点感冒了。”

头脑被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想法给塞得容不下他思考别的事情,キヨ尽量维持着嘴角不要让它撇下来,胡乱地扯了个理由便低下头去不看アブ的眼睛。

总觉得情绪一下子变得低落下来了,キヨ为自己这种轻易产生的动摇感到丢脸,为了不要再被アブ察觉到,他赶紧接着说道:

“打扰了,那我先回去——”

在他抬起脚来移动到アブ和门之间的空隙前,准备走出办公室的时候,アブ忽然伸出一只胳膊撑在他对面的门框上,挡住了他的去路。


在キヨ疑惑于此时事态的变化时,アブ从门框上撑起身来,朝他凑近了一些。

キヨ转过头去看アブ的表情,想从中找出一点端倪好让他明白现在发生了什么事,却无法从对面那双眼睛里面找到一点恼火或是什么其他的负面情绪,与之相反,那之中透出的感情里面倒是让人能感到一种微妙的愉快。


“アブ桑?”

对于アブ这种让人捉摸不透的举动,キヨ再一次感到慌乱的情绪从心底升起来,可他现在宁愿被打死也不想把他的动摇表现出来,所以便直直地回望对方的眼睛,尝试着用十分有底气的声音询问他有什么事情。

“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请让我回去。”


“……嗯。”

面对キヨ的提问,アブ弯起眉眼,暧昧地作出了一个音节的回答。

“怎么,不喜欢被这样拦着吗?”


真是答非所问,キヨ感觉自己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如果是别人这样跟自己来这套他估计就要直接骂人了,偏偏对象是アブ,他只得把快要冒出嗓子眼的火气又吞回去。

但是要说喜不喜欢被这样像被人找茬了似的挡着,他是绝对不喜欢的;已经在态度上做出了让步,他决定这时候不再示弱,便坦率地点了点头。


“这样啊。”

如同是在斟酌着要如何表达自己的想法似的,アブ停顿了一下,把拦在キヨ面前的手撤下,却没有收回去,反而是抬起来,把キヨ有些遮眼睛的刘海稍稍往旁边撩了一下。


被アブ无法预见的动作不知吓到第几次,キヨ这回没有控制地颤抖了一下,胳膊肘一下子撞上了木门,发出了彭咚的响声。

从アブ的袖口传来的气味,和刚刚在办公桌……数年前在实验室闻到的一模一样。


“我倒是觉得,你还是和几年前一样,一脸想要被我驯服的样子呢。”

“……诶。”


一时之间听不明白这句话包含的意思,キヨ愣住了。

他睁大了眼睛,嘴巴也张开来,アブ对于他这样的反应很满意似的笑出声来。

到方才那幅有些踌躇的样子,都好似一个揣测着对方有多少筹码的赌徒,而现在则像是确信了自己稳操胜券似的,アブ退开身子,让出路来好让キヨ出去。


而キヨ大概要消化一阵子才能明白过来,アブ将他这些时间来产生过的众多想法都浓缩进了这一句话里,包括他自己并不是单方面地奔跑了这么多年的事,包括アブ自己对他同样抱有怎样的感情的事。

包括他从一开始,就在这场拉锯战中从未占据优势的事。


下意识地觉察到了这句话中某些不对劲的成分,一如一只野兽在风声草动中嗅到了天敌的气息,虽说还未找到具体方向,キヨ却本能地觉得自己这时要说些什么,好让他不要在气势上败下阵来。

可再一张嘴,他却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

竟然还有后续系列[笑cry]

写完前一篇番外之后我就再也没考虑过这个设定下之后的发展会是什么样子的事了,一周之前刺桑跟我讲说想看后续,所以就脑补了一下,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我尽量让他们有突飞猛进的发展了,真的,我努力了(躺

感觉有很多地方还是有些唐突,希望大家看得开心x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