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加油,我不了

 

[极恶熊]幸福行星






最近有一件让我很困扰的事,我在怀疑maretu桑是不是外星人。

在一个月前我在聊天软件上和maretu桑说好出来吃饭,我问他要不要去新开的家庭餐厅吃蛋包饭,他说好。比起我来说,maretu桑是在吃喝上没什么挑剔的人,每一次只要我去联系他,他马上就会答应下来。那个时候桌子上摆的都是我点的菜,他看上去很中意摆在铁盘子上的汉堡肉,我就把我自己的那份也给他了。我们两个人吃完饭之后我去了一次卫生间,等我回来的时候,maretu桑正在用手指头在桌子上敲敲打打,像是古典题材的电影里面用手在敲摩斯电码一样。
我轻快地走回座椅旁,问他在做什么,他说在和母星球通讯。
我傻愣愣地诶了一声,他看到我的表情后笑了,说脑子里面想到一个节奏型,想要把它记下来。
然后我们两个翻遍了衣服的大小口袋和背包,都没有找到纸笔,而离家庭餐厅最近的便利店有两公里远。最后我决定在手机上下载一个写乐谱的软件,在我吭哧吭哧地捣鼓手机时,maretu桑在我对面安安静静地用剩下的照烧酱在空盘子上面写写画画。

maretu桑问我,平时走在路上突然有了作曲的灵感要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一般会在到家之前都努力记住,不过总会有记不住的时候,就打开手机录音自己唱出来。
maretu桑点点头,看上去有点遗憾的样子,说大概是因为我唱不好吧,每次唱完都觉得不太对劲。

等到我把写好的谱子发到maretu桑的手机上,餐厅已经准备打烊了,我们没有再说很多话,相互道别后就坐上了反方向的电车。
回到家后,我一边刷牙一边回想那一天发生的事,然后直到躺在床上关了台灯,maretu桑用手指头敲桌子和用照烧酱画画的样子还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我想起来他说他和母星球在通讯,然后一半好笑一半好奇地,忍不住思考起来这句话说不定也别有意味呢,于是打开手机谷歌搜索了几个外星人的关键词。
我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去看网络上那些子虚乌有的描述,偏偏看到了关于外星人的几个和maretu桑很像的特点,我那时候忍不住裹在被窝里笑了起来,感觉自己在做一件傻得好玩的事情。

再和maretu桑见面是两个礼拜之后的事了,我坐在他家的地板上和他一起打游戏机的时候又回忆起了前段时间的这个片段,于是我就扭过头去看着半躺在沙发上按手柄的maretu桑,问他为什么要跑到地球来啊。
maretu桑没有把目光从屏幕上离开,也几乎没有思考,就回答我说,为了观察人类。
我往他那边蹭过去,盯着他的脸说,啊,那我现在也在观察maretu桑啊。
他这次把视线投到了我身上,然后坐直身子,伸手过来摸我的头发,说这是宇宙编年史上一次伟大的接触。
我笑了,说好厉害啊,maretu桑的母星球叫什么名字啊。
maretu桑重新去看游戏画面了,这次他沉吟了一小会儿,说叫忧郁症行星。现在它已经偏离轨道飞到近地点了,过不了多少年,它就要撞到地球上来,大概在太平洋中心偏南的位置,然后它和地球就会变成一个新的行星。所以我要先来看看地球是怎么回事哦。
听到他说了这番话,我感觉到有点难过,原本以为会听到来自金属乐星球或者吉他星球之类的,没想到这个答案让我不自在了起来。
maretu桑见我没有讲话,又低下头来看了我一眼,眼中有些笑意。
有些时候maretu桑就会这样笑我,虽然没有咧开嘴笑,可是眼睛会弯起来。他这样一笑,我就又觉得害羞了起来,一方面开始怀疑他刚刚所说的话到底在所指什么,另一方面又在想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让他发笑的话。
maretu桑说,熊桑,不要这么认真地思考我说的话啊,我会不好意思的。

