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当お前つまんない
つまんない

 

[fjky]コンビニで初めてのデート

*rps注意




キヨ冲着电话说自己得了严重的口腔溃疡,半边嘴巴都烂掉的那种。

一边说着,他一边拿起薯片来放进嘴里嚼得咔嚓咔嚓响,为了能让对面的人听得更清楚一些。

こーすけ在电话那边沉默了两秒。他像往常一样和最俺的成员们一起出门买东西,临时起意想去喝酒,于是给在自己家歇着的キヨ打了电话,现在看看他似乎是踩到了雷区。

キヨ不理会こーすけ的关切,他有点不耐烦地说好啦好啦,这次我先不去了,下次再说吧,然后就没有再给こーすけ讲话的机会。把通话切断之前,他听到电话那边远远地传来了フジ的声音,是在问こーすけ发生什么事了。


哎,没劲。キヨ把手机扔到一边去,拿起放在自己肚子上的杂志继续看了起来,结果还是因为刚刚的电话和最后被硬生生砍断的フジ的询问搞得心烦意乱起来。

像是要把自己乱成一团的情绪都扔到一边似的,キヨ从沙发上坐起来,把杂志也搁到一旁去,然后整个人滑到地毯上,连着打了几个滚。滚着滚着,他感觉到脚碰到了什么硬硬的物体,低头一看,原来是刚刚被自己扔出去的手机。他心里一梗,伸出脚去用脚趾把手机推得更远一些。

想起フジ那声没有起伏的提问,キヨ始终觉得有股无名火,他悔恨起来应该让こーすけ把扩音器打开,好让フジ也听到自己嚼薯片的声音,这样说不定对方能感受到一点自己的……不满。



正咬牙切齿地想着,被他推远的手机兀自响起了提示音。

キヨ脸朝下趴着,不想去管它。结果短短半分钟里,手机连着响了不下十声,キヨ这才有点心虚,万一是レトさん来和他说关于广播的事情自己装作看不见就不好了……这么想着,他不情不愿地扭动身体让自己转了一百八十度,然后伸长手臂把手机拿到自己眼前。

……一看到屏幕上显示出来的人名,キヨ马上就有点后悔。フジ在line上面给他发了很多条信息过来,キヨ只瞥到了最上面的一条“还是好好地聊一聊吧”,就马上把手机屏幕朝下扣在了地毯上。

他呲溜一下站起来,快步走到厨房里,打开冰箱,意图找点什么冷饮出来喝,然后发现自己先前买来的碳酸饮料和果汁不知不觉都已经被他喝完了。他手里还捏着微微发热的手机,不知为何在冰箱前变得有点焦急了起来。恨恨地原地转了几圈,他拿出放在冷藏室角落还没有开封的两升装牛奶,扯开包装就对着嘴巴咕咚咕咚灌了好几口。

キヨ把冰箱门关上,转过身去靠在了冰箱上。他抱着牛奶盒跟手机,维持着这个状态呆了几秒钟,然后才把手机锁屏滑开,定睛去看フジ给他发过来的消息。


前面几条都是在问他怎么啦,发生什么事啦,キヨ看得很不耐烦,直接把屏幕滑到底端,然后看见フジ说:キヨ,不和我们好好商量的话事情是没办法解决的。

在这一条消息的下面出现的是一条和它内容几乎相同的消息:キヨ,不好好和我商量的话事情是没办法解决的。两条消息之间隔了一小段时间,可是キヨ想……他想フジ也是这样想的,它们俩的意义却远远不相同。

然后就出现了フジ最后的那句:还是好好地聊一聊吧。



牛奶盒因为和室温的格格不入,在纸盒表面结出了一层水珠,它们很快地把キヨ的睡衣弄湿了一块,让キヨ觉得胸口到肚子的那片皮肤冰凉凉的。

厨房里面很安静,所以他背后冰箱发出的响声就异常鲜明了起来,这阵持续不停的嗡嗡声让キヨ感觉自己的头脑也慢慢地随着牛奶的温度回到了室温,又从室温开始继续向下降。

他回答フジ说:你在说什么啊。

很快,フジ就作出了回应:キヨ才是,对着こーすけ说了什么啊……


キヨ看到这条消息后忍不住笑了两声,他手臂夹着牛奶盒,侧身沿着冰箱蹲下来了。

他猜想こーすけ那种用不在正地方的敏感直觉一定是察觉到了什么,所以把自己不好的情绪加倍地传达给了フジ他们。フジ也不傻,大概隐隐感觉到了キヨ的坏脾气有所指向,于是这才拿出手机来和キヨ交涉。

