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然と溢れるユメのカケラも武器にして
硝煙の口は嗤う

 

[abky]一生之敌

*rps注意

*色情温柔那篇的番外










“不行了,画不出来。”

痛苦地挣扎了两个礼拜之后,キヨ终于无法隐忍地在line上冲着友人フジ发出了这样的消息。

不等对面发来回信,キヨ便出气般地扔下了手中的钢笔,把刚刚画了一半的稿子捏在手里揉成一团,朝着垃圾桶用力一扔;纸团砸在了垃圾桶的边缘上,落到了旁边,キヨ更加生气,连去把它捡起来的心思都没有,烦躁地挪开椅子朝旁边一歪身子,倒在软绵绵的沙发里。

这种便秘一般憋不出剧情的时间已经持续了很久,不如说,近段时间来的更新キヨ都是赶在死线前勉强画完,就是他这样呕心沥血地工作,读者们还是向杂志反映内容变得无趣了。当キヨ在论坛上翻评论时,气得差点砸电脑。

他这边可是烦恼得要死啊,你们这些喝着饮料等着看漫画的人怎么会懂。キヨ凶狠地瞪了一眼画面上因为被男主角压在墙角撩起刘海而心跳加速的女主角,暗骂你他妈到底在想什么,这时候会闭眼睛还是大叫啊?快点从纸上跳出来告诉我!

而被他不知凶过多少回的女主角自然不可能出现在现实当中,キヨ也无法如愿。

“糟了,还有两天截稿……”キヨ绝望地两手捂住脸,“还剩下一半,这回真的完了。”

在キヨ还沉浸于悲痛厌世之中时,手机哔哔哔地响了。他想当然地觉得是フジ给他发来了回信,便眯着眼睛滑开了锁屏,结果看到了来信人是アブ。

到此为止キヨ已经从沙发上跳起来了,当他看到来信内容是アブ说马上要来他家里催稿时,他差点滚下沙发。

“进展很好,但是画还需要改,请等一下。”维持着奇怪的姿势,キヨ慌慌忙忙地用敬语回复道。

“我已经在门口了哦?”然而很快传来的回信不如他所愿。

下一秒,从大门处就传来了敲门声,キヨ僵直地扭过头去,手机险些掉在地上。


アブ在一年之前成为了キヨ的专职编辑,而两个人进展到恋人关系是两个月前的事。说得露骨点儿,キヨ自己也有自觉,身边跟他关系亲密的人,除了アブ本人之外基本上都知道他老早前就对アブ图谋不轨,所以这消息一出来,周围朋友都是一幅平静的恭喜恭喜的模样。

说来可能不太好意思,不过アブ在这间编辑部或许算是キヨ想要加入出版社的原因之一,由于高中起他就对对方存在憧憬,之后也就理所当然地悄悄追着他的脚步,原本只是把アブ当作个梦中情人似的的角色,到现在一切成真,他还觉得不太适应。

这事情托了同为编辑的フジ的福,当他朝部长透露了キヨ让アブ来负责会更有干劲的信息之后,部长没怎么多想就把アブ安排了过去,キヨ听说之后又喜又怕,总之先把フジ揍了一顿。

能发展至今,不谢谢他的话还真是说不过去。看着フジ那幅唯唯诺诺的样子,キヨ有时会这样想。


话说回来,正因为这种关系的缘故,キヨ现在最不想让アブ看到自己画不出稿来没出息的模样。平时明明都是踩着最后一天的时间来的,这一回却提前了,如果再给他一些时间的话,他可以补救一下的。

キヨ再次缩回了沙发角落,脑子里面飞快地思考着,眼睛不敢往站在办公桌旁翻动着他的稿子的アブ那边看。

这时候手机又响了,キヨ瞥了一眼,看到是フジ发来消息说刚刚在忙,心想你他妈就知道泡汉子,都是让你给害的。

“真是的,还差这么多的话,会赶不上截稿日的啊,キヨ君。”

アブ口气并不重的责备传到了キヨ的耳朵里,却让他感觉失落极了,如果他长着动物的耳朵尾巴,他想,它们现在一定都垂下去了。

“……抱歉。”

依然没有把视线挪过去,キヨ的声音难得小声到让人快听不见。

アブ在那边叹了口气,这种细微的声响现在也让キヨ觉得意识过剩,当他听见アブ冲着他走过来的脚步声时,他觉得心跳都开始加速了。

“这可不像平时的キヨ君啊,那个激烈的态度去哪里了?“アブ站定在了キヨ面前,キヨ已经可以从余光中看到对方的西装裤,“之前交稿的时候脸色也不好……难道一直是在最后几天赶完?”

被说中了。キヨ原本想反驳几句,可一想到对象是アブ,他没有什么瞒得过对方的胜算,便闭上了嘴巴沉默不语。

“发生什么事了?”