难道忧郁症行星是真的吗?自从那一天起,我觉得我自己都好像受到了什么辐射似的,被这个怪圈慢慢地吸引过去了。那天晚上在maretu桑小小的房间里,我感觉到了一股很神秘的气氛。
那时候maretu桑看着前方,我心里想着,如果是外星人的话,眼睛应该会发光吧。念头刚升起来,从外面就驶过了一辆车,车灯的反光不偏不倚地照射在了maretu桑的双眼方向,这个恰到好处的巧合吓得我从原地跳了起来。
不知何故,很久以前和maretu桑说过的话在短短几天里都回到了我的脑海里。我问maretu桑喜欢稠一点的咖喱还是稀一点的咖喱,这样简单的问题他会像从没思考过一样,回答我说感觉没有什么差别。这种细小的事情在这时让我觉得心里面有些委屈。我心想着,这样烦恼下去好像也没有尽头。

在这天我喝掉了一瓶烧酒之后就走上了去maretu桑家的路,这还是我第一次不打招呼就跑到他家去。
连着按了几次门铃之后,门对面都没有传来回音,我心想果然是这样啊,毕竟连确认都没有确认,直接跑来就是会出现这种情况吧。脑子里面昏昏沉沉地思考着,我的身体先行坐在了门前的一小片空地上。这间公寓楼有点旧了,所以挡在走廊边上的栏杆也坑坑洼洼的,金属的质感和夕阳光一起,让我觉得有点冰冷。
接着我就直接躺倒在地面上了,心里面已经无奈承认了maretu桑不在家的事实,可是喝得半醉之后两条腿变得使不上力气,只想找个可以休息的地方闭上眼睛。
我可能真的就在那里这么睡了几分钟,然后朦胧中我听见开门的声音,等我睁开眼睛,就看到maretu桑站在我的脑袋前面,低下头来看我的脸。

maretu桑说,一股酒味啊,熊桑已经到了可以喝酒的年纪了吗?
我下意识地反驳他说,maretu桑不要再笑我像小孩了,真的,我会生气的……
我努力想要看清maretu桑的表情,可是我们的脸离得有点远,我就冲着他伸出手去。他看到我的举动,伸出右手的食指来,放到我的食指指尖上。
我说,是外星人ET啊。
maretu桑说,熊桑会骑着自行车把我送回天上吗。
我说,那样的事,随便一个地球的小孩都可以做到吧,可是我是……
说到一半,我感觉自己说不下去了。我莫名地想哭了起来,然后眼泪就真的冒了出来,我感觉我一眨眼,它们就要从我眼角掉出去。
maretu桑把食指收回去,张开手掌拉住了我的手,把烂成一滩泥的我从地面上拖了起来。我没好意思把全身重力放到maretu桑身上,拼命让自己一瘸一拐地走进了maretu桑的屋子里,坐在了maretu桑的沙发上。

我看了一眼maretu桑的眼睛,心想,没有发光啊。
我带着一点平复不下来的喉音说,maretu桑,不管你是地球人还是外星人,我都喜欢你。
maretu桑坐在我的对面,安静地用手梳我的头发,他看我的眼神让我读不懂,感觉又像是在为我感到新奇,又像是在怜悯我。他开口对我说,是骗你的,熊桑,我当然是地球人。但是我在观察人类不是骗人的,你和我想的一样,真的会因为很细微的小事变得不安起来啊,如果我一直骗你,你真的会相信我吗。
我摇摇头,想要再说点什么,可是被maretu桑的手和言语侵蚀着,感觉一个单词也说不出口来。
maretu桑说,我还有一个发现,我发现人不能真正地爱上另一个人类。人之所以觉得自己能够爱上别人,是因为他们从来不知道人类到底是什么样的,也不想知道。熊桑爱上了想象中的我啊。熊桑爱上了一个外星人。很可惜,我是地球人啊。
我吸着鼻子,努力地挤出一句话来:忧郁症星球呢,要怎么办。
maretu桑看着我,又弯着眼睛笑了:就在你眼前呀,就在这里。你不能再靠近了,不然要脱离不了引力了。

maretu桑拍着我的后背对我说,你想要和我做爱之类的吗,因为熊桑说喜欢我吧。
我感觉自己的酒醒了一半,磕巴了半天,说,我没有,吧……我也不太知道男人和男人是怎么回事。
maretu桑歪头看我,说,我也不太清楚,不过用手或者嘴之类的,总可以做的吧。
我觉得自己大概脸红得厉害,又结巴了一会儿,说,还是写歌吧。我可以写歌。
maretu桑笑了,这次他不是那样没有声音地笑,而是出声地笑了起来,看上去就像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

标签:p主
评论(11)
热度(74)