现在大概小菜和酒都已经端上桌子,ヒラ和こーすけ早就开始大快朵颐了吧。而フジ还在捧着手机,一边猜测着キヨ的心情一边迅速地回复信息,这画面想象着就感觉有些滑稽。

确实也只有フジ在这时候还会把キヨ的事放在心上了。キヨ有时候会闹些小脾气,こーすけ他们也算是司空见惯,怒火只要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他们一般除了适当安慰就是先把キヨ搁到一边等着事情解决。

而这次的火花来自于前些日子キヨ和フジ的争吵,所以自然也只有他们两人清楚其中缘由。


キヨ说:真的没说什么,那家伙太夸张了。

フジ说:可是确实有什么吧,キヨ,不要闹别扭。

キヨ说:笨啊你!你不要这样一副什么都知道的语气,很烦啊。


说完,キヨ把手机的屏幕按黑掉,然后从厨房走出去,快步走到卧室去,一头扎进枕头堆里面。

自从和フジ吵了架之后,这还是他们两个第一次私底下说话。一来一去还没有聊几句,キヨ就觉得刚刚平静下来的脑浆又开始骚动了,倒不是因为フジ说了像哄小孩一样的话,只是他想到自己刚刚跑到厨房去喝冰牛奶的举动,就忍不住痛恨起对面フジ那种从容极了的态度。

包括现在,只是因为察觉到了对方的平静,キヨ就难以忍受地把手机放到一边逃进被窝里……自己和フジ的情绪相差太远了,这种落差让他也恨起了他自己。



キヨ想着,フジ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游刃有余了?


不仅仅是在和他说话的时候,包括他们私底下一起出去买东西、点外卖,还有挑选游戏、一起做实况和剪辑的时候,フジ的自我主张在不知不觉间变得越来越强烈了。

不仅仅是他一个人发现了,之前在小酒馆里こーすけ和キヨ聊天时,こーすけ主动和他聊起了这个问题。こーすけ看上去很欣慰的样子,像是见证了小儿子长大成人的父亲一样,对于フジ的这种转变进行了一番夸奖。

こーすけ说:“我很高兴啊,因为当初拉フジ来和我们一起玩的时候,根本没有考虑那么多,也没想到我们还会一起面对这么多困难和问题,看到他那时候很迷惘,我自责了好一阵。现在看来,那家伙是个和其他人一样堂堂正正的男人啊,不会随波逐流,根本用不着担心他。”

听完他这番一本正经的话,キヨ笑了笑,张开嘴想说什么,但还是转过头去,一声没吭地把酒杯里的酒喝完了。


后来キヨ时常会想起来,那时候是什么阻止了他说出“我也觉得很高兴”这句话。

キヨ呆呆地裹在被子里,望着天花板,嘴里喃喃道:“我是真的觉得很高兴的啊。应该是这样啊。”

这句话在沉静的房间里面产生出了一阵微小的波长,这时候キヨ才发现自己又不自觉地自言自语起来了。他默默地责备自己,每次这样开始一个人说话,他都觉得自己像个神经不正常的人,早早地就想要把这个坏习惯戒掉了。

结果最近,这种情况变得越来越多了。キヨ把整个头都埋进被子里去了,他想,自己该不会真的变得奇怪了吧。这几天还会在剥下寿司卷的包装之后把寿司扔进垃圾桶里,剩下包装和自己大眼瞪小眼,是不是该去看看医生了呢。


キヨ这么乱七八糟地想东想西时,他意识角落里有个声音对他自己说,如果这时候自己把这些话说给フジ的话,对方一定会吐槽他没个正经样子,接着又靠过来问他要不要真的去医院看看吧。毕竟那家伙是真的婆婆妈妈的。

他曾经是真心不喜欢フジ不果断又没个主见的样子,有很长一段时间吧,仅仅是坐在フジ旁边,看着他想要对自己说什么,又犹豫着要不要说的模样,就烦躁得想要踹他。

就像こーすけ说的那样,フジ实际上并没有比谁更软弱。现在想想,他大概是受了他那个严厉的家庭很大的影响,一面叛逆地想要逃脱那种控制,一面又因在那样的环境下长大,所以即便一心想要做点不一样的事,也不知道该从何下手吧。


最开始做实况的时候,フジ一直战战兢兢地试图跟着キヨ的节奏,连キヨ都替他紧张。一个视频录完了フジ像跑完长跑一样长出一口气,キヨ就会想,像他这样做实况,到底有没有得到乐趣啊,明明这也不是什么任务。

キヨ也向フジ表达过自己的意见,结果フジ也认真起来了,对キヨ说,这对他来说并不只是玩游戏那么简单的事,是事关他人生的事。

明明那时候还把这么沉重的话挂在嘴边,这么多年过去了,到底是什么发生改变了呢。



キヨ恍恍惚惚地思考着,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正躺在木地板的地面上,扭头往旁边一看,这个房间有点眼熟,好像这就是他们用来录实况的房间。没来得及细想自己为什么躺在这里,他把头转向另一边,就看到刚刚他一直在放在大脑里面来回琢磨的フジ蹲在自己身边。