仿佛对待一个做了错事的小学生一般,アブ放轻了声音问他。

“……没有,灵感。”

キヨ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一个对于作家来讲陈旧过头的答案。


前往出版社面试的时候,キヨ被问到作家的敌人是什么。

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キヨ对于那次自己没有睡够而有点儿迷糊的面试过程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可这个问题还记得很清楚,他当时思考了一会儿,回答对面那个一脸刻薄的老头子说,灵感。

当时那个严厉的面试官皱起眉头的样子キヨ还记忆犹新,他想自己那一刻是觉得完蛋了,肯定通不过了。结果对方倒是给了他个机会,问他为什么,于是キヨ就异常正经地说了:因为灵感飘忽不定,依靠灵感的创作并不可靠,所以再厉害的作家也要当个努力家才行。

说完之后,他的简历就被印上了通过章。


在那个时候,キヨ想,他之所以那么自信地唾弃名为灵感的这个东西,是因为那时候他根本不发愁自己画不出东西来,只是仗着当时的有利条件有恃无恐而已。

事到如今,キヨ感觉那个答案实在是有够讽刺,成为少女漫画作家的第二年,他进入了第一个瓶颈期。如果没办法好好地摆脱这种困境的话,因为差评来得太多而被换下去也是很有可能的,那样的话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就泡汤了,也会让アブ桑感到失望。

脑子里面正充满着自暴自弃的想法,キヨ发现自己脑袋边上多了两只手,惊讶地把目光移到上面,他看到アブ正弯下腰来两手撑在沙发上,一条腿也搁了上来,把正在沙发角落缩成一团的キヨ整个包围住了。

“……呃,诶,アブ桑?”

面前的アブ满脸笑容,让キヨ背后发凉。

アブ并未回应他疑惑的声音,伸手出来,撩起了キヨ的刘海,同时脸也凑了过来。

这时候,料キヨ再傻也反应过来了:アブ正模仿着他没画完的稿子里面男主角的动作,而眼下的状况看来,似乎,他扮演的是那个傻不愣登的女主角的角色。

“没猜错的话,没有灵感也跟我有关系吧,”アブ笑道,“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不负起责任来不行啊。”

アブ的话让キヨ愣住了。


在フジ看了キヨ之前投给出版社作样品的初稿之后,有点儿担忧地问他说这没问题吗?キヨ在那时候自信满满地挥挥手说,没问题,当事人是个一看就不会读这种漫画的人,有这一点就够了。

对啊,キヨ确实是如此坚信的……那个アブ桑,怎么可能会读,而且还是读他画的少女漫画呢?退一万步讲,在成为キヨ的编辑之后他也许确实会稍微读一读这些稿子,可那也不可能会发现,这里面用的桥段和描述的情感都是以アブ本人为原型的呀。

在画漫画时,为了不让自己的灵感来源太过明显,キヨ将男主角的形象塑造得同アブ大相径庭,仅有情节是按照他自己的经历画的,不管怎么看,都不应该被发现才对。除非,除非说……从一开始,アブ就知道了キヨ对他的感情。

也正是因为曾经拥有这种单恋的情结,キヨ才顺利地创造出了一系列作品,原本根本不该属于一个男人的细腻情感被描述得令人信服,这段暗恋的时光成了他的谬斯。可同アブ交往之后,这种微妙的感情就消失了大半,相应的,他也瞬间丢失了创作的武器。

这些事情,本来应该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的。


没等キヨ给出反应,アブ抢先把两个人的距离拉到最近,很强势地吻住了他。キヨ还没从强烈的冲击中回过神来,再被这么一亲,脑子就更加转不过来,只能愣怔怔地让对方连舌头也伸进来,一顿亲吻之后意识发热得快融化了似的。

“喂、等一下……”キヨ用力地把アブ推开,还不太好意思直视他的眼睛,“停停停,拜托,暂停一下。太不讲理了。”

“诶——”アブ做出一个有点儿不满的表情,“明明是被我说中了?少女的キヨ君。”

“……”

“而且キヨ君被亲得超舒服的样子。”

“…………!!!”

アブ看上去压根没想着要让キヨ喘口气,每扔出一个炸弹下一个就接着来了,这让キヨ毫无反抗的可能性。

キヨ心一横,决定不再在那个方面反驳,可基本的自尊心还要保住:“请不要擅自发展剧情啊,アブ桑……这里应该留给作家体会心情的时间。”


对了,说到底,既然要照着画出来的剧情演,那么这也是个体会女主角心情的好机会,包括反应也是——キヨ觉得自己可能有希望把稿子赶完了。

最关键的是,现在アブ将近掌握了所有的主导权,这件事本身就让キヨ感觉不爽到了极点。被发现了不可告人的秘密这件事已经够羞耻的了,难道还能被继续嘲讽下去吗。

アブ桑却不像是要给他这个机会的样子。

“这时候说这种煞风景的话,该说不愧是キヨ君吗,”アブ这回直接咬住了他的脖子,“好不容易让我把话套出来,就让我高兴一下嘛。”

“哈?不是,这是催稿的人该说的话吗——喂……”

キヨ眼看着自己这边的城池就要沦陷,近乎是慌不择言,可他自己都能感觉得到自己的脸烫得要命,说出什么来大概也没威慑力。

“这可是少女漫画啊……这样子他妈连全年龄都不是了……!”

这就是キヨ在彻底投降之前的最后一句话了。



===

你们有没有觉得,abky里面的ky特别可爱(茫然

就是那种,被人惯坏了的小少爷,因为一个人努力地变得优秀坦率的感觉(比划

唉……(傻傻地

评论(5)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