フジ就这么在一旁俯视着自己,キヨ觉得自己一直躺着也不太合适,想要坐起身来,却发现自己一根指头也动不了。


于是他只好傻傻地问フジ:为什么我动不了啊。

フジ像以前一样,用带着一点娇惯的语气对他说:你忘记了吗,刚刚你摔倒了,我现在要给你抹药水呀。

キヨ觉得有点愧疚,他好像刚刚还在生フジ的气来着:对不起啊,又要让你帮我忙了。

フジ摇摇头笑道:明明刚才还在让我帮你做汉堡排吃,现在只是涂个药水,就开始朝我道歉了吗。キヨ家的零食是不是也快要吃完了?反正过不了多久,キヨ就会来找我要我去买吧。キヨ也是,差不多该考虑一下如果没有我在,自己一个人要怎么生活了啊。

キヨ呆愣愣地听着フジ说完这些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反驳:我才没有,我一个人可以生活的啊!话说回来,明明是你,几年前还在精神上很依赖我吧!

フジ扭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带着一些笑意:是吗,那还真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啊。


フジ的这句话让キヨ哑口无言,正在他拼命思考要用什么话去替自己辩解的时候,フジ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去找创可贴过来,然后就走出了房间。

キヨ躺在地板上,一边还在脑海里面反复咀嚼フジ的一番话,一边等着フジ回来。时间过去了很久 ,他突然察觉到自己好像已经在这里一动不动地躺了有好几天那么久了。很及时地,空腹感和口渴一同涌了上来,他这时终于开始觉得慌乱了,可フジ丝毫没有要回来的样子。

这时候フジ的那句话又出现在他的头脑里:你自己一个人要怎么生活啊?



キヨ口干舌燥地从床上弹坐起来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像是被从海水里面打捞上来一般,鼻子里和喉咙里如同注满液体一样让他感觉不适。他摸索着爬下床,晃晃悠悠地打开卧室的门,窗外的夕阳已经落下大半,稀薄的光线让他赶紧打开了客厅的灯。

他没有过多地品味自己刚刚做的梦里面那股奇妙的感受,キヨ觉得这样即将入夜的时候如果再像入睡之前那样胡思乱想,估计今天晚上净要做些噩梦。他正准备拿上水杯去厨房接饮用水,大门的门锁那边突然传来了动静。

一阵响动过后,大门打开了,フジ从门后闪身进来,和拿着水杯站在原地的キヨ对上了眼。フジ一边寒暄着一边把门关上,然后低头把自己的鞋脱了下来。


キヨ远远地望着フジ弯腰的模样,有点儿反应不过来。他头脑混乱,把手里的水杯放回桌子上,然后使劲掐了自己的胳膊一把,想要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中梦。

フジ换鞋的动作像往常一样缓慢,キヨ渐渐地从他的一举一动中找回来了实感。他这时候又突然想起来,他们应该还在吵架吧,话说回来,这时候フジ不是应该坐在居酒屋里面和こーすけ一起喝酒吗。キヨ艰难地思考着,这时フジ把鞋整齐地摆放到了鞋柜里面,抬起头来和キヨ对上目光。


因为发了很多信息都没回复,实在有点担心,所以就赶到キヨ家来了。


这一瞬间,キヨ感觉周围的空气都变了个氛围似的,他一下子就读出了フジ现在站在这里的理由。

这股莫名袭来的观感让他感到了一种安全感,他觉得这种感受可能就是一般人嘴巴里面的默契。其实也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只是他们在一起呆了这么久,很多时候他不但能明白フジ的想法,就连带フジ的口气他也可以想象了。



フジ开口说话了,带着一点无奈奉陪般的口气:“口腔溃疡好点了吗?”

キヨ白了他一眼,不想说话。フジ看到キヨ这幅表情,笑着冲他走了过来:“听说你病重到半边嘴巴都烂掉了。”


キヨ气哼哼地走开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对啊,烂掉了,心也烂掉了。”

フジ也向沙发这边走过来,坐到キヨ身旁,笑道:“别说这么可怕的话啊。”

キヨ不理会他:“……你不要管我了,反正我最后身体也会烂掉,我就那样死掉好了。”

フジ在旁边握住了キヨ捏成拳头的手,稍微凑近了他一点:“キヨ,别说了,没事啦,你到底是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啊?”


两个大男人坐在沙发上,其中一个人拉着另一个人的手,这幅情况不管怎么看都有点诡异。キヨ现在没有什么吐槽自己处境的心情,说实话,他还想多沉默一会儿,好让フジ为现在的情况更感到困扰一点,可是那样做的话,实在是太像一个麻烦的女朋友了。尽管他现在还有点为之前的梦境赌气,可理智告诉他现在在他身边的フジ什么都不知道,是无辜的。

キヨ小声地说:“フジ。”

フジ回答道:“嗯?”

キヨ有点儿犹豫地继续说:“你还记得咱们之前吵过架吧。”

フジ点点头:“嗯。”

キヨ说:“我觉得为了那种小事吵架真的很幼稚,所以现在我就跟你道歉吧,我其实……没有那么在意的,就是,你的乐队和实况的安排冲突之类的。”

フジ说:“……”


キヨ不知道フジ这阵缄默是什么意思,他觉得フジ可能也一样在思考自己在想什么。他觉得自己应该再把话说得清楚一点,这样フジ就会知道,他之所以在フジ要把实况的时间调给乐队的时候发火,并不是因为他真的很想要フジ的那一点时间,他只是,只是……


停顿了很久,キヨ开口说:“我啊,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受了伤,躺在地上动不了。フジ说要帮我包扎,结果出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フジ说:“……”

キヨ想,他大概是很讨厌这样吧,很讨厌フジ动不动就要做些超出他的动作范围的事。这话说出来很奇怪,他怎么想也没办法想出一个合适的说法来好让这些话没有那么奇怪。正当他还踌躇着,フジ握着他的手,轻轻地把他的手拉到自己身边,小幅度地摇晃起来。

キヨ不知道フジ在做什么,但是感觉自己也没有什么把他的手甩开的理由,于是就由着フジ两手把他的一只右手包在手掌里。


他扭过头去,看到フジ用很认真的眼光看着自己。不知为何,这种情景让キヨ感到了一阵窘迫,明明刚刚还一鼓作气地道了歉,尝试说出来自己真实的感受,结果直到现在,他突然感觉羞耻感久违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フジ望着他,用比平时更缓和的语调说:“不会,我不会把キヨ扔下不回来。”

キヨ被他这句话搞得脸烧了起来,他意识到フジ理解了自己所说的话,这让他的窘迫加了一倍,嘴上也开始口不择言:“你,你骗人。”

フジ惊讶地看了キヨ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眉毛也垂了下来:“キヨ,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啊?”


キヨ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如果要说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那理由太多了。

其实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说フジ在自己生气发火的时候意识不到自己发怒的理由是什么,或者是在line上面用轻巧的语气来问自己发生了什么事,再或者……对自己的脾气已经习以为常了似的,这种样子让他感觉很火大。可是如果要让他说出一个原因,他又不知道要怎么把自己的想法整理出来。


フジ见他不说话,又往他这边坐了坐,直到キヨ的手臂和他的手臂都贴到一起。

フジ轻轻地叫他的名字:“キヨ。”

キ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好说:“你啊,你以前经常说想变得像我一样有趣的吧。”

フジ回答说:“啊,是有说过呢。”

キヨ小声说:“你现在早就不会这么想了吧。”

フジ说:“因为キヨ就是キヨ,我就是我啊。我已经不打算变成キヨ了,现在只想变成自己,然后走到可以站在キヨ旁边的位置啊。话说,这还是キヨ之前对我说的吧,我就是我,之类的。”

キヨ又觉得自己无言以对了。


フジ把脑袋靠在了キヨ的肩膀上,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了今天的キヨ格外没精神,フジ一点也不怕自己亲密的举动会惹怒キヨ似的,头发就这样蹭在キヨ脸上。キヨ觉得脖子那边痒痒的,可是这种感觉也并不差劲,很神奇地,他没有想要把フジ推开的冲动。

フジ问他:“你晚饭吃了什么?”

キヨ沉吟了一会儿,フジ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拍着他的后背,真的如同长辈在安慰一个小孩一样。キヨ说:“喝了半盒牛奶。”

フジ笑了:“这不是什么都没吃吗,我去帮你买点吃的吧。”


正在フジ准备起身的时候,キヨ一翻手腕,反过来抓住了フジ的手。フジ吃惊地低下头看着キヨ,像是反应过来了什么一样,说:“我不会不回来的啊,真是的,キヨ真是小孩啊。”

キヨ抓着他,没有松手:“就当我是小孩子好了。”


フジ又笑了,他弯下腰来,凑近キヨ的脸,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这个举动在キヨ的意料之外,他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还没睡醒,不然的话凭他的常识,他根本没办法理解フジ这个吻的意思。

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フジ就把脑袋缩了回去,脸上的笑容带上了些许歉意。

他说:“真是拿你没办法啊,那我们一起去便利店吧。”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